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美文欣赏 > 柔软的心 美文标题

柔软的心

时间:2015-03-04 09:48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土豆 阅读: 发表评论

  1、心柔软时光才柔软?

  广播里通知登机,散坐在座位上的人们排好队开始进入登机通道,能注意到一些人手里拿着厚厚的那本著名的书——《丽江的柔软时光》,在时光前加上柔软,也足够有创意了,这种创意似乎就像可口可乐或者宝马这样的名字一样无以替代,而柔软也只适合于丽江这样一个有着美丽名字的美丽地方了。这种创意却让我不可避免的有一种古怪的——或者叫做嫉妒的心理来抵触去读这本书,即使我曾经在丽江的时光仅仅是几年前的三天。

  飞行是枯燥的,无论你即将抵达的城市如何富有浪漫指数,飞机穿越云层所需要的高速注定了机舱里的噪音分贝足够杀人了,我尝试着读一些机上读物或者企图睡去,发现都无法完成,我眺望浩瀚的天际,那些或远或近的云似乎单调得只像棉被,你总会想揭起这些棉被看看下面有什么,就像你总愿意揭起你的很多记忆封盖以便能重温一些美好的东西。

  上次到丽江是五年前的冬天,那城市并不如想象中温暖,我们登上白雪皑皑的云杉坪,眺望玉龙雪山的主峰扇子陡,那雪山确实壮观,蓝色的天幕下,白色巨大的山峰在森林环绕中陡然出现,你除了惊艳外就是惊叹了。

  看见雪山,你总会忍不住有想飞的冲动,山会让你胸中的志向顿时高远起来,而水只会让你更慵懒。记忆里的雪山总是有苍鹰在飞的,似乎你只有变成那有翼的鸟类才能真正体会大山的伟岸。

  那次夜晚居住在大研古城,很俗气的选了家四星的宾馆住,晚上去四方街溜达,即使那河水清冽,也并没有心情坐下来体会一下时光随波流逝而无须在意的放松,那时还没有‘柔软’这一说,我们也就只把自己当过客一样的浏览着这些和老宅子很默契融合的情调,只把那些生活在这古镇里形形色色的人当风景来看罢了。

  那一次确实太匆匆,我们更多像那探路的先锋,匆匆走过丽江,你心里只有行程的仓促,怎么也体会不了时光在这里能变得柔软,只有时光的匆匆,即使那次之后我就渴望能在这雪域高原开个茶馆,是对一种惬意生活的渴望,那梦想中的茶馆或许会让我有一颗柔软的心,而那时才能体会时光的柔软吗?

  2、正福草堂

  这家名叫正福草堂的客栈是在网上选的,冲着草堂的名字想这草堂主人应是懂禅的,选它的原因不光是客栈的禅意,更多的是这草堂给人一种的慈悲感觉,这慈悲施于客‘福’的同时其实也是‘纳人’的一种境界,或许禅意的东西不经意间就如‘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的弥勒般让人易于亲近,不像其它客栈名字就起得小资得让人摸不着头脑而不敢去住,或许又像恋爱,终是有你喜欢的文化和气质做背景才行的。

  闲来会读些讲禅的书,多是高高山头立、深深水底行,或是‘流水下山非有意’这样的简单意境,这种随和是喜欢的,却总是无法明明白白的体会禅家所说的‘悟’;顾随先生讲禅的那种‘波波应而无尽,轮轮运而无穷’的意境就更无法体会了,但看了草堂主人将大阿福模样的吉祥图用作草堂的LOGO,隐隐觉得这圆汇贯通的意境或许也通了‘福’的‘波波应而无尽’,只是想不明白,怎样的福才能真正让人体会到‘无尽’,或许去这个不是禅堂的禅堂就能‘悟’了?

  时下文化和古老的建筑能够很好结合,从而形成一定气候的地方,最著名的应该是丽江和阳朔了,那些客栈和酒吧或者咖啡吧似乎都很恰如其氛溶进当地的人文和风景里,那让人流连或者欣赏的与其说是当地的风光,可能更多的还是这聚集人气的独特文化结构,而且在这种文化背景下演绎的更多新的时尚的元素是这些地区人气鼎盛的原因之一吧,这种独特的文化背景让你会很放松的和众多偶然相逢的陌生人谈人生谈理想,拉着手在街上尽情的唱歌跳舞,这种外星球一样的浪漫可能是比风景更吸引人的地方,抑或就是对‘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渴望,但那佳期终只是在秦观的词里,真要在人间遇上,当真是人间也成了仙境了,而那些趋之若鹜的人群定是把丽江这样的地方当成这或许能金风玉露相逢的仙境了。

  但也听说过一个贬低这种变异文化聚集地的事,说某夜,在四方街,一上身赤裸的长发青年,怀抱吉他席地而坐,身边紧挨一位美女,两人如此特异独行,当然成为一道风景,再加上始终保持一个姿势,让人觉得这肯定是艺术界新锐的行为艺术,这造型必定有爱或者情一类的特别让人容易联想的名称,众人猜测间,当然就放慢了脚步,这可是到了小资的圣地了,让人开回眼界,那长发青年,见人越来越多,突然高声骂道:我XXX!举街皆惊,以为此人借此国骂将要开始一些音乐方面的表演,纷纷驻足等候,有人当然越看越觉得他像某摇滚明星——当然他们大多数的确类似——结果他沉吟半晌,又抬头向天高声重复刚才的骂语,不等众人醒悟,第三声第四声连绵不决,那‘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歌声始终没有出现,只有空气传播的污秽声响彻当街,骚扰四邻。

  正福草堂在束河古镇,离大研古镇15分钟车程,却是从城市到了农村,大研古镇像是丽江市里的一个景点,而束河却是地道的乡村,石板街一侧是房子,另一侧却是菜地,却出奇的干净,不光是沿街而下的流泉清澈见底,石板的路面也干干净净,在蓝盈盈的天空下,走在这样的老街上,庆幸选对了地方。

  到草堂的时候,已是过了中午,草堂有两个院子,一个叫石上流泉,另一个叫可心小筑,名字取得是极雅了。即使也预想过客栈的古朴,但还是被这院子的朴素和古旧弄得一惊,而且有这样好创意的改造,可心小筑原是丽江马帮首领的老屋,也就是丽江当地人称的‘马锅头’,房子据说是三百年以上的历史,但这个院子已是被分隔了,丽江建筑里的三坊一照壁也只是局部了,但小了却有小的好处,自然觉得亲切。院里的几间屋子用‘石莲夜读’、‘西山红叶’束河八景来起名,想来在这样的屋子里眺望山坡上的石莲寺或是看红叶染山自是有一番心醉的滋味了。

  正者,常也;福者,祥瑞也。正福隐含五福之意。五福乃寿、富、康宁、修好德、考终命,祥瑞之极也。正福亦含赠福、增福之意。草堂者,简居也,唯有德者居之,虽陋不掩其清雅。

  草堂的这段话,初读不以为意,住下来,处下来,终究明白这草堂的生活是会让人贪恋的。

  3、海燕

  海燕姓和,和姓是纳西人平民的姓,纳西土司的姓是明朝朱元璋赏赐的‘木’姓,取‘朱’字的一人之下之意,而‘和’字却是‘木’字带上草帽、背上竹娄的象形字,戴帽背篓者自然是干活的老百姓了。

  海燕在草堂做事,见人时浅浅的笑起来,眉眼本就生得温婉,那笑就更如她名字般亲和,凡事均和她商量,办好后谢她,她总说不用客气,只要能做到就好呢。读其他客人的留言,无论来自何地,也无论是何等语气的留言,都在述说她的耐心和好。

  草堂养有一狗,名丑丑,确实不好看,问海燕养它的原因,只说这狗被其他人家收养过两回了,都留不住,却能在草堂住下来,也就养起它了。海燕很爱恋的看着丑丑说这番话,只已是把它完全当家人般看待了。那狗每日在客栈的两个院子间往返,倒是让来来往往的客人们有了‘施’以爱心的地方,那狗也并不是只‘受’,对你时时报以注视或摇尾示好,几日下来自也有了感情。

  我们住的‘可心小筑’还有两位‘小主人’,是丑丑的两个孩子,一公一母的两只小狗,一只像丑丑,另一只想来像它爸爸了;海燕要我帮着取名,我说小狗一公一母,可叫‘万岁’和‘千金’,海燕不认同,凡家的宅子如何能有这样富贵的名字?就是玩笑肯定也不好,却不辩驳我,只浅浅的笑,忙着给丑丑做晚饭,那晚饭却特别,稀饭加卷心菜下锅去煮,外加两枚鸡蛋,想看丑丑吃的样子,却没想海燕耐心十足的煮,我倒先没了等的耐心。

  两只小狗吃母乳饿极的样子很是有趣,在这宅子里,在海燕的呵护下,无论它们叫什么名字一定都会很幸福的了。

  在院子里看了会将暮的天空,看了会芭蕉树下的池鱼,脑中闪过阮籍的“薄帏鉴明月,清风吹我襟”,或许只有此地此景才和汉时阮先生的感受一样了,担心他的“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也会越过汉代的时空进入心中,便停了这感怀,和海燕道过晚安回屋。

  在这乡下地方,睡得早,起得晚,早早躺在床上,却不想看书,几本带来的书,无论是《时尚女魔头》里可爱却被差遣得团团转的安德里亚还是彼得梅尔笔下那婚姻除外一切《有求必应》的班尼特,或者那读不厌的《罗马传奇》都在这样的夜晚统统失宠,肯定不是高原反应,肯定不是疲劳,这样的晚上就适合熄了灯,听一两声远处的狗吠,看月光从屋瓦间洒落下来,人就这么微笑着,脑中却是空的,不知觉里凉意开始沁人,裹紧被子让困意肆无忌惮的占领自己的身体,不用担心明天早晨的闹钟是不是会响,就这么简单舒服的睡去。

  4、三石大师

  第一次见大师是第二天中饭后,中饭是在草堂尝的素食,草堂的素食很好吃,‘红烧肉’一味烧的的确很像,不光‘肉’的外形,味道也几乎品不出真假。饭后站在窗边看窗下的流水,想这宅子‘石上流泉’的名字,应该是主人按古琴谱取的,流水潺潺,这名字起得极合这屋子了,呆立窗边不知多少时间,待人从这流水里醒来,转身时,身后茶龛前却坐一人,那人短发,短须,丹凤眼,一袭布衣,见我转身,露会心一笑,我心底一惊,那笑怎会如此‘霸道’?‘霸道’得懂得我的这么短短站立时间里的‘魂飞天外’?而那飞天外的‘魂’就在这笑容里被抓回来了。

  而后和大师一起喝茶,大师乃出家人,请教大师法号,号三石,不敢请教号之由来,只想应是从唐高僧圆泽的偈语‘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中来的。但几日里和大师喝茶论茶下来,却发现自己当初的以为或是错了,先生不但通茶道,还弄琴写字,如此这般的‘赏月吟风’无以比其极,再想又觉自己浅薄,抚琴即是练气,又是安神用的,本就适合定心静气,而书法更是修身养性的妙法,茶禅本就一昧,岂能简单的归入赏月吟风?

  后偶尔见大师用手机给海燕拍照,忽想起圆泽诗里的另两句: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常存。

  无论是云游还是在红尘小住,正如这诗所说,佛性却是可以超越生死,相伴始终的了。

  5、指云法雨

  专程去指云寺,寺庙在拉市海往西的山坳里,是藏传佛教在丽江的五大喇嘛寺的首刹,丽江的人很淳朴,我想和佛教在这个地区很盛行还是有关系的,无论是白沙的壁画还是对雪山神三多的祭拜,都是对神灵的尊崇,而我去看指云寺的原因却很简单,只想知道该寺何以得名。

  拜佛之前,先去拉市海,候鸟们都飞走了,想象万千只鸟在这高原湿地同栖同飞的场景,那些飞翔的生命在这度过寒冬后又飞往各处,想起法国人雅克贝汗拍摄的《鸟的迁徙》,那些越过雪山的鸟儿是何等的坚强,而这的鸟们飞越玉龙雪山的时候也是如此的艰辛吗?那是什么让它们年年往返?

  四周的群山和蓝天白云一起倒映在湖水里,新结了嫩菱的浮萍一簇簇的飘在水面上,似乎努力和这凭空入侵的倒影争斗,阻挡着它们在水里落脚。目力所及的空旷草地上一两棵小树孤独的伫立着,这巨大的山谷似乎把风、把灰尘、把烦忧都隔在山外了,连水面都不像水面了,只像是镜子或者大瓷盆的底了,鸟没有来的时候,这里安静得只有阳光蒸发着水的声音。

  离开拉市海往山里去,指云寺传说是建寺之初无法选定寺址,巧逢西藏高僧,高僧巡视四方,举杖遥指西空一片彩云,云下从此建起宝刹,故取名指云寺。这名字的由来和我最初的想法大不一样,我原本以为应该是干旱时,高僧指云得雨后纪念僧人而得名。这差异让我损了些兴致,在寺庙门口遇见外出的小喇嘛,示意给他照张相,这孩子很合作的让我拍照,看他喜欢拍照的样子,我说照片洗出来一定给他寄去。

  有人信佛是寄托,有人信佛是修炼,有人信佛是一种享受,而这孩子肯定是一种奉献。

  其实无论庙宇因何得名,只要你心诚,那供奉的神都是灵验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点我是信的,也希望世人都信,那么至少行善的人都要多很多了。

  我还是喜欢我想像的指云寺名字的由来,庙里殿前匾上‘指云法雨’几个字是人们一种善良的寄托,但只要你怀一颗善心,那么不光指云能得雨,不说泽被苍生吧,至少能时时帮助和爱护他人了。

  那么你的心自然是柔软的了,那么你所经历的时光无论是在丽江或是在别处柔不柔软也就不重要了。

  忽然想起那个日日在草堂门口卖苹果的四娟,我每日买她苹果,她都不肯微笑对我,即使我温和的和她说话,她也羞于启齿。而纳西人火把节的晚上,她点燃火把,举着从草堂门口走过,那燃烧的火映着的是一张可爱而且快乐的脸。

  如果我真有神力,我愿将她那笑脸烙印下来,让她能看见自己笑起来是多么的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