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纱窗上的不速之客 美文标题

纱窗上的不速之客

时间:2016-08-15 21:05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sgc 阅读: 发表评论

  入伏才不过七八天,天气却一天比一天热的厉害。熬过了炎热似火的中午,看过了黄昏西下的晚霞,夜幕终于降临了。

  伴随着黑夜而来的,是远处高楼上渐渐亮起的灯火和穿牖而来的带着淡淡花香的清风。风儿吹动窗帘,吹皱了帘上的一池春水。这夜的风似乎惊动了沉睡的虫儿,在那黄土的断壁残垣下,在那青砖古墙的缝隙里,在那斑驳树影处,在那小草土堆旁,跳动着的蚂蚱,活跃的蟋蟀不停地呼朋引伴,顷刻间,一曲美妙而又悦耳的天籁之音便在窗前的空地上奏响了起来。

  室内,灯光有些昏暗。我总喜欢在晚上把灯光调暗一些,那略带微黄的光总会使我感到一丝温馨。窗前的小桌上,一本颜色有些发黄的诗词集展开着,中间夹着一片去年秋天捡拾的银杏叶,叶脉清晰,颜色金黄,像一把染金的袖珍小折扇。在那光滑的叶面上,书写着“银杏秋韵”四个俊秀的小楷,散发着一得阁墨汁独特的松烟香味,旁边落了款,还钤盖着一枚小而古朴的朱红色阳文印章,这是我的手笔。制作虽然不算精美,但我却十分爱之,作为我的书签,每次翻书我总是小心翼翼,生怕弄破了这秋的意韵。

  右手边的玻璃杯中,碧螺春正在80度的热水中舒缓着卷曲的翠绿色叶子,犹如一位刚睡醒的美人,舒展着有些倦意的身体。旁边有一双眼睛默默的注视着它,一直未曾移开,清澈而略带黄亮的茶水中,出现了我的影子。茶烟氤氲,慢慢弥漫了我的小室。

  我爱茶,尤其爱喝绿茶。爱她的型,爱她的味,爱她的韵。

  虫鸣为乐,良辰美景,怎可忍心辜负?

  独坐小窗前,品一口茶,看几行诗,沉默片刻,思考许久。不觉间,窗外的虫儿早已停止了鸣唱,唯有清风轻拂着我的脸颊。

  此时,我的窗纱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最初的响动并未引起我的注意,因为我早已习惯了飞蛾趋光时拍打翅膀的声音。但这有些异常的声音,渐渐地引起了我的注意,抬起头,我看见一只蝉正趴在纱窗上,不停地拍打着纱一样薄亮的翅膀。我兴奋极了,悄悄地站起来,靠近它,屏气凝神的欣赏它。两只凸起的眼睛,中间泛着黄色;两只短小的触角长在不大的脑袋上,时而颤动时而静止;四条细长且带有锯齿状的腿,紧紧的抓着窗纱,好似小树的根牢牢的抓着土壤一般。两片巨大的透明翅膀紧贴着黑色的身体,犹如披着一件薄薄的纱衣。然而,一些不知从哪儿冒出的问题此时却莫名其妙的涌现在我的脑海里。

  它为什么来这里呢?是迷路了吗?它要去往何处呢?蝉爸蝉妈现在一定很着急吧?那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帮助它呢?

  是渴了吗?或许是吧,我想。于是我端起茶杯想给它喝茶,但转眼一想,它能喝茶吗?若喝了茶引起不适,我又该怎么办呢?那我就给它喝凉水吧,但如何给它喝水却难住了我,一时间竟束手无策。一转身却看见桌上的喷水壶,解决的办法瞬间来了。我灌满水,轻轻的喷在窗纱上,刚喷上去的水随着上面的灰尘滚落了下来,而后,一些豆大的小水珠便挂在了窗纱的经纬线上。我便对蝉说,喝吧,快喝吧,这水虽然比不上夜半梧桐叶上的甘霖,却也能解你一时之渴。喝完这水,你便可藉着这清风,飞向你要去的地方了。

  然而,这蝉许久不动,我正纳闷,却看见它慢慢的小心翼翼往上爬去,我顺着它前进的方向看去,哪儿正有一只小虫子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