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作文 > 优秀作文 > 项链续写300字 美文标题

项链续写300字

时间:2019-01-28 14:55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项链续写【1】
 
  送回项链之后,玛蒂尔德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了河边的公园。
 
  此时已是黄昏,河面上许许多多的白色的水鸟飞来飞去,似乎脚上还踏着华尔兹的舞点,尽情的飞翔;黄昏的天空显得那么的美丽,那红色的余光散在河面上,照在水鸟身上,洒在正坐在河边凳子上静静注视着河面的玛蒂尔德的脸上,她显得是那样的美丽迷人,脸上看不到一丝的苦楚,却显得那样的轻松……
 
  玛蒂尔德,看着水鸟飞舞,脑中回想起那个舞会来,那个晚上她是多么的美丽,多么使人倾倒啊!而今……但她并没有感到痛楚,虽然在经济上,他将面临贫困的残酷,肉体的苦楚,精神的折磨……但在今天,在现在,她却是那样的轻松,甚至是有那么点的快感,因为在精神上,在品德上,她依旧是清白的,她是诚实的,她没有让朋友失望,没有失去道德的底线……
 
  当她起身准备走的时候,她的眼中出现了她丈夫的影子,她揉揉眼,以为是幻觉,睁开眼她的丈夫依旧在。这时,,玛蒂尔德的眼眶湿润了,对于她,她自知歉意太深,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对他讲,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唯有的只是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往下掉……而她的丈夫什么也没说,有的只是将他的妻子玛蒂尔德抱在了怀中。
 
  项链续写【2】
 
  “轰!”顿时,天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从空中倒了下来。淋湿了马蒂尔德的衣裳。
 
  听了佛来思节夫人的话,玛蒂尔德如被冰雪,她没有再说一句话,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往回走。
 
  回到家,看见丈夫,就大哭起来,边哭边叫:“亲爱的,你知道吗?那串项链是假的!你知道吗?那串项链是假的。”路瓦栽不知怎么回事,迷惑不解地问:“怎么了,亲爱的?什么是假的?”路瓦栽夫人解释道:“就是我从佛来思节夫人那借的那条项链,是假的,是假的!”并把路上的情形告诉了他。“啊?!”路瓦栽先生不相信,于是他找到佛来思节夫人证实这件事。结果这件事是真的。
 
  马蒂尔德十分失落,整天躺在床上想着什么。路瓦栽看她如此的伤心,总是想办法让她开心,并开导她。过了几天,马蒂尔德突然从床上蹦起来,兴奋的对丈夫说:“我想通了!是这串假项链使我懂得了生活,让我在这十年里,没有虚度光阴,过得充实而快乐。所以,我要感谢它。要更努力的生活。”
 
  路瓦栽先生很高兴,于是他们夫妻俩都振作了起来。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又过了5年,他们家经济状况明显改变,马蒂尔德过上了以前只能在梦中才能过的生活。并为路瓦栽生出了一对龙凤胎。从此,一家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项链续写【3】
 
  “唉!我可怜的玛缔尔德!可是我的那一挂是假的,至多值五百法郎!……”
 
  “玛缔尔德,玛缔尔德,你说话啊,你怎么了!……”
 
  “哦,我的朋友,玛缔尔德,可怜的人啊!……”
 
  此时的玛缔尔德仿佛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倒了,压的她喘不过气,压的她变傻了……
 
  又过了许久,玛缔尔德才说了一句话,慢慢地轻声说了句:“恩,过去了,都过去了……”她的眼睛茫然的望着远处,静静地走了,空旷的极乐公园里,玛缔尔德一个人默默的走着,朝着她家的方向,也许此时的她已不在乎了一切,真的,一切都过去了……
 
  她回到家,她的丈夫关切的问到:“外面的人多吗?公园……”玛缔尔德似乎明白了什么:“恩,很好,再好不过了!”她没有把刚才的事情告诉她的丈夫,也许告诉了也没有任何意义,她做的也对。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的过着平淡的生活,没有太多的负担,养育了一对儿女,也算是幸福的一家吧!
 
  项链续写【4】
 
  弗来思节夫人感动极了,抓住她的手说:“哎!我可怜的玛蒂尔德!可是我那一挂是假的,至多只值500法郎!”
 
  “我知道!”她说:“在这十年间我也曾想过,发现了很多可疑的地方。但是我想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坦然面对吧。正好也可以磨练一翻我的意志。太太,那间钻石项链带在我身上,现在看来是不美丽了,就把它送给你吧,也当给自己一个教训吧。”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想诵读诗歌一样,眼神却不动流露出委屈的光来,她泪留满面,看着眼前苍老的女人都与自己有关,心里充满懊悔。
 
  就在这时玛蒂尔德说:“朋友,我能再见一下那条项链吗,今晚我要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觉得不体面,另外再借你家的轿车,行吗?”
 
  她的朋友爽快的答应了。带玛蒂尔德回了家。皆好后有给了玛蒂尔德3万法郎作为补偿。
 
  玛蒂尔德欣然离开了。拂来思节望了她远去的背影,心想:这真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啊。
 
  5天后的一个清晨,晨报上刊出一条新闻:骗子玛蒂尔德骗走拂来思节夫人的珍贵宝物,至今还在逃亡中。望知情者配合警方缉拿逃犯。
 
  项链续写【5】
 
  当玛蒂尔达德知道真相后……
 
  唉!我可怜的玛蒂尔德!可是我那一挂是假的,至多值五百法郎啊!
 
  什么!你说什么!那挂钻石项链是假的!?最多……最多值五百法郎?不!我不相信,这一定不是真的,你一定是为了安慰我才编出这样的谎言来安慰我,对不对。玛蒂尔德激动地说道
 
  亲爱的,你别激动,你先冷静一下,这确实是真的,当初你跟我借那挂项链的时候,我还没来的急跟你说那挂项链是假的时候,你就拿着那挂项链跑了,后来。后来你还我的那挂项链的时候,我也没打开那个盒子,我以为……以为你知道了“。
 
  这时,玛蒂尔德痛苦地坐在地上,十年前舞会上的场面一幕幕都浮现在她脑海中,随后,便起身对她的好友说道;珍妮,细腻当时没有告诉我真相,因为你那挂项链,教会了我什么是坚强,什么是贫苦人家过的日子,以前的我,真的是太虚弱,也太愚蠢了,以前的我,总是梦想着那幽静的厅堂,宽敞的客厅,精美的晚餐等。以前的我,只会空想,谢谢你,珍妮,谢谢你那挂项链,真的教会我太多了,然后,便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望着马蒂尔德离去的背影,珍妮自言自语地说道,她怎么了,她还是我所认识的马蒂尔德么?
 
  项链续写【6】
 
  “我可怜的玛蒂尔德!可是我那一挂是假的,至多值五百法郎!······“
 
  听到这里,玛蒂尔德愣住了,他从没有想过那挂项链是假的,而自己那么多年的努力几乎可以说是白费的。而一旁的佛来思节夫人说的话一点也没有听见。
 
  在一旁的佛来思节夫人,拉着玛蒂尔德的手,带着孩子快步往回走:”哦,我可怜的玛蒂尔德,我必须把项链换给你,这是你那么多年的心血呀······“
 
  玛蒂尔德一直到佛来思节夫人把那挂钻石项链塞到他手里才略微清醒。
 
  玛蒂尔德捧着项链回到了家,她的丈夫还在工作。做完家务后,他坐在窗前,回想着当初那个陶醉的舞会,回想着发现项链遗失的惊慌,回想着打算偿还债务的决心,回想着这些年的艰苦。他看着自己那双已不再细嫩的双手,再看这那依旧璀璨的项链,他下定了一个决心。
 
  翻出装着当年那条美丽的裙子的箱子,把裙子拿出再拿出一条布把项链包好,塞到箱子底下。这时,路瓦栽先生回来了,玛蒂尔德胡乱地把裙子卷起来扔回箱子,飞奔到门口给了丈夫一个热烈的亲吻,说:”亲爱的,你回来啦,我给你做了肉汤,你会喜欢的。“
 
  路瓦栽先生有点吃惊于玛蒂尔德的态度,但还是高兴的抱住她并回答说:”啊!肉汤!在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相拥的两人都没有看见,在放着钻石项链的箱子的旁边,正静静地躺着那条至多值五百法郎的”钻石“项链。
 
  项链续写【7】
 
  当”我“在那一刻得知项链是假的,只需要五百法郎,而”我“整整用了10你那的光阴来赔偿这一条项链,心理感到顿时的不爽,感觉像是被东西砸了一样,10年来,一直生活在欺骗之中。
 
  弗莱思节夫人怀着既悲哀又高兴的心对”我“说:”我可怜的玛蒂尔德,事情都过去了就别再追究了吧,“”我“听完心都碎了,”我“用了10年时间来赔偿你的项链你居然跟”我“说都过去了,要是”我“不赔偿你的项链跟你说一声都过去了你是何感想?”我“非常气愤地对她说。
 
  弗莱思节夫人见”我“对她的态度不好,就开始找茬,理直气壮地对”我“说:”你用了10年时间才还我项链,而且你丢了我真正的项链,这又不过是替代品,既然是替代品是不是的付一下替代品的费用呀!不多就一千法郎“
 
  ”我“听完就更恼怒了,”我“花了10年青春光阴赔三万六千法郎的项链,甚至10年之后的今天”我“才知道这条项链只要五百法郎,你知不知道这条项链让”我“吃了多少苦头,”我每天一心一意的打工就为了赔你一条项链,现在你还要替代费还要一千法郎,你讲不讲理啊!
 
  弗莱思节夫人一脸镇定的对“我”说:“既然三万六千法郎你都赔得起,现在一千法郎又算的了多少呢?”
 
  你给“我”等着,哼!“我”用食指指着弗莱思节夫人的头气愤的跑到家里把家里唯一仅剩的,用来维持生计的那一千法郎拿给弗莱思节夫人。
 
  “我”绝望地对弗莱思节夫人说:“你不配做”我“的好朋友,我要跟你断绝关系,你给”我“记住因为你的所作所为而丢失了一个最好的朋友!”
 
  弗莱思节夫人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对“我”说:“好吧,既然这样,那就如你所愿把!”
 
  说完,“我”消失在人群里……
 
  项链续写【8】
 
  “噢,我可怜的玛蒂尔德,你没事吧。”
 
  玛蒂尔德的双唇已经失去了表达的能力。
 
  “我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玛蒂尔德,你还我的那挂项链和原来的一模一样。需不需要我送你回家……”
 
  玛蒂尔德已经听不见什么了,颤抖着跑回那间破旧的阁楼,一句话也不说,她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现在该怎么想。一切都失去了,十年来她从未这样脆弱而无助。几个小时以前,玛蒂尔德还满足地以为那串丢失的项链,那些借来的钱……一切的一切都还清了。而现在,一切都失去了,却什么也找不回来。于是她拼命地找,忽然想到了那条裙子,十年来她不敢奢望任何华贵美丽,再没碰那条裙子。却始终不舍得当掉。玛蒂尔德小心翼翼把它从箱里翻出来,可惜现在的她的腰围已经穿不进去了,镜中的她是那样苍老,一双通红的手和粗糙黝黑的皮肤与裙子华美的颜色极为不配,她苦笑了一下,命运让她的美貌降生于职员家庭,又是命运的差错剥夺了她一切美丽,骄傲,虚荣的权利。
 
  想着,听到沉闷的敲门声,丈夫回来了。玛蒂尔德舒展一下愁苦的表情,她已经决定不告诉丈夫,告诉又怎么样呢,可怜的路瓦栽!他们还是要活下去。玛蒂尔德忽然舒服了许多,她已经习惯于命运的摆布了,或许某一天命运的差错会让他们过得好一点,或许……玛蒂尔德想着,飞快地拾起那条裙子,塞进带锁的箱子,忽然“当啷”一声,玛蒂尔德认出掉在地上的,是那条价值五百法郎的假项链……
 
  她苦笑着把项链拣了起来——看着呢价值五百法郎的假项链,她再次落泪!从此——他们过着平静而朴实的生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