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美文欣赏 > 再读“金玉奴棒打薄情郎” 美文标题

再读“金玉奴棒打薄情郎”

时间:2015-06-13 13:55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小智 阅读: 发表评论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女性的赞歌!

  金玉奴出身“团头”之家,“团头”金老大之女,家道富足,身份低微。这金玉奴的貌相不比寻常,书中载言“无暇堪比玉,有态欲羞花。只少宫装扮,分明张丽华”。有人可知张丽华如何,其人“长七尺,光可鉴人,眉目如画”

  金老大膝下唯有这玉骨冰肌,粉面桃花之女——金玉奴,金老大视此女如珍似宝,教其诗文,可一写一作,信手而成,更兼精美女工,调筝弄管,可谓人中极品,天仙亦不可及,金玉奴到一十八尚未许人。金老大正为女儿婚事忧愁之时,有一邻翁说:“太平桥下有个书生,姓莫名稽,年二十岁,一表人才,读书饱学。只为父母双亡,家穷未娶。近日考中,补上太学生,情愿入赘人家,此人正与令爱相宜,何不招之为婿?”金老大拍手同意,便成一段姻缘!

再读“金玉奴棒打薄情郎”

  可怜这金玉奴,只因“团头”之女,在洞房之时独自流泪。金玉奴有个叔叔金癞子,也是一个“团头”带领一帮乞丐来金家喝喜酒,可谓热闹朝天,其情景为“开花帽子,打结衫儿。旧席片对着破毡条,短竹根配着缺糙碗,叫爹叫娘叫财主,门前只见喧哗;弄蛇弄狗弄猢狲,口内各呈伎俩。敲板唱杨花,恶声聒耳;打砖搽粉脸,丑态逼人。一班泼鬼聚成群,便是钟馗收不得。”那金癞子还叫道:“快教叔侄夫妻,来拜见叔公”唬得众人站不住脚,逃席而散,莫稽也随之逃避,金玉奴独守空房。

  只因“团头”之家门第底下,金玉奴劝丈夫精研经史,不吝资费,请师募友,为的就是丈夫莫稽金榜题名,光耀门楣,莫稽可是不负所望得第升官。得第后的莫稽“只为团头号不香,忍因得意弃糟糠,天缘结发终难解,赢得人呼薄幸郎。”莫稽上任无为军司户之时,船行采石江中想起“团头”之名,闷闷不悦,哄其妻金玉奴出窗看月华。莫出其不意将金玉奴稽推入采石江中,心想另娶一官宦之女,免“团头”之名。

  幸得天公长眼,金玉奴得许公之救,将其溺水之因,婚姻之事言告许公。许公感其情,并收之为义女。天地间巧事何其多也,莫稽到淮西上任,其上司便是许公。许公见到莫稽,心想“可惜一表人才,干恁般薄幸之事。”约过数月,许公对僚属说道:“下官有一女,颇有才貌,年已及笄,欲择一佳婿赘之。诸君意中,有其人否?”众僚属齐荐莫稽莫司户。莫司户正要攀高,况且联姻上司,求之不得,便欣然接受。

  许公教夫人将此事说与金玉奴,金玉奴回答:“奴家虽出寒门,颇知礼数。既与莫郎结发,从一而终。虽然莫郎嫌贫弃贱,忍心害理;奴家各尽其道,岂敢改嫁,以伤妇节!”言毕泪如雨下。夫人感其志诚,乃是说与玉奴,夫家便是薄情郎——莫稽,莫司户。玉奴方才收泪,重匀粉面,再整新装,打点结亲之事。

  大婚之日,热闹非凡,喜气盈庭,送归洞房之时,莫司户心中如登九霄,欢喜不可形容。跨进房门时,老妪、丫鬟一个个手执篱竹细棒,劈头劈脑打将下来。肩背上棒如雨下,打得叫喊不迭,只得叫:“丈人、丈母、救命!救命!”众人方才住手,并拥到新人面前。莫司户口中还说:“下官何罪?”开眼看时,画烛辉煌,照见上边端端坐着个新人,不是别人,便是故妻金玉奴。莫司户顿时大叫:“鬼啊!有鬼啊!有鬼!”这时许公进来将其一切说明,金玉奴“千薄幸”“万薄幸”骂不住口。莫稽满面羞愧,闭口无言,只顾磕头求恕。在许公的劝说下,两人重归友好,金玉奴得美满姻缘。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这则故事出自冯梦龙《喻世明言》,莫稽得妻家之力,得第升官,却抛妻于采石江中,可恶至极。一个才貌至上,家财万贯,又是高官之义女,可见条件之优越,但此女不改其志,恪守妇道,一心忠贞于莫稽,能不让人钦佩吗?试问当今之人,与莫稽无二者,又何其多也,家存贤妻视无物,外惹狸妖祸及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