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孤独的鱼· 美文标题

孤独的鱼·

时间:2018-04-08 15:38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雄鹰于飞 阅读: 发表评论

  这是一条红鲤鱼。
 
  应该是四五年前了吧,家住单位边上的一位同事给自家的鱼塘年终清塘,捞起来整桶整桶的小杂鱼,都手指般大小,预备稍作处理,即拿去加工制作成喂猪的饲料。这些小杂鱼多是红鲤鱼,在桶的面层有些还能蹦啊跳的,红艳的可爱。我就叫她视鲜活的给我捉几条,放在尼龙袋里,倒些水进去,待我下了班,就拎着倒在我家门口正冬闲着的一口荷花缸里。我想,在让这些小东西供我玩赏之前,应该算是我先救了它们一命的吧。
 
  倒进荷花缸里的鱼竟有十几二十来条。我笑了,这也捉弄得太多了点吧?但见倒了缸里之后,鱼儿们挤挤撞撞,满缸的闪红烁黄,我真开心极了,忙叫正在厨房烧菜的妻子来看。她说,好看,但太多,怕养不长久。我说且养养看吧。
 
  应该是严冬,鱼们既可以少摄入也会得少消耗的缘故吧,除了原先脱了鳞、受过伤的几条渐次翻身沉底之外,鱼儿们大都竟都活到了开春。
 
  当莲荷的尖叶出于淤泥濯于清涟而开始露于水面的时候,鱼儿也成对成双甚至成群结队地在水面上翻白了。我既痛惜于它们的死,却不知所以,竟无能为力。内行的人说,这是因为缺氧又缺食,但我得知迟了,鱼儿终于只孑遗了两条了。儿子说,其实这么大缸,栽着莲,养两条小红鲤鱼才是相宜的。
 
  啊,我的小红鲤鱼。
 
  缸里水中莲荷的茎杆渐渐的成丛,水面上的叶也一张一张地顶起、铺张开来,如穹如盖,脆黄嫩绿,而双鱼在其中,看这情景,颇要使人记起古时的一曲乐府歌辞的:
 
  江南可采莲,
 
  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
 
  鱼戏莲叶北。
 
  很多时候,我们的古人的情思是很与现在的人们相通的。
 
  有一天清早,当我起床打开客厅的玻璃门的时候,忽然看见有两只花猫正人立而用前爪一爪扒扶在荷花缸的缸沿上,一爪向前作探水状。啊,好一幅双猫戏莲图!我正叫妻子来看呢,猫们却悻悻的跑开了,跑时三步一回头。我说可惜了,妻说,什么双猫戏莲,不要是二猫捞鱼哩。我的心一动,赶紧趿了鞋窜下台阶。
 
  花缸里的水混,已看不清鱼的在与否,伸手入水,更增加了水的混浊,鱼又哪里能够摸得着?查看缸外,则见缸边的地上有一小滩水渍。
 
  啊,我看到鱼鳞了,几片绯红的鳞片,嵌在铺垫的砖的缝里,细小而薄,挂着血丝,闪闪的,多象是一双绝望的眼睛,正向我哭诉之前的无助。
 
  我愤怒了。回首,看见逃去的那两只猫,此时还双双待在园子外的竹丛里,而眼睛正正视着我。我拔起拖鞋就向它们扔去,“该死的猫!”
 
  待水稍清了以后,我却看见鱼了,背上落了泥尘,呆呆地,定在缸中的淤泥上,莲荷的茎杆之间,但只是一条。
 
  我的这一条鱼儿,经历了失水、失群、失偶,终于孤独了。
 
  从此,它在孤独中度着春,度着夏,度着秋,度着冬。但它又终于活着,活过一年,又活过了一年。虽然它的身体至今仍然如初始时的孱弱,但它清癯的头面所现示于人的,多么象因为积久的寂寞的磨砺而沉淀了智慧与深刻的老人。
 
  孤独是它的不幸,但它的耆硕却是很多的鱼们企而不能及的。
 
  我想是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