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父母记忆 美文标题

父母记忆

时间:2016-10-02 16:16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漂泊中的邂逅 阅读: 发表评论

  每个平凡的人,都有一段值得考究值得尊敬的人生!我的点滴父母记忆,用于给然然了解祖父母的人生,让他知道祖父母对我的影响,更用于父母百年后的悼念。

  过程很崎岖,现在还不错,后面暂时不敢想象。生活可能就是这样,如果父亲身体不是这般不好,不知何时把他们接过来。

  母亲的考量哽咽自己的同时我们姐俩也哽咽了,她怕久病床前无孝子,可能更是怕给我们增加负担吧,她的这辈子我形容是劳苦的一辈子。

  记忆中母亲一直是慈爱而父亲是严肃的!和普遍认知的无大差异。最早关于的母的记忆是父母吵架,起因是我一直在哭,我们娘三个坐在北炕上,父亲坐在靠近南窗户的长板凳上,准确说是做木工的板凳,父亲是一个木工。我记得我一直在哭,母亲回忆说那晚因为我恋奶,但她没有,父亲心疼,他随手就掌了母亲一巴掌,一定很疼!后来母亲出去上厕所,父亲就随手把门反锁了,那种老式插销,母亲就一直在外面敲玻璃,声音很大,天气也蛮冷了,母亲哭喊着开门。我也大声哭喊着,姐姐也被我带苦了,父亲也蜷坐在板凳上哭。记得应该时间不长,我下了炕,和父亲讲说要撒尿,走进走廊,左面靠着老式28自行车,旁边还有一坨我之前拉的翔,大黑猫也跟过来了,我想去开门,可能因为惧怕,说是猫要出去,父亲后来开了门,都没用话语就熄灯睡觉了,希望自此之后我不怎么恋奶,毕竟三四岁了啊(母亲根据我的描述回忆说)母亲和父亲都很无奈,毕竟都是爱孩子么…

  记忆中母亲一直在忙碌,操持家务,父亲一直在外挣钱,一般一两个月回来一趟,我们娘三在家时母亲一般会准备个扬叉或菜刀类的放在炕旁边,害怕么,她每晚听到点声音都会醒过来看看,所以也睡不了什么觉。后来不知是因为我们长大了给母亲壮胆量还是母亲自己变的强大了,慢慢的也不需要这些了,再到后面家里养了狗,看家护院本领很强,但即便晚上狗在叫,也就是趴着窗台望望,隔着屋门听听,也不会出去看。感觉男人在家挺好的,有个依靠,但往往生活不给你那么好的机会,永远让你做选择题。

  父亲会的很多,做装潢,一直给我的感觉,就是高大上啊,父亲在家做木匠活时特别帅,耳朵上别个铅笔,手工锯磁卡磁卡的,就是会影响我看动画片。父亲在我眼里就是偶像,无所不能,家里什么都能办好,是一级棒的木工,也是一级棒的瓦工,还能修锁弄电做鸟笼,赞的,印象中他一直是大师傅,周边总是力工围绕。父亲在家话不多,没有什么交流,总是各忙各的,或许理解为父亲做的比说的好吧。从小开始,我们都是要包书的,父亲很厉害,包的横平竖直,要是用挂历就更赞了,拿到学校倍儿有面子,一般到期末打开书皮后书还是新的。后面我则学会了,划切折都有模有样,受父亲的熏陶很大,母亲则没有这个耐性,帮忙包书时总说差不多就行了,我则说“不用你包了,自己来…”。夏天时父亲做蝈蝈笼给我,用高粱杆做的,非常漂亮,他做时我一般会在旁边观摩,这门小技艺也慢慢学会了,在周边可说是做的最好的,当后院小伙伴求着给他做个时,有点小得意。夏天时中午从来不睡觉,天天在房后阴凉玩土,玩石子棋,玩格子,嘻嘻哈哈再加上蝈蝈的叫声,大人们总是睡不好午觉。我捉蝈蝈也有一手,其实和做蝈蝈笼差不多,要慢,要仔细的观察,但这些总是在学习上差一点,马虎的根本可能有点小骄傲吧。冬天则做灯笼,我们小孩一般是满屯子捡罐头瓶子,在里面放个土豆插枝蜡烛就好,到后面高级一点是让罐头瓶在外面冻,然后猛的放入开水中,底掉了再做木头托盘上面放个钉子插蜡烛,高级的原因是不用每次往瓶中放蜡烛,很难放,一跑也容易倒。父亲做的就更高级了,算好玻璃尺寸,用玻璃刀裁切,再用玻璃胶粘合,漂亮明亮大气。我的动手能力比较强受父亲影响比较大,当真觉得有一个好的榜样很重要!

  我对父亲一方面是尊敬,另一方面是忌惮,他的一个眼神一句话都让我望而生畏,话来很巧,我一直学习很好,小学时人称千年老二,老师的评价是太过于马虎,从工作时才有点悔改。第二名么,每次回家总是怕怕的,怕他问考了多少,一般都会在吃饭时问,说过第二后都不敢看他的眼睛,面无表情的脸加上停滞的眼神,更不用说他的话语了啊“为什么总是不认真,总是老二”,话永远不多,但很深刻。记得小学四年级的样子吧,夏天的雨很大,地垅中全是积水,我们呢就穿着靴子,套着塑料布去距家三公里的学校拿成绩,到了学校,其实全身都湿的差不多了,当天很兴奋,终于拿了第一,还记得那个女同学哭的样子,一直抱怨着思想品德没考好,而我也踏上了归家之路。这次不一样,第一么,很有格调,理直气壮的在饭桌上说了,再看看老爸,依旧的面无表情,无一字一语。现在回想起来,只能理解为不想我骄傲吧。真的不知道对父亲的怕是来源于尊敬还是忌惮,还是理解为孝吧,总之对于现在我胆小的性格影响很大,还真的蛮盼望第一架…

  母亲则一直是关怀备至的,关于我的成绩好,我只记得是六岁上一年级,成绩相当烂,但是比较虚荣,还总是做好题后拿给老师看,希望得到老师的嗯嗯表扬,免不了抄看别人的题写,好丢人。但是我再上一年级时就一直是第一,名副其实的。母亲说在于启蒙,父亲不讲究方法,教我1+1=2时总问我为什么不知道,我就哭,好像我天生就应该知道似的。母亲则用树枝给我演算,慢慢就开窍了,感谢母亲的启蒙教育,也要感谢从父亲那遗传来的好胜的心。

  和母亲比较亲也是因为一直在一起,小时候每晚我和姐姐都要起夜,喊一声“妈,尿尿”母亲都会去把灯打开,等上了炕她再关灯,母亲也有门手艺,治各种病,比如看我们吓着了,立马搂过来念念有词“拍拍毛吓不着…”我们再喊声魂来了,现在想起来可能心理安慰的层面更大啊。母亲还有一招用的比较多就是治“起啥”,话也说来,我小时特别容易得这个病,一般都在夏天的晚上,上吐下泻,母亲会用铁锨收些灰,然后我就稀里哗啦的,她再收拾我吐的那些,我拉完吐完整个人都会虚脱,毕竟好几次啊,肚子胀,母亲一般会给我喝些小苏打水,再在肚脐上涂些牙膏,我则会顺便吃点,然后就到了最恐怖的了,用线绕中指并用针扎,真心不愿意啊,巨疼无比,一般会有紫红色的血流出,母亲说要是太严重往往就留不出血了,很可能会死。最后就是要在炕上用针线比划着缝魂,还要念念有词。屡试不爽。现在知道就是急性肠炎,小时那么疯闹,吃的当然不干净了,得的比较多,至于她说扎手指,给我感觉要么是穴道,要么就是看看脱水程度吧,流不出血就是脱水太严重,真要毙命了啊。我现在肠胃也不怎么好,家里总会备着藿香正气水和肠炎的药。

  母亲是从姥姥那学的,五年级的冬天姥姥去世了,那是我刚放学回家,母亲在收拾东西说姥姥去世了,可能没什么经验,我竟然没有什么反应,放下书包就和母亲赶到四姨家,路上有莫名的酸楚,也随着母亲流着泪。姥姥的棺材是父亲打的,那时都有电话了,一个电话把他叫了回来。我看着姥姥那么躺着,依旧慈祥,总想着这个小脚老太太,每年过年拜年她都会在炕上,等我们进屋时她会起身下炕,眼神不好还会问谁来了啊,我们姐俩会喊姥姥过年好,临走时姥姥会在她的包中取出一块头巾,把头巾打开,每个人发一张崭新的10块钱,我们会叩头,临走时她会送出门,拄着她的龙头拐,满脸慈祥。和姥姥握着手,很冰凉,依依惜别。姥姥去世,三姨她们也回来了,我也摸了她老人家的手,还是一样冰凉,纤瘦。隔天我们送姥姥出殡,习俗是老人出门后才可以哭,都在伤心的嚎着,但我不知为何,明明很伤心,但在需要哭的时候愣是没用一滴眼泪,不知母亲是否发觉,会不会更伤心。这一年姥姥82,母亲40,我12。

  去年,姥爷也去世了,之前他已经有点糊涂了,这几年一去看他我就会给他剃胡子,非常硬,小白花花的,也是唯一能为他做的,稍有欣慰。当得知他仙逝时,我没有那么伤心,但酸楚萦绕,已经2年未见他了,点燃了三只烟,朝着北方拜了三拜,望他走好。这一年姥爷93,母亲56,我28。

  母亲一直耿耿于怀父亲在姥爷去世时也不送一下,我也一样。父亲不得意姥爷,因为在一起时姥爷总是聊他当保长时如何如何,父亲不想听,再有总是介怀这几个儿子的不孝顺,老人一直住在四姨家,就近原则,我们照应多些,父亲总是纳闷几个儿子在干嘛,总说儿子不照顾我们就不照顾,母亲则回应各尽各的孝。母亲还耿耿于怀父亲对他这边的亲戚太好,没有两杯水端平,两边兄弟姊妹各八个。总是觉得父亲对自己的家人怎么都行,但是对娘家的就一年不如一年,母亲一直在抱怨,也是他们吵架时的一个子项目吧。我觉得如果他们真能像一家人多好,一直过的就像两家,只是单纯维系着,彼此痛苦。

  父母的不和由始已久,无法调和。小一点的时候真的比较开心父亲在外面干活,因为回来就要吵架不断,各说各的不好,父亲总是大男子主义,骂声很大,母亲为此哭过无数次,念着两个孩子,勉强度日。父亲总是说母亲这不好那不好,东西总是东放西放,没有规矩,爱唠叨,总抱怨说在家不如在外面省心,在家就生气。父亲在家时,我真的会担惊受怕,我开心在于他们不吵架,每次他遛弯回来我都非常紧张,如果在睡觉前不吵架,我真的很开心。在外上学时也一样,想回家,但回家看到他们这么吵,又想赶紧回去,就是难受,我们又无法介入,特别是父亲,总是一家独大,唯我独尊的样子,根本不听我和他讲道理,如果在中间调和,他就会觉得我在帮母亲,他又伤心,无奈。

  好在有一点只是吵,不动手,印象中动手只有一次,初一二冬天的样子,放学回家到屋里感觉空气特别的凝重,母亲在炕上着针线活,父亲满脸瘪红坐在炕檐上,地面满是烟头,满口忿忿的说我妈撒谎,起因呢就是晚饭前说吃之前买的青鱼,因为放在缸里面上面盖了东西,母亲没看到,就拿了新鱼做,父亲就越想越气,想不通为什么不先拿之前的鱼,为什么可以没看到…越说越气,后来上炕踢了母亲一脚,我大声喊了,他却让母亲带着我走,我就哭了,父亲还在推搡着,母亲见状只好说是她的错…母亲去给我热饭时,我在炕上躺着苦,父亲问我要不要上学,我说要,他说如果想上学就不要管家里面的事情,安心上学,不然就不要上了,我又怯懦的哭了…我只恨自己的怯懦连母亲都保护不了,为什么不提你们离婚呢…后面慢慢的感觉自己在处理突发事件时会满脑混沌,不能理智快速的做出决断和行动,在事情过去之后又总觉得当时如果怎么怎么就好了,俗称马后炮,还是我老婆说的对,抓不住重点才是致命的…所以现在的我就尽可能的拓展能力,让自己对事物的判断力增强,尽可能的预见事情的发生并做好预防,可能真的成不了大气的领导者,呜呼哀哉~

  父母的婚姻不能说是传统婚姻,毕竟是经过介绍,有过简单交往的,但他们在结合前根本不了解彼此,很传统的男尊女卑,他们一直彼此不幸福,一直在为了所谓的家维系着,无奈着,痛苦着。或许多一点沟通,或许多一点谦让,又或许说能够像对待外人一样对待家人,就不是今天的样子了。我一度不想结婚,会惧怕彼此伤害,也许命运缘分使然,我现在有了老婆儿子,生活的关系是学问也是一门艺术,待我们多多探究吧。

  家里的生活随着我们进入高中,父亲身体不好减少外出打工慢慢压力变大了,全家省吃俭用,在学校里我买过一袋子麻花分几天吃,用米汤泡饭,和下铺的兄弟只买一份麻辣烫就两个馒头。家里就更是了啊,土豆白菜酸菜的,我们回家才会来点荤的,比如青鱼。父母在支持我们这是一致的,再苦再累也要供着读书,我们有压力,但也算不负众望,上了更高的学府,后面的压力就更大了。在农村读书,真的是顶着全家的希望,怎敢有所闪失!还记得小学时有一次家里钱没用接济上,第二天就要交学费了,印象中是46块,父亲当天喝了酒,和他说后他劈头盖脸说了我,说什么你爹我现在没用能力,你有能力你去借吧,还天天看电视…我就委屈着蜷缩在炕上哭着。睡觉前母亲说不用担心,她来借,第二天早晨不知她跑了几家,借到了钱,感谢母亲的临危力量,也慨叹父亲对生活的无奈。真不知道父亲一觉醒来还记得他昨晚说过什么话么,包括每次酒后和母亲吵架,一般都是第二天就正常生活,我不否认酒的美好,但也真的厌恶酒精的罪恶,所以现在我即便喝了酒,总是告诫自己睡觉吧,怕被麻痹的自己伤到最亲的人…

  后来交往了女朋友,父亲没有说什么,他对待别人的婚姻永远看的很明白,知道彼此要谦让,但是到自己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母亲和我说过要好好待人家,不要像你爸一样…

  或许每个人都是矛盾的结合体,随着我们长大,父亲对我们很亲切,看到他孙子被烫伤眼泪萦绕,但是对母亲仍然势不两立,感觉很矛盾,又是那么的爱憎分明。

  时至今日,父亲再次复发脑血栓,也是从阎王爷那走一遭的了,他仍然那么要强,对母亲的话语仍是推搡。母亲很无奈,她因为父亲对待姥爷的离去彻底伤透了心,但因为不想给我们姐弟俩添负担,将就着照顾他,母亲受太多累了。现在,我对父亲早没有了当初的怨气,只能怨自己当初的无能,去年刚发病时看着总有着无奈的感伤和心疼,还记得去年装新家时,他把所有混凝土废料从6楼一袋袋扛下,总想给我们减少点负担啊。

  把他们带回家,我心里现在还是没有底,一个是养病的进展,二是婆媳关系,都很难,慢慢来吧,告诫自己平常心处世事…

  写这段话时,我在医院为父亲守夜。和医生交流过,父亲算是病的很严重,恢复的好,可以生活自理,但随着年岁增加,小脑萎缩之类的,后面一定会更严重,可以想见。医生讲病后可能更情绪化,更偏激。我不禁在想,父亲之前的性格很有可能是大脑的问题,影响了他的表达,特别在喝酒之后,怪不得每次酒后醒来就跟没事人一样。

  现在不禁总在想,夫妻是什么?父母一辈子拧巴着,我曾经幻想着等我有能力了就让他们离婚,分别过的舒坦些,可现在他们老了,老了才是伴啊,那天看到母亲拉着父亲的手走路,真的在想他们之前的争吵还重要么,一辈子的拧巴还重要么,以前母亲有病时父亲也买过药照顾过,父亲出去喝酒时最先问情况的是母亲啊。有人这样比喻,丈夫是左手,妻子是右手。左手摸右手总是没感觉。当有一天,左手流血了,右手一定去帮着止血。左手痒了,右手一定会给你挠。拎东西左手累了,右手一定会帮你承担。左右手相拍才能鼓舞出精彩人生。望天下夫妻相近相亲相爱。

  这几天因为陪护,和父亲呆在一起时间蛮长的,看着他这样很是心酸,对生老病死我以前看的比较轻,但真的猜想不透生和死的意义是什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像父亲那样一辈子都拧巴着,还是像母亲那样一辈子为家人受累一生!貌似自由和责任永远是天然公敌,我们每个人又何尝不是呢!我倒是觉得人生不是经历,而是经过,特定的阶段经历些自由或责任,就好比我们看一部电影,看过之余总是有些感想或触动,接着,接着就去做其他事情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