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美文欣赏 > 表哥是个“煤黑子” 美文标题

表哥是个“煤黑子”

时间:2018-09-09 21:48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杨树 阅读: 发表评论

  在山西,几乎每一户人家都能和煤矿扯上些关系,不是家里人在矿上当工人就是亲戚在矿上做事。小的时候一见到脚穿胶轮底布鞋手举着用各色炮线丝缠着枪把的链条枪在街上招摇的小伙伴,就一肚子的羡慕嫉妒。我们家是民国年间祖父母那辈人从河北逃荒上来的,孤门小户,掏空心思也找不出一位在煤矿上上班的亲戚,自然淘不到这些零碎,也只能有羡慕的份了。
表哥是个“煤黑子”
  记得村子里最早看上电视的也是在阳泉矿上当工人的几户人家。那时候,一村子男女老少一到傍晚就拿着板凳椅子的挤在人家院子里,扒头黑眼地围着一个14英寸的小黑白,高兴的不亦乐乎。有时候信号突然不好了,都会自告奋勇地上房帮忙转动天线,而且天天为看上看不上电视高兴烦恼着。
 
  我有两个姑姑,大姑很早就出嫁了,住在离村子3里路的一个山庄窝铺,姑父凭着一身好苦力,拉扯着四男四女八个孩子,生活拮据是自然而然的事。祖母一提起来就一句话:帮衬不起来,帮衬不起来。为了生活,大表哥一早就失学了,一开始给人家当小放羊的,后来矿上招工,家里人托关系,好不容易到一家乡办煤矿当上了工人。祖母知道了之后,一见大姑就数落:再没啥干的了?让孩子当个煤黑子?你这些当娘的吆!时间长了大姑都有点害怕见祖母了。
表哥是个“煤黑子”
  对于我却是值得高兴的事,我的手里从此也有了像模像样的链条枪。大表哥还给我做了一个有模有样的滑冰车。让我在同伴面前好一阵显摆。
 
  至从大表哥上了煤矿,他们家的日子也稍好了些,兄弟姐妹们的衣服也不再是千补万衲,大姑每次来我们家也不再愁眉不展了。我上初一的时候,大表哥从另一个山窝铺里娶回来大嫂,大嫂憨憨实实的样子,脑门有些大,记得大表哥和表嫂打趣说:和你嫂子出门下雨天不用带伞,躲你嫂子脑门下面就行了。惹得大家一阵大笑,大嫂也跟着乐,一点也不生气。后来他们有了三个孩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噩耗传来的时候,我上高二,煤矿瓦斯爆炸,大表哥在事故中遇难。整个人烧的不成样子了。送葬的时候表嫂哭得死去活来,谁劝都止不住她的哭。我们每个人都陪着流了好多泪水。大家伙都瞒着祖母没告诉她,她平日里老是念叨:你明孩哥咋这长日子不来看我了?我们都一直骗她:矿上忙,又当了队长了,更没空了。这是他托人给你捎的东西。
 
  自从表哥走后,表嫂一个人拉扯着孩子总不是事,大家张罗着给她找了一个男人,那人一直没结过婚,家里也没啥顾虑,搬过来一起生活,总算有了一个依靠。
 
  有了这段痛苦遭遇,兄弟们再没想过去矿上干活,有一年四表哥偷着和别人到了一个小煤矿,让大嫂知道了,硬是找到矿上把四哥拉扯了回来。
 
  从此,我们家和煤矿又扯不上一丝关系了。
表哥是个“煤黑子”
  前两年,一个小时候要好的伙伴找到我,说借我的高中毕业证用用,他在一家大型煤矿上当工人好多年了,今年合同期满,要续签合同的话必须要有高中文凭才行。他要照着我的毕业证做一个假的来糊弄一下。我问他:一线工人都要求高中学历了?他道:高中算啥?今年我们矿上新招了十几个本科大学生,都是一线工人。现在都是机械化作业了,没有知识光靠力气是不行了,不像以前,钻眼打炮,锹挖镐刨的。如今像我这样光有一把苦力气的人就只有等着淘汰了。现在安全咋样?我接着问。现在安全抓的紧,设备也越来越好了,产量高不说,很少有事故发生了。
 
  话匣子一开,他有些激动,从日常生活到施工作业,从工作制度到安全生产,从设备更新到产量产能……
 
  听着这位昔日的伙伴眉飞色舞一脸自豪的描述,我的心里也不觉有些温暖起来。
 
  假如表哥还活着,和我说起矿上的事,想来也一定会是这一副自豪的表情吧?!
 
  杨树,原名杨军红,山西晋中和顺县人,70后,热爱文字热爱生活。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守望幸福的绿萝 下一篇:拜水都江堰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