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滑翔伞与功夫熊猫 美文标题

滑翔伞与功夫熊猫

时间:2016-10-07 13:16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辉姑娘 阅读: 发表评论

  似乎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为了活出所谓“自我”,都得有点儿不要的东西。

  谈文化的不能要钱,搞娱乐的不能要节操,玩极限运动的不能要命……迟羽就是个不要命的。

滑翔伞与功夫熊猫

  1

  我认识迟羽那会儿她才16岁,刚满了最低年龄限制就跑去国外考了个PADI的探险潜水员证书。每次见她,她都会告诉我最近又玩了什么新项目:蹦极、滑板、雪板、赛车、悬崖跳水……

  过年的时候我听迟羽她妈说,她辞了之前导游的工作,去做了滑翔伞教练。

  这并不意外,她换过的户外工作不计其数。谁知这次老太太不干了,鼻涕一把泪一把:“这工作太危险了,在天上飞可怎么了得。”

  我忽然想起一个百战不殆的办法:“阿姨,据说玩滑翔伞的都是年轻帅哥。”

  老太太眼睛一亮:“真的?”我用力点头,眼看着老太太露出满意的微笑,总算松了一口气。

  迟羽是正宗的“剩女”,三十大几还没有固定男朋友。老太太急得要命,天天催。

  有一次我听到迟羽特憧憬地跟老太太描述:“妈,其实我也特希望结婚要小孩。到时候我就在飞机上分娩,抱着我家娃一起跳伞!我娃从出生就有眼界!长见识!绝对全世界独一份儿!”

  从那以后我再没听过老太太催婚,倒是经常跑我这儿唠叨:“有好的就给她介绍……万一将来她真要在飞机上生了,你们一定别管她的死活,把孩子给我抢下来。”

  我对迟羽说:“我突然发现你这个工作特好!能来玩这个的都经济条件优越,身体素质佳,最重要的是,一半都是帅哥!你好歹也算个美女,这画面不要太泰坦尼克啊……”

  迟羽一副懒得理我的表情,下巴点了点不远处。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正对上一个刚刚交了钱冲着迟羽呵呵笑着走过来的胖子。说是胖子有点保守,目测175厘米的个头,大概200多斤。每走一步,浑身的肥肉都在颤颤巍巍地摇摆。

  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哥们简直是一只功夫熊猫……”

  迟羽面无表情:“上了天以后只有熊猫,没有功夫!”

  迟羽陪着“功夫熊猫”刚飞起来我就领悟了“只有熊猫”的精髓。胖子快要吓成一个精神病,自始至终啊啊啊啊尖叫,我们只看到空中一坨巨大的肉在不停地疯狂抖动,尖叫了五分钟就迅速落地了——确切地说是坠地。

  我离他们几百米远都能听到迟羽几乎破音的咆哮:“记住要领!用你肌肉最发达的地方着陆!着陆!哎,你着陆!你倒是着陆啊!!!”

  “咚!”一声巨响,两个人把沙滩差点砸出一个矿洞,如胶似漆地抱在一起滚了十几圈。

  迟羽指着胖子话都说不利索了:“我不是让你用肌肉最发达的地方着陆吗?”

  胖子一脸懵懂与羞愧:“我……我浑身都挺柔弱的……到底是哪里呀?”

  我和迟羽被他气得异口同声:“屁股啊!”

  2

  胖子经此一摔,居然迷上了滑翔伞。天天来飞,还专门找迟羽做教练。理由是他是个胖子,得找个最瘦的,这样整体分量会轻点儿,能在天上多飞一阵子。

  迟羽很郁闷:“就他那身材,配蚂蚁也只能坚持五分钟。”

  我拍拍她:“凡事要往好处想,别人二十分钟才能赚一单钱,你五分钟一单,多爽快。”

  正说笑着,胖子从远处嗒嗒地跑过来,乐呵呵地问:“迟老师!一会儿我想在空中拍照,怎么拍出全画幅的效果啊?”

  虽然郁闷,迟羽还是认真指导:“你把两条腿向前抬起来,分开,相机从两腿间拍摄,这样的角度最好。”

  “啊!我懂了!”胖子一副醍醐灌顶的表情大声宣布,“不就是你们女生尿尿的姿势吗!”

  周围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齐刷刷落在我们的身上。沉默两秒后,迟羽面红耳赤地哀号一声,捂住了脸。

  迟羽的人缘不错。大家都看出她被胖子缠得太紧,第二天,一名叫七哥的男教练主动提出帮迟羽分担一些客人,迟羽便感恩戴德地把胖子推到了七哥名下。

  胖子显然不情愿,但也无计可施。于是每天下午,整个基地的人都会看到蓝天白云间,一个胖子在另一个男人的怀抱里尖叫、盘旋,以比翼双飞的姿态翱翔在天地间……

  我说:“七哥肯定对你有意思。”迟羽反常地没有反驳。

  七哥不帅,但五官很立体,皮肤微黑,不多言。我感慨万分:“女汉子的春天来了!”看着迟羽的脸渐渐红起来,我心里窃喜,这次总算能向老太太交差了。

  事情的发展很顺利,两个人确立关系用了不到一个月。七哥第一次拥着迟羽奔向崖边,一步迈出,伞花炸开的瞬间,漫山遍野全是我们的口哨声和叫好声。

  迟羽说,她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这么短暂过,虽然飞了二十多分钟,却觉得只过了二十秒。

  七哥凝视着迟羽,专注而深情:以后我们会一起去许多地方,我们可以高空跳伞,和那个相比滑翔伞就是小Case。我们会一起融化在蓝天里,更高,更久,更远。我会陪你直到世界的尽头。

  迟羽年轻的脸庞上绽放出喜悦而明亮的光芒,那是被爱的女孩独有的神采,很美。

  我在一旁拼命鼓掌,莫名其妙想起迟羽曾说要抱着孩子跳伞的玩笑,忽然打了个小小的冷战。完了,找了个同行当对象,这事有玩真的前奏。

  3

  爱情在统一的目标面前犹如烈火烹油。工作间隙,两个人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世界——西藏骑行、攀登珠峰,甚至还去了一趟南极。我正感慨原来搞户外的存款也不少的时候,就收到了他们在美国高空跳伞的照片。照片中俯拍的尼亚加拉瀑布美轮美奂,近景是两只交缠的手——七哥在给迟羽戴上戒指?这也太快了吧?闪婚?

  我把照片拿给老太太,老太太看了好半天,眼含热泪地问我:“他们不会在天上摆酒吧?份子钱可怎么收啊?”

  那之后,我回到自己的城市开始一份新工作,公司业务繁忙,渐渐就少了联系。

  直到去年,我想给迟羽两口子一个惊喜,直接跑到滑翔伞基地找他们。到了才发现,两人居然都辞职了。

  从第一次带我飞行的教练那儿,我听到了一个悲伤的故事:迟羽和七哥结婚后的第二年,在一次常规飞行中出了事故。

  那个下午本是一切正常的。然而就在迟羽独自起飞时,突然间一股极其少见的超强气流席卷而上。这是相当危险的突发状况。七哥离得远,跑过来已经赶不及了。迟羽体重轻,随着已经散开的伞翼腾空而起。一向冷静的她终于慌乱了,发出惊声尖叫。所有人都吓呆了。

  谁都没想到,胖子忽然从旁边冲了出来,奋力一跃,死死抱住了迟羽的腿,任凭下面的人怎么喊也不放。由于增加了负重,伞翼慢慢恢复正常,加上迟羽努力平静情绪,终于慢慢恢复了飞行姿态,逐渐降低了高度。

  可是胖子没有撑到最后一刻,在离地面还有近50米的地方,他的手松开了,力尽而坠。

  几分钟后,迟羽安全降落。胖子的肋骨摔断了大半,口中还噗噗地冒着血沫,送到医院没几分钟就宣告不治身亡。

  胖子的母亲赶来时,已经晚了。她在ICU门口死死抓着迟羽的手,没有怒骂和责备,只是一直流着眼泪问她:在空中我儿子抓着你不放的那几分钟,他有没有说了什么话?那是他的遗言啊,请告诉我吧。

  迟羽哭着摇头,她说阿姨,对不起,他就说了一句:迟羽啊,快降落吧。

  迟羽啊,快降落吧……

  4

  再见到迟羽,她在一家公司里做文职,每天朝九晚五地上下班。最重要的是,她怀孕了。我拥抱了她,问:生活得还习惯吗?

  她微笑:以前以为自己会不习惯,结果真这么一天天过着,感觉居然也不错。

  我担心她怀孕情绪不稳,没敢提起胖子。她却没头没脑地开了口:“……头上的气流像要把我扯上去,其实那是我期待很久的一种感觉,好像下一秒就自由了,无拘无束了……可真到了那个时候,我忽然发现自己原来没有想象中那么期待!我害怕了……我不想死……我还没孝顺我妈,我还没生个小孩陪他长大,我还要跟七哥白头偕老……”

  “然后胖子抓住了我,他真沉,要是以前我一定狠狠笑话他。可是那时候我多依赖那份沉重啊……我们终于慢慢下落,我的心也在一点点平静下来……然后离地面越来越近……我对他喊:胖子,我们就快要到了……”

  她的话音戛然而止。别过头去,眼睛死死地看向窗外,仿佛在努力控制着某种情绪。

  跟七哥一起来接迟羽的还有老太太。七哥扶着迟羽走在前面,老太太凑到我耳边喜滋滋地说:“总算踏实过日子了,我死都瞑目啦。”她皱纹纵横的脸上写满了笑容,那是一个母亲最为知足的表情。

  那天晚上在迟羽家,我在洗手间洗完手问她护手霜放哪了,她说在卧室床头柜里,让我自己去找。我走进卧室,打开抽屉,忽然注意到旁边放着的一个旧手机。看上去有点眼熟。猛然想起,这不是胖子当初“撒尿”时天天举着拍照的手机吗?

  我忍不住拿起来,信手划了两下。手机没有密码,打开就是相册。相册里没有一张风景照,都是胖子与迟羽在空中的合影。

  我愣了很久,才明白过来。所有人在天空中都想拍到美丽的风景。胖子的每一次拍照,开启的却都是自拍模式。他只想偷偷拍到那个身后陪他飞行的女生。

  胖子的确是一只功夫熊猫,只是这一生只使出了唯一的一招,救回了一个最想拯救的人。

  爱那么沉重,又轻似尘埃。都化成最后的一句话。

  迟羽啊,快降落吧。我仿佛听到胖子喃喃地说。

  我抬起头,透过卧室的门看出去。迟羽窝在沙发里,笑着靠在七哥的肩膀上,轻抚着自己高高凸起的肚子。

  这应该是胖子希望看到的画面吧。我想。

  我们曾在高高的天空中被风吹乱了头发,却找不到回程的轨道。然而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他甘于成为那个沉重的负担,带你下坠,带你回归。如鸿鹄化为燕雀,收起羽翼,落足凡间,从此学会做一个安心的傻瓜。

  什么是幸福啊,亲爱的朋友。

  你爱的人,飞越天涯。

  爱你的人,等你回家。(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