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土瓦房里的故事 美文标题

土瓦房里的故事

时间:2017-06-04 14:11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王卫东 阅读: 发表评论

  弟弟属马,今年刚入不惑之年。

  植树节时,我在老家院内外栽植了十几颗杨树。妻子说:“趁麦收前这段时间不忙,下班后你再浇浇那些树,它们好不容易活了。”我来到老家,看到院子里长满了杂草,一地野生枸杞,老香椿树周围又生长出好几棵小香椿树,有的在墙角根,有的在院子中央,处在一些杨树和梧桐树的包围中,顽强地生长着。

  土瓦房是弟弟出生那年盖起来的,如果它有岁数的话,跟弟弟同岁,是一座不算太老的房子,是一座属马的土房子。那时我刚刚记事,印象中秋天里,爷爷和父亲找来左邻右舍的乡亲们来帮忙盖房。大家唱着夯歌,提起木棍、绳套,夯石被高高提起,又迅速落下,一夯夯打牢地基,接着开始摆弄一些粗重笨拙的石头,锤敲钻凿锻打出合适的形状,放到地基上,便构成了房子的根基。一块块厚重的土坯块,一层层紧紧地靠在一起,没有现在的黄沙水泥黏和,却也结实无比,墙体垒平了口变成了山尖状,然后排列好房梁、檩条,合上瓦,一座土瓦房就落成了。

  土瓦房四周地势低洼,父亲和二姑推着小车从别处运来土,一车车土把房子周围地势填高。我们兄妹三人都出生在这个院子里,院子西南角有一块刀把子样空闲地。它左面是老家的南邻,右面是西邻,他们盖房比我家早,余下这块空闲地,当时村里就划到我家院子里。西邻是本家族的一位大伯,他家厕所紧挨着空闲地,只用一些树枝杂物替代院墙与空闲地隔开,父亲没有把西南角的这块在自家院内的地独自占用,只是堆放些树枝杂物,这块地带成了鸡的领地。春天老母鸡孵出小鸡,母亲又赊上一些小鸡,老母鸡领着小鸡在空闲地里刨食捉虫。秋天小鸡长大了,我最喜欢到空闲地里拾鸡蛋了。母亲煮熟分给我们吃,弟弟最小,总是分得最多。我和妹妹争着喂食弟弟,有时骗他抬头看天上的鸟儿,然后偷偷吃一口鸡蛋,走“后门”到了我们嘴里,父母农活收工回来,弟弟只喊饿,母亲在爱怜、忧怨的眼神里看透了我和妹妹的心思……

  秋天庄稼收获了,院子里堆满了带皮的玉米棒槌、大豆、棉花、地瓜等农作物。吃过晚饭,院子里忙碌起来,父母忙着剥玉米、洗地瓜、切地瓜干,我陪着干点活儿,而妹妹弟弟早已进入梦乡。记得弟弟小时候,叔叔在大门口用一辆父亲自己做的儿童摇车,推着弟弟来回上下坡玩耍。我的几个小伙伴也跟在叔叔身后,轮流推弟弟上下坡,叔叔当时是孩子王,他许诺给我们:谁推的华东(弟弟的乳名)时间长,次数多,我就给谁花糖吃。伙伴们也许是受了花糖的诱惑,更是年少时的单纯好动,弟弟在大家一次次不知疲倦地上下坡跑动中,乐得手舞足蹈。伙伴们玩累了,在大人的呼唤声中各自回家吃饭了。叔叔在一旁笑了,他们忘记讨赏了,我却永远忘不了那时的欢乐时光。

  小学时,我学会了骑自行车。母亲吩咐我去代销点称盐、打酱油、醋。我从院子里骑上自行车出大门,一路下坡不用蹬脚踏板,车子就一路溜向代销点。返回家时,到门口从车座上站起来,双脚用力猛蹬踏板就骑进了院子,母亲嗔怒我要注意安全。我读初中时,第一次离家到外村上学,骑着自行车带上一筐干粮上路了。高中毕业后回家务农,结婚生子,为了照顾弟弟我把结婚时住的新砖瓦房留给他,自己又回到跟他同岁的土瓦房居住,父母和弟弟则搬到了新砖房。当父母开始搬老家里的东西时,我感觉心被掏空了,屋内空空的,土褐色的墙壁上露出了我当时刚上小学一年级时写在上面的汉语拼音,粗粗的铅笔印,歪歪扭扭的符号,有几个还写反了方向,正如此时的我心里有些伤感迷失方向,等到把自己的物品摆放到屋内时,房间又狭窄了一些。父母、乡亲们开始离去,妻子要到娘家那头处理门诊事情,空荡的院子只剩下我一人时,一种短暂的孤独感涌上心头,强忍着泪水没有流出来。

  孩子小时候,我在银行工作了 六年,单位需要经常值夜班,爷爷奶奶便搬过来跟妻子做伴。搬家时叔叔一脸得不舍,眼中似乎含着泪,父母跟自己生活了许多年,要到侄子家里去,他怕被不知真相的人笑话,以为跟父母闹矛盾,撵走了父母。爷爷奶奶搬来后,爷爷清晨早早起床,打扫院子,奶奶帮着照料孩子.我和妻子种着十几亩地,养了头小母猪。母猪下了好几窝小猪仔,女儿就在猪圈门前看一个个胖呼呼、粉嫩色的小猪仔,用手揪它们的耳朵,还学着小猪叫的样子。邻居来串门逗女儿玩乐说:“孩子我逮你家个小猪,要个最胖的,行不行?”女儿听了直摇头,说:“逮哪个也不行,每个小猪都是我的好朋友。”爷爷、奶奶、邻居听了都哈哈大笑,院子里充满了欢乐。老母猪下了好几窝猪仔,有三、四十头,等到小猪育肥出栏时,老母猪也老了,我只好忍痛低价把它卖掉,女儿心疼地掉下了眼泪,我的心里也不是滋味,毕竟这头猪陪伴了我好长时间,它是我家的财神,跟父母刚分家开始单独过日子时,就是这头猪繁衍了几十头后代,为我带来一笔固定丰厚的收入。

  1998年5月,我离开了工作单位,不用值夜班了,爷爷奶奶又回到叔叔家。村里的土地开始被附近的企业租用,我进入了现在的公司。村里统一规划楼区,我报名盖了楼。搬到楼上后,老家院子一开始租给在厂里上班的年轻人,后来老村水位下降,老家院子里的水井不上水了,院子就慢慢闲下来,安静下来,我在院子里栽满了树。此时当我打开门锁,用邻居家的深水井浇了一遍树,看到院子里墙角根的杂草长得旺盛,它们不嫌弃孤独荒凉,耐干旱,只要一场小雨就成长起来。我拿起锄头除掉了它们,想还小院一片整洁温馨。老村已列入棚户区改造计划,镇上新建的万人社区正忙碌着盖高楼,估计老村居民明后年即将搬迁至此。每晚我到学校门前接孩子,爱到附近的居民广场转转。那里有许多人在散步、跳广场舞、听戏曲,东边就是灯火通明的万人社区工地,塔吊林立,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再想想老家低矮破旧的土房子,两者在我的心头不知怎样安放才算平衡?就这样别了吗?陪伴了我四十年的土瓦房,你若是匹老马,该会识途吧,但愿你能陪我在梦境里慢慢回忆属于你我的每一个故事。

  邹平县远华面粉有限公司:王卫东,150****0946

  邹平县韩店镇经济开发区西王大道323号

  邮编:256209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