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美文欣赏 > 五月来了 美文标题

五月来了

时间:2017-05-25 20:41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人俏西楼 阅读: 发表评论

  日子过得好快,不觉已经是五月。浅夏的小院又是一番别样的情景。

  屋子两侧的月季开得正盛,假如不是帘子的阻隔,一枝的脑袋大有探到屋里的意思了!我们每个人出来进去的时候总是回头再把门帘整理端正,一怕伤及到它,又怕一时疏忽放进蚊虫。都一直说把那枝花剪掉,可没有一个人来完成这个动作。每次谈论到这个话题,家里人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可是唯一一致的行为都是出去进来时都不会忘记小心翼翼地回头安放好那挂帘子。有时候在别的地方做着一些事,忽然相互会猛不丁的问一句:门帘放好了?看来对于一切美好的事物总会有一丝不舍和爱惜的。就这样,一支娇艳便始终摇曳在那里!

  今年的月季花开的放肆,可母亲老说不如往常,花骨朵虽然多,但相比之下个头比往年小了许多。是的,每年深秋的时候,母亲总要回来把她门旁的月季从漏出地面的根部锯掉,然后用土埋起来。 去年秋天母亲说过多次,终究都没能回来帮她了却这个心愿。在那样凛冽的严冬母亲估计一直在担心这些花的命运吧。幸亏一切都还好!此时,西墙边的牡丹也凋零成泥,如今已开始打籽。月季则是它怒放的第一个阶段,在它生长期的每一个月份它都尽情地怒放,从不懈怠。

  花红叶圆的时候,一些痒痛自然而然就远远的去了。

  午休起来我就看不到了母亲,跳下地来撩起门帘,院子里两只麻雀蹦来跳去,藤椅端然在山楂树下,马扎还在影壁后面的阴凉处静候。我扬着嗓门喊着母亲,小狗甩着它的短尾巴在门洞蹦哒着冲着我摇头晃脑,我笑着问它:我妈呢?它一溜烟不见了。我知道此时的母亲一定又独自一人站在了街口。

  即使是浅夏,风也是随来随走,跟鸟儿轻盈掠过一样,很不经意的样子。然而山楂树就一阵枝摇叶摆,纷纷洋洋的飘下密密匝匝的细碎的花瓣,和着远处飞来的槐花一起萦绕出一股浓郁的香,让人陶醉便是自然的事。在此之前我竟然不知道山楂花跟槐树花是同开共落的。

  杏树开花最早,如今已是铜钱大小的青杏了,不说风轻巧的路过,就是一只喜鹊飞过屋檐一角,都会有杏子扑嗒扑嗒的落下,有时候在地面上散落厚厚一层。母亲看着就会惋惜的说:才能结几个果!都要落光了!邻居接过话茬:没事,太稠了,往大长的时候你挨我挤的难免要落果的!留下来的才是好果子!

  作者:人俏西楼,原名郑彦芳,山西省和顺人,一位热爱文学的女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