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 > 蒲公英醇夏 美文标题

蒲公英醇夏

时间:2019-03-28 22:17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潘心月 阅读: 发表评论

  “Some people turn sad awfully young. No special reason, it seems, but they seem almost to be born that way. They bruise easier, tire faster, cry quicker, remember longer, and, as I say, get sadder younger than anyone else in the world. I know, for I’m one of them.”
蒲公英醇夏
  雷·布拉德伯里一句看似不经意的话语,道出了多少敏感柔软灵魂的心声。《蒲公英醇夏》中的道格拉斯便是这样一种人——容易新奇、容易心动、容易哀伤,总能发现成长中潜藏的取之无尽用之不竭的丰美,并时时在心中充满感动与感谢。邂逅这本书中一篇篇看似琐碎日常却又精巧的片段,初读甚觉平淡,却在指尖不停随意的翻页之中,猛然惊觉夏天的气息扑面而来、氤氲不散。
 
  荣华炽盛,动情而生
 
  《蒲公英醇夏》始于道格在初夏林中采摘葡萄与浆果时一次猝不及防的心动,空气清新、花香扑鼻、宇宙合鸣,弟弟汤姆欢天喜地奔跑嬉戏,道格却出于内心莫名的压抑与黑暗而心神不宁,他大叫、跌倒,却在一刹那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生命的存在——“我还活着!”——这项极小却极真实的体悟久久萦绕、不肯消散。正是在细微处,存在着生的情味,最真挚朴素,却也最耐人寻味。而这些,道格直到十二岁的初夏,才将逐渐去感知、去领悟,即便当时的他没有刻意铭记,但那个夏天,他确实经历了许多次哭泣与微笑,而这些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经历,终将成为他生命中心动的延续。
 
  采花酿酒,夏季遗留
 
  道格眼中格林小镇的夏季,是一个充满了仪式感的季节——每一项仪式都在各自应该的时间和场合里发生。而采花酿酒,是整个夏季最重要的仪式。从初夏方至的六月到暑气全消的九月,蒲公英一如既往地绚烂,“金黄的花儿像洪水一样,开满了整个世界”,它们像融化的太阳,燃烧着人们的视网膜。夏日的美好时光却在制作蒲公英佳酿时被悄然封存——“总有一些是专门留给那些大雪纷飞的寒冬一月,或者那些阴云密布、旬月不见阳光的季节”,当六月的清晨、七月的月夜、八月的傍晚都过去了、结束了、落下了帷幕,只在脑海里留下些许记忆的时候,“一瓶瓶蒲公英酒在凝滞的空气里闪着微光。这些盛满美酒的瓶子放在架子上,静静地立在晦暗的地窖中,每一瓶里都存储着夏季的某一天”,蒲公英佳酿,一想到这个美好的名字,夏天的味道刹那便重浮于唇齿之间。
 
  总会有人,正值青春
 
  谁的青春里,不曾有一些无关紧要的错觉与幻想,酿成记忆里琥珀色的花蜜,最透明的甜。在那个蒲公英盛放的夏季,有《神奇的鞋子》里渴望穿上“松软得像棉花糖”一般的新塑胶运动鞋去踏上葱茏草坪的道格与被道格的青春活力所感染而同意以劳动作为交易的善解人意的老店主桑德森先生,道格用深情详尽的描述与恳求让三十多年没有穿过运动鞋的老先生豁然开朗,与其说他最后目送着瞪羚般的道格离开,不如说他目送的是那个曾经年少的自己;有《从没年轻过》里一生忙于记录的年老体衰的本特利太太和一群年幼无知的小女孩,小女孩们对本特利太太的童年经历打心眼的怀疑在好奇又执拗的语调里展露无遗,而这对本特利太太来说无疑是一种残忍的否定。但令人庆幸的是,本特利太太最终还是想起丈夫生前的劝诫,承认了那句“你就是你,是此时此刻、当时当下的你”,并与天真的小伙伴和过去的自己握手言欢;有《恨不相逢年少时》里三十岁的比尔和九十五岁的卢米斯因一份香草酸橙冰激凌结下的不解之缘,在卢米斯的娓娓讲述下,比尔离自己“想去伊斯坦布尔、塞得港、内罗毕、布达佩斯看看”的愿望又近了一步,卢米斯去世前希望比尔至多活到五十岁这一看似自私实则对来世充满希冀的要求让人们不禁心生对某些美好的期待;有被孩子们称为“时光穿梭机”的弗利雷上校回忆中草原上的野牛群、萨姆特堡之战……在他的讲述中,一切都是那样宏大和悠远,当时年轻而孤独的自己,又是如此渺小和兴奋,在那样天宽地广的历史轰鸣里,他究竟又发现了些什么?上校不曾多言,但四肢逐渐萎缩的他时刻都怀念着自己血气方刚的幻影,并以逝去换得留驻于时间和人们记忆中的某种永恒……青春,是生命深泉的自在奔流。正当青春的人们,从来都是如此理所当然,而成长的点点滴滴似天堂跌落的钻石,已然烙进生命,独留风乍起的满眼惆怅。
 
  葳蕤时光,别样生长
 
  也许道格不曾料到,他会邂逅、进入小镇居民的故事,穿过别人的悲喜,也感受着自己时而阳光盎然时而风雨交加的天地。逝去的上校、被公交车取代的有轨电车和因之离开的特雷顿先生、在一切如常的旧梦里飞升的太奶奶、以红绿灯游戏辞别的约翰让道格在夜间萤火虫瓶的照耀下赌气般写下“很多东西都不可靠”“很多人都不可靠”的总结陈词,这些冷峻的思考让道格在大病一场的折磨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铭记,因为生命本是一场往来,在似水的年华里,有人进来,也有人不断离开。这是道格觉醒的一夏,交织着欣悦与心痛的一夏,纠结而又最终释怀的一夏,这一夏里,他从天真懵懂的孩童成长为怀揣愁绪与秘密的少年,并以这种单纯的姿态,度过他的往后余生。
 
  时光之树在暗处画出一圈圈年轮,载着他的秘密径直生长。男孩流下一滴泪,我们却看到了他心中的全部海洋。
蒲公英醇夏
  未央
 
  是谁,在回不去的时光里喁喁私语。
 
  很久之后。
 
  那些放肆的欢笑、澎湃的泪水、刻骨的眷恋、温暖的目光、铭心的悲伤,在夏季温暖的阳光里,统统渲染上模糊的轮廓,变成记忆里遥远的一部分。
 
  蒲公英酒在地窖中静静地等待,每一只落满白霜的瓶子里都尘封了一段关于一九二八年的往事。站在绵年素华的末端,男孩最终选择用文字绘出过往的绮丽景致。
 
  在那场华丽的遇见里,所有繁复迂回而又安静绵延的时光,在蒲公英淡淡的香气中,变得模糊、氤氲又美好。
 
  一路成长,一路丢失,一路寻找。只有花朵和麦芽、山峦与天空,记得那个温润如水、甜蜜忧伤的金色夏天。
 
  所有这一切,和那些蒲公英,统统在我们生命里,开出横漫整个世界的花。
 
  一如书中所说——“正是这些发现和铭记,成就了我们清泠的一生。”
 
  往昔隔得遥远,却从未曾走丢。
 
  而人的一生,走不丢的,唯有青春年少。
 
  一直以为,把《蒲公英醇夏》称为“美国版的《城南旧事》”是一种智力上的懒惰,同是书写童年,这里没有高尔基笔下阿廖莎经历的苦难与折磨,也没有林海音看似狭小笔触所揭示出当时北京城笼罩着愁云惨雾的社会生活。《蒲公英醇夏》只是关乎一个敏感、好奇、善良的小男孩的成长中的心路历程,虽然只有短短一夏,却足以让男孩慢慢长大。醇美的一九二八在他魔法棒般的操控中开启又逝去,男孩尚未厌倦,时光已然走远。书中对“昔日的美好时光”以及对发生在“那些妙不可言的夏日”里所有事情的不舍和留恋让人感动万分,久久不能释怀,能够跨越地域和时间,引起万千读者的广泛共鸣。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成长中的幸福 下一篇:也许,这就是人生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