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心情随笔 > 记忆中的父亲 美文标题

记忆中的父亲

时间:2017-06-15 19:31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张爱珍 阅读: 发表评论

  我的父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家人,爷爷在父亲3岁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我奶奶的身体也不好,因为家里没有了顶梁柱。年幼的父亲不的不过早地挑起了家庭的重担。

  父亲从小很喜欢读书,但是因为家里经济条件差,他和姑姑连小学都没上完,因为生活所迫,就早早地辍学帮着奶奶在家务农了。记得听奶奶说起过,每当看到别家的孩子都能去上学读书时,父亲总是躲在一边,默默地看着,但从来没有和奶奶闹过。年仅十几岁的父亲,就跟着邻居们学着做小生意。在寒冬腊月里,凛冽的寒风把手脚都冻裂了,可是连双袜子都买不起。父亲光着脚,穿着破旧的棉鞋,去卖油条。可能是实在太困了,父亲手里握着盛油条的篮子,竟然会坐着就睡着了。

  当我1970年8月出生的时候,因为我爷爷老弟兄三个,只有父亲和姑姑两个孩子,所以家里的老人都很希望我能是个男孩子。我不知道父亲是啥想法,但是听母亲说过,当听到接生婆听到说是生了个女孩时,父亲很高兴地说:“女儿、儿子都是自己的孩子,说不定我们家的丫头,也能和男孩子一样能成为家庭的顶梁柱呢!”由于我从小就很瘦弱,吃得很少,有好吃的就能多吃点,不想吃的东西,就张开大嘴哭闹起来,直到哭地睡着为止。父亲的脾气很不好,最怕孩子哭闹,每当我任性哭闹的时候,急得父亲来回不停地走,但是从来没有因此打过我,甚至是连一句过激的话都没有说过。

  当我开始上小学的时候,父亲就在黄河河务局干临时工了。父亲是个很热心的人,办事也很利索。河务局的领导也很敬重父亲,每逢大堤上有了什么活,都让父亲找人帮着干。每当这时,父亲总是匆匆地吃口饭,顾不上喝口水,就到乡亲们家里去找人干活。在那个时候,能够干点零活挣点零花钱是件很让人开心的事情。父亲的人缘很好,从东家吃到西家,他都能进去门。用父亲的话说“是吃百家饭”。只要村里谁家能用着他帮忙时,就是自己的农活不干,他也会去和别人帮忙。

  父亲1997年生病做手术时,老乡亲们都是凑钱帮父亲住的院。1993年9月份,我考上泰安农校时,也是乡亲们送来钱,资助我上的学。这些情份,都是父亲用自己的真心换来的。当时,真是不明白人家为什么会给我们家送钱。现在,才明白了,那时因为父亲的缘故……

  父亲可能是自己没有能够读书的缘故吧,等到我和弟弟到了上学的年龄,就早早的找人家老师,恐怕把我们姐弟俩漏掉。即使父亲手里再缺钱,他也都早早把上学用的学费和书费准备好,我们从来没有受到过难为。记忆中的父亲,总是在炎热的夏天,光着脊背,皮肤被烈日晒的去了皮,胳膊上、脸上都被太阳晒得黑黑的,肩膀上总是搭着一条擦汗

  用的毛巾,一天下来,毛巾不知道要被汗水浸湿多少次。每当父亲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的时候,看到我还在灯下认真的学习,父亲的脸上都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只有我自己坚持上学,父亲和弟弟他们供我上学。每当我放学回家,父亲总是不厌其烦地问我在校学的啥内容,学会了没有。在父亲的监督下,我从来不敢懈怠,认认真真地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每当看到老师给我作业后面的评语时,父亲总是很温和地笑着。

  当我1997年结婚之后,因为是在离婆家比较远的镇上班,吃住都在娘家。昊儿生人之后,在姥姥家长到4岁,后来因为弟媳要生二胎时才去了奶奶家。那时,家里的人多,奶奶还健在,家里种了15亩棉花,父亲总是天还不亮,就已经早早地去地里修棉花了。到了秋后棉花成熟的时候,家里就忙不过来了。早晨4点半,父亲就把我和弟弟从睡梦中叫醒,让我们姐弟俩去地里拾棉花。每一棵棉花,都是父亲的辛劳换来的。每一朵洁白的棉花,都是父亲汗水的结晶。望着这一朵朵的雪白棉花,我心里都感觉很温暖。

  2001年8月份27日父亲得了急性尿毒症。一天一夜把父亲折磨的几乎没有一点力气。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为了怕拖累我和弟弟。说啥也不肯去医院。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我又大哭了一场。父亲最害怕看到我哭,立刻同意了去医院看病。转过年到了2002年3月份,父亲在齐鲁医院又查出是肝癌晚期。我们看到日渐消瘦的父亲,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让父亲好起来。心里只有心疼和着急。在父亲病重的那些日子里,我简直不知道是咋熬过来的。一听到电话铃声响,心里就吓得哆嗦。唯恐父亲不知道啥时候,就会突然离开我们。

  尽管我们是多么不希望父亲离开人世,可是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谁也挡不住。父亲的生命定格在2002年5 月7日8点50分。当我带着昊儿跪在父亲的床前时,父亲已经不能说话了,他竭力睁开无神的眼睛,想多看看我和昊儿。听母亲说,父亲从夜里四点一直在淌血,我不知道父亲是怎样支撑着,等着他的女儿来见他最后一面,也许这就是最深的父爱吧,他用自己的最后一滴血,证明了他爱这个丫头,他怕他的丫头留下遗憾!尽管父亲已经离开我们十五年了,每每想起父亲,我总是会起想父亲那消瘦的面庞,耳边总会响起他匆匆的脚步声......

  作者:张爱珍 女 47岁 单位 :山东省邹平县码头镇府 联系方式:135****7165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