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美文欣赏 > 又到麦香飘来时 美文标题

又到麦香飘来时

时间:2017-06-04 14:07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张爱珍 阅读: 发表评论

  不知不觉,金黄色的麦浪又呈现在眼前了,看着粒粒饱满的小麦,让淳朴的庄户人充满了对丰收的渴望。干燥的风儿又送来了成熟小麦混合着泥土特有的清香,给农家人带来了丰收的喜悦。我望着收割机在大田里紧张有序的忙碌着,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小麦粒儿便装到了编织袋子里,人们很轻松得就把丰收的小麦颗粒归仓了。我注视着田野里一片片金黄的小麦,思绪又把我带回了40多年前......

  小时候,我感到最麻烦的事情就是过麦了。在那个年代,距离小麦成熟大约有半个来月的时间吧,家里人便开始准备过麦用的物品了。先是准备好过麦用的各种必需的东西,诸如什么木杈、扫帚以及捆麦子用的草绳等。当准备好了这些东西之后,家里人就开始准备晒麦子用的场地了。记得那时弄这个场地是个很费事的,并且是个很累人的活。不但需要大家早早就得起床,而且需要从很远的地方挑水,然后还要把水泼在场地里,大伙叫 “泼场”。为了解决人手少的问题,大伙都会自愿赶来帮忙。这个时候也是人气最旺的时候,你挑着水来了,我又挑着空桶走了,大人们心甘情愿的忙碌着,说笑着,盼着早点弄好场地,好让成熟的小麦早点住进来,乡亲们都盼望着能够有个好的收成,一家人的口粮都指望着这些它们呢!

  准备好了这些过麦的东西之后,奶奶就开始准备过麦用的食物了。那时过麦是让人感到很头疼事儿,人们忙得几乎没有一点空闲。奶奶先是把往年存在瓮里的小麦,放到很干净的水里淘净,奶奶叫“捞麦子”。然后,把麦子再放在太阳底下晒干,再把晒干的麦子送到推磨的地方,磨成面粉。最后,父亲再把面粉带回到家里,奶奶再把面粉蒸成馒头。那时的馒头真得很好吃呀,口感很不错的,放在口里越嚼越香,现在想起来,那甜甜的香香的味道,真让人百吃不厌啊!可惜,现在虽然经济条件好了,可是再也吃不出以前馒头的味道了。

  我老家邹平县码头镇大牛王村大部分的耕地都是在黄河大堤的北侧,堤南只有很少的一部分盐碱地。堤北的耕地是粘土,适合于种植小麦。我现在对于爬大堤几乎没有什么恐惧感了,但小时候过麦时爬大堤真是让人感到很发怵的事情。那时,家里过麦用的运输工具就是那种一个轱辘的小木推车,家里人叫“小太平车子”。为了能够多载几捆麦子,父亲就在车子的周围做上了一圈木头架子,推麦子的时候,可以多放几捆。爬过大堤的人都有这样的体会,一个人空着手爬上大堤,也会感到呼吸困难,感觉喘不过气来。更何况是父亲推着一车子麦子呢!记得父亲总是光着脊背,很吃力的推着麦子向大堤走去。父亲的脊背上、脸上都是汗水,父亲不时的用毛巾擦着流在眼睛里的汗珠儿。我们为了能给父亲减少一点劳累,我和小我三岁的弟弟很用力地在车子的前面给父亲拉车子,虽说那时我们俩都还不超过10岁,力量虽然有限,但毕竟能给父亲减少些劳累吧!我们俩使出全身的力气,拼命的向前拉着,腿沉得迈不动,汗水一个劲的往眼睛里流,眼睛疼的得总想流泪。快晌午了,火辣辣的太阳照在身上,脸被晒得滋啦滋啦的疼,我们很吃力地向前走着,乡村土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大都是用这样的方式把麦子运到场地里。那时,我的眼睛总是朝前看着,盼望着能够早点到达堤顶。这时,我们身后传来父亲的声音“在家务农就是这样,你们俩都体会到了吧?你们姐弟俩一定好好的读书,我希望你们长大了,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生活环境。”我们虽然那时年龄小,不是很明白父亲说得话的意思,但是爬大堤时的艰难和劳累,却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对于我以后的求学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因为我从小体弱多病,父母一直都很照顾我。父母去地里干那些很重的体力活,让我和奶奶在场地里负责晒麦子。父亲把成捆的小麦运到场地里以后,我们一家人尽管都累得精疲力尽,但是麦子还在那里放着呢!疲惫不堪的我们,匆匆吃过晚饭,便赶到场地里去铡小麦子。就是把成捆的小麦放到铡刀里面,父亲负责铡小麦,我和母亲、小弟负责把铡好的小麦分别存放,把麦穗的一部分放到场地里,把带有麦根的另一部分放到场地的外面。天上的月亮越来越亮了,我们一家还在紧张地忙碌着,终于把当天割得麦子都铡好了。天还带着小星星呢,母亲又把我从甜蜜的梦乡中喊醒了。“我和你爹去割麦子了,你起来去和奶奶把麦子摊开吧!”我来不及洗脸,就迷迷糊糊的去了场里。奶奶早已经在那里忙活开了。奶奶看着我,心疼地说说:“荣儿,要是困得难受,就再去睡会吧!”奶奶的身体也和我一样,很瘦弱,力气也不大。但奶奶总是很疼爱我,怕我累病了。还有好多的麦子躺在那里还没动呢,奶奶一个人啥时候才能弄完呀?想到我这里,我拿起了木杈和奶奶一起摊麦子。可能是我和奶奶的力气真是都很小的缘故吧,我们忙活到快中午了,才把麦子摊开。我们娘俩刚想坐下喘口气,一会儿的功夫,老天好像要故意和我们作对似的,天上的乌云快速从西方向我们这边聚拢过来,没办法。我和奶奶又拿起木杈把刚摊开的麦子收拾起来,我累得大口的喘着粗气,肚子也饿得咕咕的叫,奶奶也已经累得尽精疲力尽了。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麦子用塑料纸盖好了。我们刚吃了中午饭,太阳又露出笑脸了。真是老天爷的脸就像小孩子的脾气,说变就变。我真是一点都不想动了,腿沉得像灌了铅一样。但是为了能有口饭吃,还是得继续把麦子再摊开。

  虽然小时候过麦的情景己经是40多年前的事情了,但还是那么清晰的刻在我的记忆深处。那时对于过麦用收割机收小麦,是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10多亩的麦子,不用很长的时间就颗粒归仓了,这也许就是社会在发展变化的带来的收益吧?

  愿我们的家乡永远在希望的田野上......

  作者;张爱珍,性别:女,单位:山东省邹平县码头镇政府,手机135****7165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又是一年麦收时 下一篇:写给土地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