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守株待兔"在棉田 美文标题

"守株待兔"在棉田

时间:2017-07-22 18:27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王卫东 阅读: 发表评论

  晚饭后,我陪着女儿外出散步。转过单元楼,我们来到一片狭窄的棉田前。棉株绿油油的,长势茂盛,每根枝桠上都开着淡黄、粉红、白色的花朵,棉株最底部侧枝上已长出青青的棉桃,我招呼女儿过来观看。她们一副好奇的模样,第一次见到棉桃,小女儿甚至拿手轻轻抚摸一下,我也随着女儿的动作又回到往昔的种棉、摘棉场景里.....

  上世纪八十年代,家乡还是个普通的村庄,全村人均2亩地左右,以种植棉花、小麦为主。勤劳朴实的乡亲们春天起就开始侍弄棉花:首先深耕细作整理好土地,清明过后气温稳定,开始棉花播种,多是地膜覆盖,为的是提高出苗率和减轻病虫害发生。幼苗在薄膜的提温和呵护下茁状成长,农人们开始忙碌起来,给棉苗放风、除草、施肥、捉虫,棉花在主人的精心管理下迅速成长。到了夏天,整个田野就是一片绿油油的地毯,棉花株株硕果累累,积蓄着秋天盛开的力量。大家在棉田里不知疲倦地行走,打顶,摘边心,去除争夺养分的旁枝侧芽,最后再给棉花喷洒一遍叶面肥料,就等着秋后的采拾。

  而最令乡亲们激动的则是农历七月十五左右,采拾新棉的时候。这时,天气依然炎热,雨水不断,在棉株最底部的棉桃耐不住寂寞,率先裂开了嘴,露出了白白的躯体。虽然它的品质稍差些,甚至碰上阴雨天,躯体被侵蚀的发霉变质,但在主人眼里仍是惊喜和感动。从播种管理到收获接近大半年的时间,农人们从不吝啬自己的体力和时间,把一颗颗嫩绿的棉苗养成了一片根深叶茂,含苞吐蕊的棉田,个中的辛劳他们最清楚。当看到丰收的果实展现在眼前时,乡亲们能不高兴吗?家乡俗语说的好:七月十五定旱涝,七月十五拾新棉。七月十五还是鬼节,家家户户要去祭奠先人,谁家要是有长辈离世,都会在亲人入土安葬时,在其坟上众多后代一人手里拿一把棉花,虔诚地埋在土里,让逝者感受到棉花的温暖和土地的温度。

  真正收获棉花的时候,在中秋节左右。那时棉田一片洁白,映衬出蔚蓝的天空。南去的大雁、燕子排成队,在空中向棉田行注目礼渐渐远去。乡亲们男女老少齐上阵,赶着牛、马、驴车,人人扎上包袱,在洁白的世界里用勤劳灵巧的双手采拾棉花。不一会儿,家家田间地头就堆起了一座座棉山,接着装车运回家晒干择净,相邀去棉站出售。一辆辆缓慢移动的畜力车载着满满的新棉,成了我心中永远珍藏的画面。

  丰收的年份,并不总是喜悦不断,也有忧愁相伴。记得有一年棉花大丰收,而棉站却限量收购,给每家每户具体指标,结果家家棉花堆成山,里面甚至都生出了小老鼠。到后来又开始捆绑销售,卖多少棉花,必须买一定数量的卫生油、棉籽饼、化肥票,当然是直接从棉款里扣除。

  我小学刚毕业那年,在一个秋老虎发威的午后,跟父母去地里拾棉花。父母头戴凉席帽,不惧炎热,腰上扎着包袱,双手左右开弓,娴熟灵巧地采摘棉花。我在后面磨磨蹭蹭,一只手扶住棉棵,一只手笨拙的一朵一朵地采拾它。母亲笑着对我说:“傻孩子,念书都快念成书呆子了,不用一点一点的去捉,伸出手五个指头一齐动,这样就能拾得又快又干净。”我在母亲的指导下,慢慢熟悉了拾棉花的技巧。我在棉田里走了一个来回,腰上的包袱渐渐有了重量,手指被棉桃壳刺出了肉刺,汗水直往眼里流,渍得眼睛酸痛难耐。好在地头边有一片槐树林,里面有个多年取土形成的浅坑,我索性把包袱放在地上当枕头,躺在落满树叶长满杂草的土坑里睡了起来。不知睡了多久,醒来一看,哎呀!好事来到我的头上了!只见一只肥硕的野兔倒在我身边,我揉揉眼仔细一看,这只野兔的一条后腿被猎枪打断,地上流了一滩血,我伸手摸了摸野兔,它的体温还是温热的,刚刚死去不久。我不知道野兔什么时候,拖着受伤的腿跑到我的身边,课文里学到的“守株待兔”的故事在我身边真实上演了。我高兴地招呼父母过来观看,二老只顾忙碌着拾棉花,没注意我偷懒在地头睡觉,看到我的意外“获利品”,他们笑了,说今晚有好菜了。

  回家后,父亲支起铁锅炖上野兔,香味飘荡,邻居陈叔领着儿子刚来我家串门。父亲沏上茶,拿出瓶劣酒,舀上碗兔肉同陈叔喝起来,我同刚吃了个肚滚圆。那顿美食一直在我记忆里留存。我没有期盼守株待兔的事情再次降临,父母一直在地里劳作,靠微薄的收入供应我读到高中毕业。邻居刚小学毕业就开始在社会上闯荡,购置了铲车,招揽工程,在老家小树林里开了农家乐饭店,生活红火一时。可惜,他或许存有守株待兔的心理,一时头脑发热伙同别人劫获他人财物,最终身陷囹圄。父母家人爱恨交加,生意停了,父母心操碎了,孩子们缺少了父爱。那个当年比我小几岁的纯真少年去哪儿呢?

  后来我陪父亲多次到油棉厂卖棉花,排队验级等候好长时间才能拿到棉款。我看着 单据在地上又验算了一遍,发现了差错,油棉厂少给我家算了钱。父亲又去找当事人,终于把辛苦钱找了回来,一路上父亲直夸我书没有白念。从那时起,他再苦再累也供我上学读书。有时从学校回家看到父母在田间劳作,看到他们那劳累的身躯和沧桑的面容,真想帮一把,而父母总是说家里的活你不用操心,好好读书就行。惭愧的是我高中毕业未能考上大学,辜负了父母的期望。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父母都老了,接近古稀之年。家乡的土地现在大部分租赁给了几家大企业集团,企业每年支付给我们租赁费,只有极少数零散的土地被几户人家小心地侍弄着。因为面积小了,今年他们种上了棉花、玉米、谷子、花生、地瓜,还有在自家楼前精心种植的时令蔬菜,仿佛为远离土地的人们留点过往的记忆,但愿这些眼前熟悉的画面能永存人们对土地的敬意。望着这方小小的棉田,载有我意外惊喜和辛勤劳作的那副往昔棉田画卷,正在心中徐徐展开……

  邹平县远华面粉有限公司:王卫东,150****0946

  邹平县韩店镇经济开发区西王大道323号

  邮编:256209

  作者简介:王卫东,山东邹平人,滨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门口的猪圈 下一篇:看海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