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一根杏核项链 美文标题

一根杏核项链

时间:2014-09-15 08:54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暮千雪 阅读: 发表评论

  女人,第一次来戈壁滩,是在几年前。

  临行,同事和姐妹们好奇加杂着祝福:“多带点军营的照片,我们没机会去哦”,“别忘记带有特色的礼物,幸福让我们蹭一点味喽。”……也有说:“考察一下,不理想立刻回头,别感情用事,那是一生的苦与乐啊。”

  女人,兴奋的坐上了西行的列车。大漠,那是她的向往啊,素有艺术情结的她对西域风情早就心驰神往。

  西北某小城的火车站,站太小,只有2分钟的停车时间,很多列车都取消了这个站口。一个年轻军官神色复杂的孤立在安全线内,忐忑,焦灼,混杂着欢喜。

  终于,一列长龙鸣叫着停下来做短暂的喘息。

  嗨,这里,还不来帮我拎东西哦。纤细的女子跳下车冲犹豫不前的年轻军官挥手,爽朗毕现。

  年轻军官立时抛开纠结的心思,憨笑的跑向女子。

  在通往戈壁滩的班车上,好奇的欣赏沿途景致的女人,全然没有感觉到男人的忐忑不安。

  这是经同学介绍的第四个女友了。每个交往,电话与信里都一往情深,可一来到这戈壁孤岛,都借口不一的离开失去音讯。前车之鉴昨日之伤令年轻军官都不敢再妄投热情。这次,会不会是个意外?回想站台上女子毫无芥蒂宛若家人的招呼,男人心里泛起一缕憧憬。

一根杏核项链
一根杏核项链

  终点站是小号的一排旧陋的平房,站在杂草丛生的所谓的临时来队的家属房前,女人才恍然回到生活中来,她微微的皱起了眉。

  此后的几天,女人时而被新鲜感支撑着,幸福的与男人流连在戈壁滩的空旷中,时而因为生活的不方便而苦闷,再以后,女人的笑容明显的少了,心事多了。她想,这个暑假那些姐妹又该在哪里享受丰富多彩的假日生活了?想父母,想都市的喧嚣,甚至想菜市场那水灵灵的菜和新新鲜鲜的水果,哦,算来,来了半个月只吃过一次水果,那些最寻常不过的东西在这里竟然身价飙升成难得一见的珍品。

  当男人上班时,女人只能一个人在戈壁滩上瞎转,天,再蓝的清彻,也看够了,大漠的辽阔映衬出的只有荒凉和孤单,那种寂静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生的气息。

  于是女人开始有了沉默,然后有了烦躁,有了想走的念头。每次女人发牢骚嚷着要走时,男人只是呵呵的憨笑,笑毕,就是沉默,女人便无理由发泄心中的郁闷,对于男人她也实在有些不舍。

  那天晚上,男人上指挥所了。女人漫无目的在的营区的小路上走着,刚立秋的八月,夜空繁星点点,草丛里居然开始有了虫的呢哝,时而掠过的风也稍微有了凉意。女人孤单的走着,心里在做着最后决定。

  走?留?留?走?女人思索的很疲惫,最后铁定下心:我只是个凡俗的女子,要的东西也是很普通很实际,而这里实在是需要精神境界高的男男女女,我做不到。

  女人拿定主意沿原路返回宿舍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不能犹豫,明天就走,否则,否则在男人的沉默中又会改变决定。

  夜很深了,男人急匆匆的脚步步声穿过走廊。然后砰一声就推开门,气喘吁吁的的扳过女人的肩兴奋的问:“你猜我带什么给你?”女人淡漠的看着男人,男人抓着女人的手一起伸到自己的军装口袋:“你摸,摸到没,是什么?呵呵”,女人触到的是一枚圆圆的鸡蛋大小的水果,男人掏出那枚水果小心翼翼的捧到女人面前。

  是一枚杏子,黄里透着红,依稀可见当初的娇艳诱人,只是,此刻已明显的不新鲜属于次品了。

  女人并不惊喜,出于礼貌淡淡的问:“哪来的这宝贝”

  “一个战友休假回来带的,只是路远坏了不少,挑出了几个,我们在休息室的人刚好一人一个,他们都吃了,我找了个借口溜出门装在口袋里了,他们说挺好吃的,我说就是哦,酸酸甜甜的,其实都快两年没见过杏子了,快尝尝,好吃不?”

  女人拈着这枚杏,仔细的端详着,然后抬眸审视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一脸的憨笑,一脸的幸福,一脸的期待,浑然不觉一种伤害即将面临。就那一瞬间,女人感觉到某种东西哗的奔流出来。

  隐隐的痛,隐隐的内疚,隐隐的怜惜,隐隐的爱啊,亲爱的,做为一个大男人在分吃一枚杏子时都想到了带给女人,如此的男人让人怎生放得下,又怎忍心去伤害?自已待了几天就要逃离,那么他呢?他又是如何忍受着日复一日的寂寞,如何在这物质稀缺的地方捱着时月,如何把一腔青春的豪情化作沉默?

  女人突然理解了男人,理解是因为爱还是理解本身就是一种爱,这已不重要了,只是理解后的那种心疼让女人捧着那枚杏子泪水扑漱漱的淌了下来。

  男人慌了神,笨手笨脚的拍打着女人的背:“不哭哦,不哭哦,有机会回内地给你买最新鲜的吃,不想吃就扔掉吧。”说着男人就去拿女人手中的杏,女人闪开嗔怪说:“傻瓜”,然后就破涕而笑了,男人一头雾水的又呵呵笑几声。

  那枚杏子,最后让男人和女人分吃了,他一口,她一口,她看着他认真的品咂的样子心又莫名的酸楚一回。

  第二天,男人上班走了。女人把悄悄收起来的杏核拿出来,找来一根小钉小心的在杏核柄凿了一细小的眼,然后用一根红丝线穿上。

  如此,女人就多了一条杏核项链。

  她没告诉男人,只是将其收进了旅行箱,她知道即使告诉男人,男人也只会呵呵的笑,女人心思他大概永远也不会明白。

  假满,女人返回,她没有任何礼物带给姐妹和同事,她只讲了大漠的辽阔,苍穹的旷远,她不想让荒凉破坏了她们的憧憬,最后她讲了关于一枚杏核项链的故事,这根项链在姐妹们的手中一一传看过,有理解有不屑。

  女人不做任何解释,她很幸福的将这根杏核项链收起来说:“这,是我一生的至宝,等将来有了孩子,孩子长大了,我会讲给他关于这根项链的故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