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路边铲草 美文标题

路边铲草

时间:2018-07-19 13:15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王泽珠 阅读: 发表评论

  早上起来,吃了一个饼子,再喝一碗开水,且算把肚子安顿,于是,肩掮着一把铁锨踉踉跄跄地出发了。
 
  城市的早晨,天空总是薄雾弥漫,一轮曚昽的日头偷偷地钻出云层,不时地会撇下一抹灿晖来,也并感觉不到有多少煦意相萦。一阵泠风横扫颜颊,耳稍还是隐隐作疼。故而,视着天色不佳,我便预先穿上棉衣,戴上娃娃戴的那种小毡帽,足足步行了二十分钟后,这才至达铲芜草的地方。
路边铲草
  一起干活的有七八个人,而我和我的方下哥,则做着极累忒脏的活节。这路边一人深的干草处,铁锨一插进,陈年积攒的土尘就瞬间罩于眼前,若接二连三的用力砍去,此埃气准能把整个人湮没里头,那一刻,呛得人是鼻里嘴里尽沾土尘,不得不要停下来咳嗽几声而啐口痰的。活干累了,两个人小憩阵儿,他点燃一支自卷的缩头汉烟,坐在一块石头上慢抽着。我不抽烟,依旁随意蹲着,此茫然的目光自然会落在络绎疾驰车辆上,或极想把每辆车的牌号徒劳无功地记于心间。
 
  蓦地,眼前飘逝一个骑摩托的小伙,那后面还携着一个靓丽的姑娘,或自己被受惊吓,所以,那两只芊指把那男的的腰间紧拢于自己的怀中,且盈颜间呈出幸福的笑容,让人颇感歆慕而已。城市里的小伙姑娘就是潇洒黏人,那还像我们农村,拉手一下竟说是害骚,一辈子夫妻做老了,竟还没风流的亮个相,窝囊的。唉,动身吧,享享眼福就行了,你看人家女孩数遍,可人家却把你却正面不视,裹成个土样的人,看了你还不弄脏人家的嫩颜哩。便如此,那路过的女孩总是斜着身也捂着唇走过的。
 
  然而,刚把铁锨拿在手中,还没有来的及铲草时,老板的车猛地刹停于眼前,“今天能干完吗?那眼睛睁的忒大,分明就是心存愤懑,”随着话儿,“吱”的一下,一道烟开走了。看那个眼势,忙起身干起活来,一团如雾的尘气,把我俩再次裹于其中。不知不觉的,还未到十二点的时候,又肩掮着铁锨开始返途,怕是到的迟了,没饭还没汤的,仅得干馍凑合。
 
  这时,天色已稍有好转起来,飘渺的零云也褪去一些,灿阳高兴地探出了头,不得不使人解开纽扣,或为了揽一怀暖暖的热气。一介瘦影儿,于茫途中飘曳,竟不知家中的她在干嘛?焦虑之余,遂而拨通了电话,迟等稍许,是小女儿接的,简短的寒暄之后,也就挂了。得知她还在家里没有上学时,我这心里甚为难受。于同龄者而言,离学校近的,人家或早已上学一年了,最起码也能把那几个阿拉波数字学会,不像咱的娃……或甭谈念什么幼儿园之类的话题。恍惚间,我怅然了,且心里默默喟叹:路,再坚难,也要坚持走下去。因为,你的命运,你的悲哀,总不能让你的下一辈而重蹈覆辙吧。
 
  人生就像像小姑娘跳方格一样,走进一格,就得拼进第二格……乃至如此,生活才会灿烂。虽然于众人的眼里,你只是一介无名小卒而不能受人青睐,但你毕竟是你,无人替代,阳世间本只有一个你,绝不能重复。是你选择了生活,而不是生活选择了你,既然命运让你委屈三分,也别怨恨,自卑,只得你再用力一点,得撑起这座用爱垒起的小屋。但若你一击而坍,那你最疼爱的家人与孩子由谁来保护呢?
 
  想着想着,恍然间,我又回到自己的陋寮中。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