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光亮 美文标题

光亮

时间:2020-06-15 16:12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 阅读:

光亮

  很久没有如此明媚的晨早了,被阴霾覆盖大半月的西安,终于漏进了阳光的宠爱,一片金灿灿的光芒跳脱,仿佛魔法闪耀。

  没有云的天幕,蓝得高远,是歌声里传唱的令人有点忧伤的蓝,人世间的繁声叠唱,不能够打断静静沉思的碧蓝。因为没有流云,一切仿佛静止,一轮红日没有耀目的光环,斜斜凝在四十五度角的天空,轻易投射在我渴盼光芒的眼。仿佛与我对视一般,时间静止在目光的凝聚,不会流散。

  充满光芒的风声在起飞,一束束光芒在空中漂浮,不存在被乌云遮蔽的缺失,不存在丢失了阳光的阴暗。这样的鲜姸,让我相信,再等候那么片刻,彩绘描金的柔光便会洒满,冬日的阳光,就会落在期盼春天的地上。初晨,一切都是完好的。长廊的藤蔓,绿地的黄草,再不像夏日里疯长地癫狂,匍匐在流火辉煌的繁盛季节,随风而倒。而与我一样,渺小的身影直挺挺立着,去怀念一把艳夏里盛开荼糜的风流花事。

  不知道此刻,有多少与我一样的人,在驻足凝睇。千万双沉浸在阴霾中良久的渴睡的眼中,又会升起多少轮明媚的红日。

  看到太阳,就想起从前无数个日夜。而每天早上的晨光,仿佛我们成长的见证一样,操纵着轮转的时光,让风声传达给我们日夜的告别。

  暗暗回想起,那没有阴霾,一日日饱含着明媚阳光的从前。

  从四年级开始,日日的晨早,浸泡满阳光的风声,总会轻声在我的耳畔呼啸,我总是忍不住,缓缓拨动车铃,让风声与铃声,合奏一曲高山流水。路旁,初晨的暖金色投射在对面房屋的玻璃上,漫漫的一层漂浮在窗前,也柔柔地铺洒在心尖。人行道上,会遇见许多遛狗的人们,穿着运动服,牵着帅气的大狗,耀武扬威地走在路上,眼底温暖的笑意,就像阳光一样。大狗身上的绒毛,勾搭着阳光彼此调笑,流动的暖意,撕扯着我的眼角。

  阳光,是涂上了过去美好的色彩的,有着挥洒不去的无忧无虑的清香。

  于我而言,在大学里,颜色仿佛不再如从前鲜艳了,才发觉每天生活的轨迹竟是比小学中学更为狭小。这个季节,没有了自行车道旁两列鲜艳到燃烧的法国梧桐,没有了城市中心明亮到刺眼的城市夜景,也没有了风声铃声、遛狗的人群。我的眼睛却更加渴求颜色了,书中的世界,描述得竟比现实中更加光影横叠,玉色生烟。只是,我更加想要,再看一眼,那些牵着大狗走在街上的人们眼中的笑意,那些狗狗毛发末梢飘荡而起的淡淡金光,那样的随意的温暖,不由得我不眷恋。

  遥远的许多,如诗句一般,都一并被吟咏开了,早市上反射着阳光的鲜虾活鱼,清早就被晒起的床帷被套,校园里横陈在阳光下的一排排自行车……都似盛夏里蜻蜓翅膀上的阳光,如此真实,又如此迷幻。

  我竟然如此热爱阳光。

  我竟然从未发现。

  其实,我向来不喜欢红色。它热情,炽烈,喜庆,鲜艳……只是,我终究害怕,那幸福的火焰,灼伤了我,毕竟,有一种美好,叫做隔岸观火。

  我只是个观众,冷眼瞧着生活,沿着生命的河岸,慢慢行走。隔岸的花火燃起来了,烈焰漫天,灼灼其华。那是一场华丽的婚礼吗?还是庆祝婴儿出生的盛宴?我只看见,人人眼中的点点火星,汇成了那道冲天的火焰,而我,不过是无关的一个人,去见证肆意的幸福,将生命的湖水都温暖得炙手可热。

  只是这么无意经过,却只用余光,就将一片暖阳洞察地分明。那一岸,灯影横斜,照亮了荒芜夜空;这一岸,我赤脚站立,在被遗弃的星光。

  原来,我用尽心力去追求珍视的一切,就那么轻易被暗淡遗忘,连对岸飞溅的点点火星都算不上。

  是这样么?我眨眼,再眨眼,所有阳光下的一切,都一如初晨,美好无恙。

  我或许只是嫉妒阳光。却不得不拼命去祈求,去牢牢握紧,哪怕一点星光。

  我的宿舍在阴面,一年四季,都照不到阳光的一点和暖。我常常想着,披着月色入睡,月光下的白风被揉碎在梦境间;迎着日色早起,眼睛睁开,就有春日洒满。毫不吝啬的日月,洞开通明的双眼,明亮的光芒在背上流转,不论在哪里,都是满满的鲜姸。

  我习惯把自己浸泡在黑暗里,躲得很高很高,这样,世界就是安静的,烦忧,苛责,仿佛就与我无关。

  我却无法欺骗自己,我渴求阳光,仿佛盛夏里永远不会暗淡下去的光华,任流年偷换,都是满眼满心充盈的光与热,如此真实,轻易地安抚着心中偶尔的不安。

  我喜欢的一个作家曾经说过:“如果可以,只让我的右眼去流泪吧。另一只眼睛,让她拥有明媚与微笑。”

  这是真的吗?田,当你还在人世,当你被命运玩弄,生生地被废弃掉你最珍视的东西,还能够相信光明吗?

  我不能够了解疾病中的你的想法。我却分明记得,你写过的,什刹海的夜色里,有一角暗黑的角落,那一岸之上,是一盏盏的光亮,坐着人群,大多是独自买醉的女子或男子。那光亮,雾里看花一般,虚幻而又迷惘。

  我不是颓废,我只是去面对,勇敢地,决然地。

  我不再空洞麻木地奢求阳光,我也不去伪装,就那么敞亮吧,我的心房,我不想继续让你腐烂下去。我要去捏紧一支火柴,用烛火将它点亮。我看着手中的一豆星火,想起了卖火柴的小姑娘,一样是许着愿望,站在孤独的冰雪中,化作了星星。

  火柴被点燃,摇曳温暖的光芒。风吹过来,试图将烛火偏向一方。我侧身将风挡住,不让它受伤。火光虽小,却承载着我全部的妄想和希望,我要离开,启航,向远方。

  光亮,不论是太阳,还是烛光,它们是奇迹,是梦想,我一直相信。如果没有办法被阳光点亮,我不去绝望,就要一根火柴吧,在风雪中划亮,任我取暖或妄想。驶向你们不能理解,我难以到达的彼岸。那便是幸福的了,我再不需要去躲避,我将抬头,点燃一 Www.JvMeng.Com 簇火树银花。

  你会天真地问一句从前的故事吗?会很勇敢地书写今后十年的传奇吗?

  很远的从前,我们醉心于旁人那一袭华美的衣裳,期待自己的盛放。那么,今天以后,就让我们拥抱自己的光,去飞翔,去徜徉。

  我要勇敢,让烛火变成烈焰,与阳光去比肩。

  明天又是一个晴天吧?我这样期望着,一簇簇鲜姸的美好被铺平,真实地躺在我的眼下。曾经的诗篇,被我一次次吟咏过了,又在光阴里淡淡散去,化开。只剩下最简单的意向,留存在我的脑海,等待着我将它们再次呼唤。我拥有自己独立的阳光,真好,敞亮的岁月,就随阳光在我心中流淌,昼夜不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邻居轶事 下一篇:鼓掌
分享到: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