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美文欣赏 > 少年锦时 美文标题

少年锦时

时间:2017-07-04 19:01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姚瑞林 阅读: 发表评论

  那所初中学校离我家大概十里,上学的日子,我都要骑着那辆嘎嘎作响的脚踏车,一天来回四趟。

  几年下来,那辆车,被我摸的太透了。

  先是学会了撒把骑,开始还有些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的,一次差点直接奔着姚沟河里的水冲了下去,把我吓得一身冷汗,因为那时的我还不会游泳。

  接着,骑行后,开始把手插进裤兜,屁股坐在坐垫上,两条腿不停地登踏,身子左摇右扭,尽量保持车平衡。

  有时候,从家门口骑上,竟然可以一路到学校不要摸一下车把。

  这在冬天,是多么爽的一件事!寒风刺脸,但是双手在裤兜里却是温暖如春。

  然后开始读了高中。

  高中在县城,离家七十里,开始住校,只是每周来回一趟。

  每次放学的时候,那辆脚踏车,犹如久在槽枥的野马,突然看到了自由的草原,于是兴奋的奋蹄疾驰。

  那时候的那辆车,在我的心中,就是我的马;从家到学校的路途,就是我的江湖。

  然后继续远离家乡,外出求学。

  然后,择一城,终老。

  当此时,一晃儿的功夫,家有少年初长成,也读了高中。

  行走在人生的旅途,某一个时刻,偶尔驻足,立在岁月的长河之中,回望当年跟我家少年差不多大的那段岁月,真是两手摩挲,感慨万端:那时候的风月,真是少年的锦时。

  身无分文时,也没有觉得穷过。衣衫褴褛时,也没有觉得苦过。饥肠辘辘时,也没有觉得怨过。屡遭挫折时,也没有觉得痛过。饱受打击时,也没有觉得悲过。迷茫选择时,也没有觉得悔过。

  只因为,那是少年锦时。

  锦绣年华,何忧何愁又何惧?

  而后,一路向前,开始远离家乡。

  那辆车子,最后也不知所终。

  但我依然相信,它一定就像一匹野马,无论流落到谁的手里,终归还是要继续奔跑,直到老去,散架,碾落成泥。

  当时的远方,到底有多远?当年的来路,到底有多长?那一切,都不在我的考虑之内。

  只因为,那是少年锦时。

  锦绣年华,何忧何愁又何惧?

  “既然选择了前行,只顾风雨兼程。”

  没有负累,没有束缚,没有牵绊,年少的心,只顾向前。

  “白马玉鞭金辔,少年郎,离别容易,迢递去程千万里。”

  这一去,浩渺烟波,便是千里。这一去,白驹过隙,便是廿年。

  “惆怅异乡云水,满酌一杯劝和泪。须愧,珍重意,莫辞醉。”

  而如今,严父离去,老母独居。每次回乡,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搴帷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

  每次返程辞别老母,频频回头,故乡的草木,故乡的风尘,父亲的坟头,都会触发我的脆弱和悱恻。

  喉头哽咽,强忍泪眼:“惆怅不堪回首望,隔溪遥见旧书堂。”

  没有人能告诉我,我也不能够做出结论:当年的选择,到底是对是错?

  没有人告诉我,你不能离开!

  没有人告诉我,你必须回来!

  没有人告诉我,我在这等你!

  以前,曾经很矫情地说,我是风筝,故乡是线绳,爹娘轻轻地顿一下线绳,就把风筝收了回来。

  可实际上,风筝一旦越飞越远,飞过千山万水,飞过似水流年,飞的遥不可及,线绳就会被拉断。

  断了线的风筝,即便再对线绳念念不忘,但还是终难回返。

  “几多情,无处说,落花飞絮清明节。少年郎,容易别,一去音书断绝。”

  音书倒是没有绝,只是回乡的脚步越来越沉重,近乡的心情越来越胆怯。

  “初见惊鸿少年时, 一眼万年已成痴。 念念不忘何相知, 日复一日独相思。”

  只是此时,只是我心,万语千言,终难描摹,寸心有谁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古城小巷 下一篇:有一种幸福叫安全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