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美文欣赏 > 认识准东,认识准东人 美文标题

认识准东,认识准东人

时间:2018-08-07 13:03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丛一 阅读: 发表评论

  远方的天空被薄薄的迷雾笼罩着,阳光透过迷雾照耀着大地,照耀着远方天空下一片一片高耸的烟囱、形状迥异的工业设施和一排排冒着淡淡烟雾的冷却塔……哦,那就是准东,几年前,这里就已成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成为一片带有神秘色彩的新型工业园区。
 
  是的,若在那时,你要问我,准东在哪里?我可能会说,准东嘛,就在准噶尔盆地东边。记得那年我和同事乘火车去重庆,路过西安,我们在站台上看到一列西安开往韩城的列车,便问一位当班的男性客运员:“请问韩城在什么地方?”那客运员思量了一会儿,用地道的陕西关中话回道:“韩城,韩城就在韩城嘛!”我们顿时笑了起来,人家说得也没错,可到底你还是不知道韩城在哪儿。同样,准东就是在准噶尔盆地东边,可这样回答又等于没说。
认识准东,认识准东人
  的确,准东是在近些年才被叫响的。最早叫起这一地名的是二十几年前在这里发现了大油田,叫准东油田,还专门修建了从克拉玛依穿越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柏油公路,后来又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工业园区,还规划了新型城镇——五彩湾,成立了开发区管委会,准东一下风声鹤起。这几年更是不得了,煤电、化工、铝业等新型工业几乎遍布准东,准东似乎一夜之间成为新疆一个新的重要的经济增长点。
 
  其实,准东的确是在准噶尔盆地东边。那里毗邻卡拉麦里自然保护区,是卡拉麦里有蹄类动物的天堂。荒漠、戈壁、盐碱地、黑石滩,还有梭梭、红柳是这里的“标配”,炎热、干燥、寒冷、荒芜,是这里的典型写照。我去准东,是因为那里有一帮可爱的年轻人。虽然说不上他们是这里的创业者,但至少他们是在准东开发期工作生活在这里。刘蕊是其中一个。咋一听,我以为刘蕊是个女的,结果站在我面前的刘蕊是一个年轻、潇洒、帅气、活泼的小伙子。八年前,他从河南老家高中毕业只身来到新疆,把最美好的青春时光留在了准东,留在了准东铁路。起初,刘蕊对铁路很好奇,干着干着感觉还好,五年后回老家结婚,父母看到都已经成家了,还在那么艰苦的地方飘荡,还在干劳务工,劝他回老家算了,可刘蕊对父亲说:“我在新疆干得挺好,再坚持一下吧!”结果一年后,刘蕊参加铁路部门一次劳动竞赛,获得了先进生产者的荣誉。按照铁路部门的政策,凡获得局级以上先进荣誉的可以转为正式职工,刘蕊转正了。他高兴地将这一消息告诉了父母,告诉了妻子,家人真为他高兴。而刘蕊也更加勤奋努力,自修了铁路货运专业的几乎所有课程,不但成为单位的业务骨干,带起了大学生徒弟,还进入了车间管理层,担当起了教员的职责,一周要给身边的同事们讲两次业务课。正巧当天下午吃完晚饭,刘蕊要给大家上课,我观摩了他理论和实作课的全过程,不论是对着屏幕上的课件还是在现场结合实物,都讲的那么有模有样……我的同事专心地拍着刘蕊在现场讲课的场景,开正面吊的小伙子伸出头:“哎,把我也拍一下嘛,我在这都干了这么多年了。”呵,这小伙子倒挺不客气,看着他开着德国制造的专门吊集装箱的正面吊,让我想起样板戏《海港》中的一句唱词:“那吊车真厉害,成吨的钢铁它轻轻地一抓就起来。”干完一批活儿,我了解到小伙子姓任,叫任文,28岁。他还有个弟弟叫任虎,兄弟俩都在这里开吊车,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哥哥任文肤色白净,长相帅气,性格开朗,弟弟任虎肤色较黑,长相粗壮,性格内向。可见到任虎后,他说还有个弟弟也在准东,在准东站前面的将军庙站开吊车。好家伙,兄弟仨都是开正面吊的,而且哥哥任文还是向弟弟任虎学的开吊车技术。尽管说起来任文有点不好意思,但他和弟弟都对现在的这份工作挺满意。兄弟三人都已结婚。“虽然身处戈壁荒漠,可比起在老家甘肃的日子要好多了,每月都可以给家里挣到不少的钱,而且挺稳定,挺好。”任文腼腆地说。
 
  戈壁荒漠的天黑得格外晚些,当落日把西边的天际染得五彩斑斓的时候,我所处的铁路货场这边还机声隆隆,大吊车在装卸作业,大卡车在把一个个集装箱往外拉。出场区的大门口,一个维吾尔小伙一辆车一辆车地校对着集装箱号,看着他麻利的动作,说不上是借助晚霞还是借助高空的灯光,只见他扫一眼手中的票据,看一眼集装箱上方的号码,一招手放行大卡车开走,像是玩的一样,好像还带有点舞姿的样子,显得那么轻松自在。小伙子说,他叫伊力哈木,大伙儿都叫他伊力,是西南交大物流工程系毕业的,去年8月应召到了这里。我说:“这么说是专业对口了?”伊力立马说:“可我是学传播专业的。”“哦!”我惊愕了一下,伊力接着说:“我喜欢街舞、说唱、涂鸦、主持、亚文化之类的东西。去年铁路去我们学校招录大学生,正好要招物流的,我是新疆人,又是学这个专业的嘛,就招来了。没想到是在戈壁滩……也想跳槽,可我的爸爸愿意让我在铁路干。”从伊力的话语中,我看得出他在学校的那股子劲,那股子热情还没有完全转过来。和他一块来的大学生都已定职了,工资也高出许多,可就他因为今年春夏跑出去了三个月,去和同学到上海搞主持、拍宣传片,回来后按规定要延期定职了。他说也没啥,年轻嘛,总想搞点自己的东西。他说他在内地人家都把他当老外,说你是哪国人,中国话说的这么好!也确实,伊力长得高鼻梁,大眼睛,黄头发,白肤色,个头也可以,身材也显得有棱有角,在内地可不是容易被当做外国人?有一次,他说他是加拿大人,人家也相信了……不过听他讲汉语,真的一点儿也感觉不到他是维吾尔族。他说这都得益于他在阿勒泰当过小学校长的爸爸,爸爸的汉语就特别好,但没有他说得这么“普通”。我从伊力的身上看到了一个年轻大学生的单纯、活力和追求,也看到了伊力的大方、热情和幽默。尽管他说:“来的大学生就我一个没定职,感觉挺没有面子的……”
 
  在离开准东的路上,我回望着准东,回望着开行在准东线上隆隆作响的长长的货物列车,我的脑海里意识流般的浮现出现代工业展现的不一样的繁荣,现代物流给人们带来的不一样的生活……是呀,准东,我来过不止一次,准东人也多有接触,可这次我蹲下身来和他们一起学习,一起工作,一起吃住,我更加认识他们了。就像刘蕊所说:“尽管苦涩,却值得久久回味。”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