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心情随笔 > 雪后思语 美文标题

雪后思语

时间:2018-12-10 12:37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丛一 阅读: 发表评论

  知道那天下雪,可与朋友约定,还是要去南山。早晨八点半,天还不亮,从窗户看去,外面已是白茫茫一片,背着双肩包下楼,出了楼门,飞雪迎面而来,直往领口里灌,我赶紧把大衣拉链往上拉,又把上面的扣子也扣上,把帽檐又往下拽了拽,这才好一些……
 
  街面上除了过往的车辆,多辆清雪车呈纵队排成一排开足马力在清扫积雪……黄色的灯光下,被卷起的飞雪洒向路边。其实,雪还在下,刚清扫过的街面很快又被雪覆盖上了,风裹挟着雪,雪紧随着风,一阵接着一阵,迎面袭来,奇冷无比。
雪后思语
  说是九点在指定地点上车,可已到点,车还没来。“肯定是这大雪耽误的。”早到的驴友们有人说道。好在晚了十分钟,车终于到了。陆陆续续又在两处停车上人,59座的大巴车就空了一个座位。领队说了:“今天能来的都是新疆儿子娃娃,说话算数,好样的。这越是下雪天越是精彩,山上的雪天更精彩!”说着,大巴车走走停停地驶出了晨曦中灯光闪耀、风雪交加的边塞都市。
 
  由于大雪封路,原定的南山苜蓿台子去不了了,领队临时改向天山大峡谷旁的沙沟。沙沟和其它沟一样,都被厚厚的白雪覆盖着。驴友们一字型排开,花花绿绿,红红点点,像一条彩练在舞动。不时有人倒在雪窝里,也有人乘机抓拍几张富有动感的照片。还有人索性张开双臂,站在雪雾弥漫的松树旁,迎着飞雪,留几张雪漫天山的倩影。因为没有带手杖,当上到陡峭的山坡时,我显得格外吃力,好在手脚并用,上一步退半步,喘着粗气登上了山坡;又因为没有带雪套,虽然穿着专业的深靿户外徒步防水鞋,但依然在下坡时雪灌脚踝,冰凉渗人。一同来的朋友让我找个木棍,我从一棵松树下折了一根干枯的树枝,拄着好多了。
 
  翻过一山又一山,过了一梁又一梁,林海无边,雪野无垠。举目望去,漫天雪花,满眼雪松。虽然天暗淡了许多,但山里的风也小了许多。在一处冬季暂时废弃的度假村一间宽敞的彩钢房里,领队说扎营了,大家伙儿哈气连天地放下背包,纷纷拿出自己的吃的、喝的,还有煤气炉、锅碗什么的,开始一顿雪天的野外用餐了。我和朋友吃着自己带的饭菜,互相品尝着各自的特色佳肴,那边有人喊着:“谁带有多的水,可以多做几锅汤饭,大家都来点儿,暖和暖和……”还没等我们去盛,这边一个又在喊:“胡辣汤……胡辣汤好了,谁喝就来盛……”“好家伙,还有胡辣汤!”“有,袋装的,现做现喝。”我扫了一眼,一个品名为“方家庄”的大塑料袋里装着一袋一袋小包装,挺精致的。我用装过菜的塑料小饭盒盛了两勺,喝了口,热乎乎的,味道挺好。主人说是从河南老家买的,马上有人问:“网上有卖的吗?”回答:“应该有。”说着,大家伙儿你一“碗”我一“碗”,一边吸溜着一边说:“这出来吃‘百家饭’就是香,在家哪有这胃口?”
 
  补充了食物,增加了热量,顺着一条大道往回走,大家的劲头大了许多。走到一半,有人说:“等于我们走了个小环形。”
 
  我望着刚才翻过去的大山,看着满山的白雪,真的走了个环形。我们又回到了原点,汽车就在那儿等着。山里的雪已经停了,可当我们两个小时过后,在早晨上车的地方下车时,天上又飘起了雪花……蓦地,我看到满地的雪呈现灰黄色,朋友说,是清雪车扬起来的吧?我还信以为真,可当我看到公交车顶上,人行道旁,小区院子里都是一层厚厚的灰黄色的雪,我有点蒙了,这天上真是下黄雪了?回到家,我先是收到这样的微信:“因吐鲁番的热空气由于高气压的原因卷着库木塔格沙漠的沙子到达乌鲁木齐后和从西伯利亚方向过来的寒潮相遇了,雪中带沙,沙中带雪,缠缠绵绵绕天涯。”后来,我又收到这样的微信:“官方回应:根据检测,因浮尘天气,乌鲁木齐城区在今天上午出现‘黄雪’现象。这浮尘并不是本地产生的,而是‘外来户’。今天清晨,乌鲁木齐上游的克拉玛依出现8级西北大风,由于当地没有出现明显降雪,地面沙尘随风而起。随着大风持续,上午浮尘开始南下,飘到首府上空,加入到降水云团之中,并随着雪花飘落而下,因此地面积雪呈现黄色。乌鲁木齐的大雪——提拉米苏。”好家伙,大冬天的刮起了沙尘暴,真是少见!可在今冬的乌鲁木齐,已是第二次了……何况早晨我从这里出发,到了五十多公里外的天山深处,雪还是白的,半天过后,回到首府,雪怎么就成灰黄色的了?
 
  第二天,我在一个旅行者的公众号上看到这样一篇文章:雪是白色的吗?文中说道:“如果要问雪是什么颜色?不由分说回答是白色。‘雪白色’是中国话语里的一个标准词汇。然而,今天新疆许多朋友们发出的图片告诉我,雪不一定是白色的……它居然可以是灰黄色!”……我又看到有人在微信里说道,克拉玛依在冬季遇到了47年以来的最大强风,把准格尔盆地的沙土卷起,随着冷空气铺天盖地涌向东方……我惊诧,此时的北疆不是已经白雪皑皑了嘛,怎么会有沙土?
 
  又过两天,又是一场大雪落下,这次好白呀!我暗暗思语:“雪,就应该是这个颜色,洁白,干净,滋润……”
 
  作者:丛一(王波)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河南西路2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挨骂一顿也划算 下一篇:看不见的桥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