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儿时记忆之番薯 美文标题

儿时记忆之番薯

时间:2017-09-26 19:08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马永春 阅读: 发表评论

  每次在酒席上看见“五谷丰登”这道菜,看见那些煮熟的玉米、芋头、花生、南瓜,尤其是紫薯,心中就想起儿时吃番薯时的甜蜜回忆。
 
  在70年代初,那时购买粮食要购粮证和粮票,我们平湖这里在秋季时粮站会供应番薯,那时凭一张购粮证和1斤粮票可以购7斤番薯,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若你有再多的钱也是购买不到物品的。所以那时粮站贴出凭证限量供应番薯的告示后,大家都奔走相告,那时年少,兴奋的我是草草的吃了午饭(点心)后,大家一起提早一小时去排队购番薯。
 
  拿着口袋,哼着样板戏,那是好像特别喜欢《杜鹃山》中柯湘的“家住安源”,三步并两步的到了西小街方桥堍的粮站,哦,排队的长龙已经从粮站延伸到西小街上,看来还是来晚了,人家的小孩比我们还早,接下去就忧心今天是否能买到番薯。下午,一点粮站开始出售,看着排在前面的同龄人背着番薯出来时,那个羡慕劲现在已经无法表达,心里也只有暗暗的下决心,下次再提前一小时排队,到时那就只有你羡慕我的份。
 
  那时排队的次序很好,鲜有人插队。很快的轮到我们,把购粮证、粮票和钱交给售货的阿姨,就可以去拿番薯了,因为是限量供应的,大家的分量是一样的,在称好重量的一小簸一小簸中,挑了一簸上面有一个大的番薯的放进口袋,然后就快步的回家了。
 
  那时第一种想吃番薯的方法是将番薯削皮,然后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煮番薯汤,放上糖(那是要用糖票才能购买的),那绝对是甜津可口,那甜蜜的味道至今难忘。但由于糖少,大人们那时最多的只能做一次,给我和妹妹们解解馋。最多的是连皮煮,这样就可以将番薯当饭吃了,因为番薯毕竟是用粮票购买的。但我们却有最好的吃法,在灶上烧饭时,多放一些木头,等饭煮好了将精心挑选的几个外形小小的长长的番薯放进灶里,将番薯放在烧红的木炭下,我们叫“煨番薯”,10几分钟后,当用火钳拿出这几个外表灰黑有些烤焦的番薯,用手掰开,金黄色的番薯飘者热气,一股香气扑面而来,吃一口,那味真是回味无穷,至今难忘。
 
  现在每年在乍浦看见有烤番薯的,虽然味还是那样香,但已经没有儿时的那种急切拥有并饱尝的感觉,因为那种香、那种情、更有那充满朴素的感受只属于哪个特定的年代,无法复制。只有留在那儿时的记忆-----足足的、满满的、盈盈的。
 
  2009年,我第一次到湖北汉口,在集家嘴的白马商城前,看见小贩挑着担,在出售一种白色的上面有裂痕的水果,用木签签着一块块买。像我们这里零卖哈密瓜、菠萝那样,我问湖北的同事这是什么水果,他告诉我那是地瓜。啊,在我的知识库里,番薯就是地瓜。地瓜就是番薯的别称,原来这就是地瓜,一种可以当水果,可以生吃的又可以当蔬菜的植物地下茎。买了一块白色的地瓜,吃一口,脆脆的,水水的,爽口又不甜。真的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感叹的是自己的渺小和自大。
 
  愿儿时的我所拥有的纯真不要被成长后的老成所代替,而是同时拥有。我能实现这愿望吗?我想能!!!
 
  马永春,男。浙江平湖人。1987年毕业于浙江广播电视大学管理工程系。一直在国企、私企做管理工作。2008年开始,在国内做工厂直销,到过四川、重庆、湖北、河南等许多地市县。观各地不同风俗,品世间风土人情。现居住在平湖市乍浦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再见了,张家口 下一篇:秋雨情思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