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俯首甘为孺子牛 美文标题

俯首甘为孺子牛

时间:2020-06-30 11:41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聚梦文学网 阅读:

  俯首甘为孺子牛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鲁迅先生自称孺子牛,让人生问:鲁迅是公牛还是母牛?
 
  画家陶元庆是鲁迅的老乡,精于书籍的封面设计。1924年,鲁迅先生不经意间看到一幅叫《苦闷》的画,甚是喜爱,吃了艺术的鸡蛋,还想见一见生产艺术的母鸡。于是,鲁迅就跟陶元庆见面了,两个人一见如故。
俯首甘为孺子牛
  后来,鲁迅译了一部《苦闷的象征》,便请陶元庆来设计封面:一个女子黑发长长如波浪,裸露的脚趾夹着钗的柄,以嘴和舌舔着染了血的武器。这个封面与鲁迅译作的精神一脉贯通,鲁迅很是满意。此后,鲁迅常请陶元庆为自己的著作设计封面。比如小说集《彷徨》的封面,陶是这样设计的:橙红色为底色,配以黑色太阳,以几何线条勾勒3个呆坐在椅子上的人,太阳歪歪斜斜,正往西山后落——写意与写实兼具,现实与象征同框。鲁迅先生特别高兴,觉得画作“非常有力,看了使人感动”。
 
  1925年,陶元庆在北京举办画展,其时名不彰人不来。他用红纸折红封,红封做红柬,稀稀落落请来些人捧场。鲁迅先生一请即来,二次没请也来,一天之内,两次来看画展。鲁迅都去了,其他人自然也跟着去,画展因此人气爆棚。鲁迅对陶元庆不遗余力的提携,让陶很是感动。陶元庆移居杭州后,多次赴上海,不为别的,单是来拜望恩师。
 
  天不假年,陶元庆英年早逝。临终之时,许钦文在其身边,陶枕在许的手臂上合上双眼。许公把噩耗告诉鲁迅,鲁迅很是痛心,说:“我想,既然璇卿(陶元庆字璇卿)喜欢西湖,大家的意思也主张他在西湖边留个纪念,索性就把他葬在西湖边上吧。”说着拿出钱,让许钦文为陶买块冢地。陶氏坟墓建好后,鲁迅依然挂念陶元庆,他约来许钦文,让他再在坟边种几棵柏树。
 
  鲁迅待陶元庆很暖心,对许钦文也挺热情。许当“北漂族”,衣食不周,常常不能举火。1923年8月25日晚,孙伏园带许去砖塔胡同61号拜访鲁迅先生。从此,许公没识韩荆州,却结识了树人周。鲁迅先生与许关系相当密切,在鲁迅的日记和书信集中,许钦文的名字出现过260来次。许钦文的第一本短篇小说集《故乡》被列入鲁迅先生主编的《乌合丛书》,这是鲁迅先生用《呐喊》的版税出版的。一个名家,将你的文章列入其丛书,已是情义深似海,誰还能给你缴出版费呢?
 
  许钦文“北漂”那会儿,真是饥寒交迫。1924年5月,许钦文饥肠辘辘,依然去旁听鲁迅先生在北大的课。下课后,鲁迅说他请客,约许去中央公园今雨轩喝茶。鲁迅先生叫了满满一笼包子,他只吃了一个,然后推到许钦文面前:“这些就由你包办吃完吧。”所有的鸡汤文,或都抵不上这笼热包子。
 
  若说,以金钱搞慈善,不出奇,很多富贾也常为之,但富贾愿意把时间给你吗?
 
  敬慕名家,便思名家提携。男文青与女文青只想自己的文章能早日发表,常常一封信,把书稿寄去鲁迅家。鲁迅看啊,审啊,读啊,大半夜时间都耗在这上面;增增删删,添添减减,既改错别字,又提炼主题。你跟所谓名家打过交道吧?名家的屁股有多冷,你就能感到鲁迅的老手有多暖。鲁迅夫人许广平说:“他每星期的光阴,用在写回信上大约有两天。”鲁迅给你两天,比富豪给你两万,来得贵重百倍吧。
 
  萧军与萧红,是最能感受这一点的。文字中的鲁迅那么冷,生活中的鲁迅那么热。生活中的鲁迅是一种什么样的热?萧红有一回低头思温暖,举头问鲁迅:“您对我们的爱,是父性的,还是母性的?”鲁迅先生怔了一晌,很认真地回道:“是母性的。”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鲁迅是什么牛?面对千夫指,鲁迅是一头公牛,他勇猛好斗,头上长角,直刺公敌,一刺一个准,刺得对手鲜血淋漓;面对千百众,尤其是需要帮助的青年,鲁迅是一头母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