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故园 美文标题

故园

时间:2019-04-03 10:53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我是一片云 阅读: 发表评论

  不知起于何时,只要回老家,总要到村北沟里转一转,那怕时间再短。
 
  这北沟,有我童年的故园。
 
  那”柴门闻犬吠”,那“红杏枝头春意闹”,那啾啾的鸟鸣,那潺潺的流水,那高大的黄楝树,那硕果累累的樱桃园,那五彩斑斓的金秋,那白雪皑皑的崖畔,那田间地头的野花,那山间疯长的野草,那饲养处的老黄牛,那菜园里的瓜香,那乡亲们劳作踏出的一条条小径……
 
  这北沟,是我生命的源头;这北沟,是我启航的港湾;这北沟,是我心灵的家园。
 
  拄着父亲给我的木棍,忍着膝盖的疼痛,随着父亲,我再一次下到了北沟。徘徊在沟里的山路上,陶醉在怒放的杏花丛中,耳听着山鸡“咯咯”的鸣叫声,仿佛一下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
 
  童年,我与爷爷奶奶曾在沟里的院子居住数年。当年的院子,南屋是我和爷爷奶奶居住的地方,屋里靠东头的大土炕上,不知做过多少甜蜜的美梦。在这里,爷爷送我了民国年间印制的《唐诗三百首》,教我摇头晃脑、似懂非懂地背起了唐诗,从此,诗的情怀在心底静静流淌,再不干涸。那春花烂漫的时节,无数次随爷爷,在庭院的樱桃树下、杏花树旁、海棠花前,吟唱那一首首关于春天、关于花的古诗。“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这诗中的场景,与小院竟是无限地相似。
 
  不知从何时起,每当爷爷教我学过一首诗歌后,我总是在故乡的山水中,寻找诗中的场景,在心中比对、勾画、想象与诗里的差异。“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那画面,分明就是我坐在窗前,听到、看到的情景。窗前山岭上的积雪,谁说不是西岭的千秋雪?那东吴的万里船,分明就日夜停泊在柴门的河边。“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等等,这样的场景总能在故乡的山水中找寻到踪迹,让你豁然开朗,一下走进诗人的心灵。
 
  一年暮春的傍晚,爷爷给我讲过一个仙女下凡的故事,让我好长时间沉浸在故事的情节中不能自拔。吃饭时,总瞅着墙上的画,想象着画里的仙女也能下凡,能帮奶奶给勤劳的爷爷做饭,闲暇时还能陪我在院子里嬉戏玩耍,奶奶知道后笑的合不拢嘴。还有一次,好像是中秋刚过,爷爷给我讲“烂柯山”的故事,我就一早偷偷爬上了北山的屿子顶,在画有棋盘的巨石旁,一个人安静地等待前来下棋的仙人,只到傍晚听到不知什么动物的嚎叫声,才吓得屁滚尿流满头大汗的跑回家。事后气的奶奶把爷爷臭骂一顿。
 
  美好的时光总是匆匆又匆匆。今日,再次走进故园,当父亲挑开那当作柴门的一捆荆棘的时候,凝望着年久失修倒塌的房舍,枯倒的樱桃树,心中竟百味杂陈。
 
  昔日美好的家园竟如此的荒芜!倘若不是那株盛开的杏花,谁能相信这曾是生机勃勃的家园。
 
  沟里除了我和爷爷奶奶居住的院子,最令我神往和喜爱的就是叔耐爷家的院子了。这院子占地近三亩,最初是叔耐爷的大儿子长林居住。院子东西长南北宽,南面邻村,北面临河,西面建有三间房屋,房后长有数棵高大的樱桃树,东面则是村里到北沟的必经之路,院墙用碎石垒就,靠墙栽了一排的花椒树,从外面极难看清院里的风光。
 
  故乡历来有创关东的习惯,家家户户几乎都有在东北讨生机的亲人。六十年代末,为了生计,长林远走嫩江,临走时将没带走的物件就锁在了屋里。叔耐爷的小儿子长远是我儿时形影不离的玩伴,上学一起走,放学一起玩,打架一同上。有一天,一起翻看小画书的时候,无意中提到他哥长林有一套小画书“岳飞传”,可能就藏在院子的屋里。这套五十年代未出版的小画书,别说现在珍贵,在当时也是极其难得的。不经意的话语,就像春天的野草一样在心底疯长。终于有一天,几个小伙伴在长远的指引下,黑夜里打着手电从天棚摸进了房屋。在“偷书不算偷”的安慰下,几个小伙伴如愿拿到了小画书“岳飞传”。十五本一套的“岳飞传”,我好像只分到了一本“牛头山”,多数都被领头的大哥哥拿走了,为了补偿我,扔给了我一本半新的五十年代小学语文课本。里面的课文与我们当时的课文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其中一篇“上天入地下海”的课文让我记忆深刻,读后一夜未眠,脑海里展开了无穷的想象,从此,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学习。
 
  长林走后,再也没有回来,院子有几年无人打理,很快就杂草丛生了。大概七五年前后,叔耐爷从天津退休回到了家乡,不久就搬到了院子里居住,从此,这院子又重新焕发了无限的生机。
 
  叔耐爷先是在房前搭起了葡萄架,将那疯长无序的葡萄进行了规范,并在葡萄架下用大陶缸养起了金鱼。随后对整个院子进行了平整,请人修剪了樱桃树、杏树,又移栽了桃树、海棠等,院门口栽上了两棵碗口粗的柿子树,以祈事事如意。人勤地不懒,没有几年的功夫,这院子,就让村里人翘起了拇指。
 
  春天,鲜花盛开,满园春光,蝶飞蜂舞,桃红柳绿,徜徉其中,沁人心脾;夏日,葡萄架下,品茶纳凉,耳畔山风阵阵,流水哗哗,眼前月季怒放,缸中金鱼悠然,气定神闲;秋风起,瓜果香,硕大的冬瓜,金黄的南瓜,串串紫色的葡萄,饱满的花生,嫩绿的大白菜等等,醉了主人,羡煞了行人;冬日里,万籁俱寂之夜,围炉夜话,听评书,拉家常,好生快活。
 
  这样的田园,这样的生活,与之那“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桃花源又有何异?
 
  “小心树枝扎着。”父亲的声音让我从追忆中回到了现实。抬望眼,残垣断壁,荒草丛生,枯树杂陈。眼前的一切,竟让我怀疑自己的双眼,这还是那个我心中美丽的家园吗?
 
  仅仅数年,昔日美好的家园竟是如此的荒芜,看不到一丝的生机,实在令人感慨!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好想回到那旧日的时光,好想重温那温馨的光阴。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祈愿故园的荒芜不再继续,祈愿美丽的故园永远生机无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梦回南奥岛 下一篇:故乡的年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