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像大夫树一样从容 美文标题

像大夫树一样从容

时间:2016-12-16 20:49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栾树,俗称灯笼树,也叫大夫树。

  我更喜欢叫它大夫树,因为它的高大,因为它博爱的情怀,更因为它的从容。

  大夫树的高大并不像黄帝陵园里的翠柏那么伟岸,也不像上清宫里百年杉木那么挺拔;他既不像黄山青松那么冷漠,也不像天门山瀑布下的翠竹那么清瘦。他高大得没有岁月的苍伤感,他挺拔得没有被压抑的距离感;他丰富却不冷漠,他修长却不清瘦。他是位翩翩君子,既像古代的士大夫,又像现代儒雅的学者,仿佛是身边一位极富修为而谦和的中年男子。

  百花齐放、桃红柳绿的春天,他在明媚的阳光下舒展自己的身体,借来春风熨烫身上每一片的新叶。他是精致的,他的精致是一种习惯,是从月晖中传承的清阕,从大地中汲取精华而丰满了自己,从雨露中吸纳水份而丰富了自己;他是饱满的,他饱满而内敛,太阳下普通得没人发现他的高贵,朗月中没人去感慨他的渊博;他是谦和的,谦和得走在他的身边却感受不到他的荫护,只有,只有离开他的时候,才会觉出心中丝丝的落寞。清风里,他不像桃树那么多情;疏雨中,他不像柳树那么矫情。他丰富得让人想要解读他,走近他……

  春天的大夫树还在我的心中,还在我的眼前。好在,厅中几案上的水仙花又开了,它淡雅的清香挤进我清冷的书房中,塞满了我的心扉。是啊,水仙花都开了春天就不远,明天不就是春天吗!

  今年,江南的春天很长,长得无须记忆;夏天很短,短得来不及回味。

  那个炎炎夏日的正午,我驾车归家。车子使劲的缓缓地行驶在小区外东湖大道上,车轮碾压着柏油路面,软软的感觉就要被粘住似的,车轮下不住地传来令人心慌的“吱吱”声。或然,左边东湖湖面反射来一束白光,它透过树的空隙照得我头晕目眩。我不由地望左看看,一溜高大的大夫树,他们整齐而悠然地伸向路的尽头。一颗颗树冠上,一摞摞嫩黄色的如柳芽那么清新,花非花,叶非叶的东西密密匝匝地缀满枝头,把青翠的绿叶也遮住了,甚是葱茏。仿佛间,我以为走向了初春的柳。林荫下不时的有人驻车,我不愿挤进小区内的停车库,却窥见林荫下长长的树荫,于是情不自禁地停车了。

  我不敢抬头,怕那帜白刺目的烈日。我低头,轻轻浮动的琉璃疏影便映入眼帘,层层叶儿的影子叠嶂着,依着挨着,轻轻的摇摆着,缕缕可以通透的清风让我顿觉清爽。这风儿,仿佛是从头顶上落下来的,又似乎是脚下的叶影摇晃出来的,沁入心扉,十分如意!这会儿,树叶间漏下的光柱,一点儿也不觉得刺眼,而是那么地柔和而亲切,仿佛父亲和蔼的笑容。

  清风里,似乎传来细密的春雨声,那声音很轻很轻,轻得像花开。我倚声而望,车顶上、地面上、我的身上,乃至鞋帮上,都撒落了无数乳黄色的,四瓣,比指尖还小的花儿。我不敢挪脚,也不舍得抖动,生怕惊扰了它的静怡,践踏了它的完美。我轻轻的蹲下身来,一块块淡绿色方格砖铺就的地面上,不仅仅是疏离的叶影,还有这密而不挤,稀而不漏,乳黄色的轻盈的落花,即使砖缝里长出的劲草的草尖上,青绿色的叶面上也都挂着,粘着一朵朵鲜嫩而淡黄的落花。我又悄悄地立起身,伸出手掌去接住它,它那淡绿色的花柄上精致地镶着四片花瓣,花桶里深红色的花壁衬托出红得发紫的花蕊。菱角分明的花形,却有着层次清晰的花色,虽然闻不见花香,却能感知到看似娴静却热烈得像焰火一样的花魂。

  春寒料峭煮傲骨,烈日烫过更葱茏;小花不妒他花香,琉璃疏影自成风。

  我沉醉了,仿佛沉醉于春天无际的油菜花海中;又似乎梦飞,梦飞在情暖的思绪里。可我没醉,我能感知这花儿它小而不微,轻而不薄,美而不骄。我也不在梦中,我能领悟这花儿它淡雅而厚重,静怡而思远,形散而缜密。我真的从未有过如此的心胸旷广,也从未有过这般深刻地感受过心静自然凉的意境。

  此时、此刻,今年、今夏,我不仅身心感受了超我、无我的开阔,而且灵魂也得到了升华。我感知到的是大夫树他那卓而不喧,大爱无声的品德;我感受到的是大夫树淡而不俗,高出而低就的胸襟。

  大夫树下清凉的夏风,和他清新的叶影,以及他无香却通明的小花,都能让我挪不开归家的脚步。

  美丽的江南,虽然四季分明,但它的四季也并非霍然间就清晰了。一阵秋雨一阵凉,炎炎酷夏也是在一阵阵秋雨中潜移默化为秋高气爽,果香四溢的秋天。

  小径无花色,秋草任意长;一树灯笼果,世事本无常。

  只要大夫树上挂满粉色的像三角灯笼果的时候,便是初秋了。初秋的大夫树笑容可掬,和蔼可亲。这一树的灯笼啊,仿佛是春天粉色的梦;这一溜的大夫树啊,似乎是节日里挂满灯笼的长安街。

  灯笼渐红,秋色渐深。日短夜长的秋天,收获的不仅仅是春天粉色的梦,还有夏日里辛劳的回报,以及岁月积淀的底蕴。这时的大夫树上那暗红色的灯笼,在我眼里变成了无数月光下的风铃。虽然听不见铃声,却让我在月黑风高时听见了远古的呼唤,那是一声声纤夫的号子,那是一声声国破家亡的警钟;在月朗星稀的夜晚,我又仿佛听见了一曲曲天籁之音,那是一曲《高山流水》,那是一首《乌苏里船歌》,那还是李清照的一阕《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这伟岸的大夫树,为我挡住的不仅仅是绵绵秋雨,还支撑了我心中不落的晚霞。虽然,人们常说时过境迁,但美好的记忆却会更加绵长,岁月的馈赠一定会愈加丰厚。

  冬雨遇风变成雪。虽然我也盼雪成疾,却难见香雪飘逸,更不曾见过风回雪舞。漫漫冬夜里,有我的长思,还有我的感慨:书中枫叶色渐深,窗外霜重鸟迟声;庭前清冷人无影,秋千架上万根针。

  在这样的冬天里,淫雨寒风中的大夫树,一夜便白了少年头,却依然傲骨凌风。那满树的灯笼啊,虽然已经熄灯偃火,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不绝于心;虽然也会落叶,但他却不零落。

  寒意紧时叶儿黄,孤灯夜下瘦影长;风骨不老岁月老;餐罢淫雨饮严霜。

  落叶后的大夫树,仿佛一位慈祥的老者,虽然也单薄,却不寂冷。即使落叶,也不是一片片地零落,而是在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候,那一树黄叶,玩风使雨,像他八月杨花一样的从容不迫,飘飘洒洒。

  我与大夫树相识数年,相知经年。我曾经带着好奇接近他,带着崇敬结识他,如今,我是带着敬意走进他宽广的胸怀,怀着敬畏之心模仿他的风骨。

  昨天的风雨中,我看见一地大夫树的落叶,像贺兰山下崖壁上那无数的鱼骨化石。我弯腰,小心地拾起一片藏于胸前,今天,它褪去了昨日的嫩黄,虽然叶轮灰暗了,但叶脉泾渭分明,叶身通透了,一片猩红。

  我想,这就是大夫树的风骨,是他对于我来说没有距离的高大。大夫树的从容与高大,将永远铭记在我的心际里,时时撼动我的灵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