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下龙湾真美 美文标题

下龙湾真美

时间:2018-07-27 12:46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吕冰岩 阅读: 发表评论

  下龙湾在越南,北部湾的西部,听说这里风光宜人,我们就经广西东兴口岸出境,来到这里。
 
  这里海域辽阔,浩渺千里,远处的大大小小的小岛时隐时现,给人如幻似梦的感觉。坐在汽车上沿着海边行走,感觉雾气在变浓,渐渐地,这薄薄的纱弥漫在天地之间,云雾在我们的脚下缭绕。真有“云窗雾阁事恍惚,重重翠幕深金屏。”的感觉。
下龙湾真美
  一盏茶的功夫,雾渐渐溶化,慢慢稀淡。从海边飘来一阵清风,卷起了雾纱的一角,露出一块蓝色的海面,空气清爽了,景物明晰了。
 
  屹立在岸边的沙滩上,向远处望去,只看见白茫茫一片。海水银浪高歌,天空白云朵朵。海水和天空合为一体。真是:白云依海卧,浪起大江天。
 
  我们从拜赛岛乘船来到木头岛,这里有空旷的岩洞,可以容纳上千人。里面石笋千奇百怪,有的如白云堆叠,有的如木棉花盛开,还有的如仙飘云端,或海鸟急飞,似静月弹唱,笙歌舞曲,丝管悠扬,让人静静地谛听这空谷传响,好像传来上个世纪的钟声,久久萦绕。岛内的居民男耕女织,自在逍遥。仿佛有陶渊明老先生说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
 
  带着这份恬淡,我们漫步于椰林。抚摸那苍砺的树干,聚敛那份粗犷和豁达。游走在清新的香蕉林,欣赏枝叶的澄碧,体味那份细腻和柔和,在光与影的斜照中品尝那份温馨和舒缓。正是旷达和细柔,织就了木头岛的快乐,这里的居民或农耕或打渔,都蕴含着夕阳的挽情,都凝结着绿荫的希望。怡然自得的那份恬淡,使你忘记了世上的荣辱得失。像他们有着老庄的淡定,有着陶公的超然。“沧海桑田几时有,夕阳落花未了情。”离别木头岛是那久久回首中,一瞥的余晖,翠绿披成了紫霞,蔚蓝融入了浩渺,提斗点墨般融进雪白的生渲。渲染出一副泼墨的山水风光。
 
  我们来到巴门岛的时候已近中午。这里几乎近于原始状态的热带丛林,不知名的阔叶林木枝叶肥大,根须裸露在外,叶子总是湿漉漉的,有光线透进来,晶莹闪亮。林中水汽浓重,一些不知名字的鸟在树上飞来飞去,踢落的水珠有时会渐到我们的脸上,温热的。草丛中有各种不知名字的虫子,它们长得又大又肥,水分充足。我用扎眼的小瓶子装了几只虫子,撒了这里的泥土,再放上叶子和果品。希望它们在这样好的环境下能够健康成长,能让我欣慰地带走异国的收获。
 
  这里的动物最有特点的是红鼻猴子,它们的鼻子和屁股都是红的,初见到它们时,我开心得大笑,同行的朋友称我幼稚,我不置可否,这是我的职业特征。看到小猴子的顽皮,看到老猴子的深沉,我想研究,在猴子的社会里,如何评定他们的等级和特权呢。正在这时,工作人员给猴子喂食来了。放好的食物,没有一只猴子跳下来享用,我有些疑惑,莫非他们自命清高?莫非他们不屑一顾?都不是,有来过的人说:“猴王还没有出现,它们不敢。""看,那不是么?”那个人的手一指。我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威严的老猴王,他在四下观望他的子民,他轻蔑地眺了一眼,然后轻盈地跳下,他品尝了第一口,他的子民立刻吱吱地欢叫着,香甜地品尝起食物来了。他们在吃东西的时候充满了对老猴王的仰慕。他附近进食的猴子表情丰富极了。
下龙湾真美
  看过猴子吃饭。我有些垂涎欲滴。食不果腹的滋味不好忍受,我们只得去附近吃炸春卷,牛肉粉。特别是炸春卷,薄如蝉翼,晶莹透明,更像一件艺术品,我展开了我前所未有的胃,饱餐了起来。
 
  饭后,我们是自由活动,我和朋友游逛在椰树林和香蕉林中。树林荫翳,仔细观察,有淡淡的水汽升腾。我们的裤脚是被潮气打湿的,还是被露水打湿的,我已经分不太清了。宽大肥硕的树叶不时挨碰着我们的脸,总有水滴落在我们的头上。前行中,藤条缠绕着树枝,草丛遮掩着山野,前面的路不太好走,我们深一脚浅一脚。朋友一边用棍子拨拉着树叶一边前行,我们好像迷路了,心情很急。空气又很闷,我的脖颈全是汗。我用发卡把头发高高地吊起,才感到有点清凉了。我和朋友边聊边走,心境放松了很多。我发现热带的林地,枝叶生长快,叶面的质地不是很细腻,我顺手摘了一片叶子,请朋友观察,叶子的纹路稀疏,叶面易碎,不经意的揉戳它就会碎成片片。
 
  太阳西斜的时候我们正朝叶子稠密的地方走,因为那里是南方。我们走得更急了,我的发卡不知什么时候被枝叶刮落了,我只得用一根青藤邦扎住我的头发,我的朋友大笑,我们快成原始人了。我说热带丛林有一种面包树,上面的果子切开,放到火上烘烤。烤熟的果子就叫面包果,香脆好吃,凡尔纳的小说里常有面包树的描写,我读那里的故事每次都垂涎欲滴。朋友说,这回我们有可能吃到这种面包果了,因为我们快走出林带了。我说,你怎么知道的。朋友告诉我,感觉不那么闷了,空气里有浓浓的咸味,快到岛边了。果然没过多久,就来到了一处小村镇。却不是刚才出发的地方。但是夜幕已降临。我们只好投宿在岛上的一户村民家里。
 
  我们不会越语,打着手势面带微笑和他们交谈。我们用越南币和他们谈条件,我们拿出十万盾请求住宿。他们很热情,面带微笑,诚挚地欢迎我们,堂屋内很宽阔,不安门,一律是门帘,是竹编的还是草编的,我分不太清,斗笠不少,踏进堂屋的正门,面壁墙上挂着一排斗笠,我们落座的都是藤椅,主人招待的晚饭很清新爽口,主食是米饭,蔬菜几乎都是生吃的,用香茶、完萎、薄荷等沾着佐料吃,佐料里有鱼露、酸醋、鲜柠檬汁等,吃起来有清凉的感觉。
 
  夜晚的巴门岛并不安谧,有蛙声和虫鸣,有一种叫马蛇子的益虫,有灯光的时候,他们都喜欢仅仅地扒住房檐,等待吃蚊子。最初,我们有些担心,试着闭了灯,他们还静静地留在房檐儿上,我们和平共处,相安无事.我们睡的是竹床和凉席,有淡淡的青草香气,有重归大自然的感觉。主人家有七岁和三岁的两个孩子,我喜欢小朋友,特别是那个小的。她好奇地掀开门帘瞧我们,我拿出好看的饰物赠给她,她高兴地大笑着。我亲切地抱起她,给她梳中国的公主头,她更高兴了,去她的房里给我拿她的竹编草编的小草人,我高兴地逗着她玩。那一夜我们都很开心,十点多才睡觉。早晨我们出发的时候,小孩子还没有醒来,她家的女主人打手势说,别叫她了,她很喜欢我们,知道我们走,她会哭的。我把在北海给幼儿园小朋友买的小帽子分出两顶,把好看的头花分出几只留给主人家的两个孩子。我摸着大孩子的头轻轻地和她拍手,我们诚挚地向这家主人致谢,依依不舍地告别远在天涯的友情。
 
  离别下龙湾的时候正是早晨,艳阳高照。此时,正是热带地区的干季,无风,空气中略带潮湿,天空如洗,海鸥在高声鸣叫,汽笛在阵阵长鸣,远处小岛披着彩衣,近处大海正在沐浴,阵阵的涛声为大自然弹奏着和谐的乐章。
 
  又是一个充满生机的日子,我们登上了码头向下龙湾辞行。此时,天高、水阔、碧天、白云、绿岛、水鸟全都映现在我挥动的极品大长锋中,生渲上点染了我对大自然的一片深情。美丽的下龙湾已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中。
 
  【作者简历】吕冰岩,女,教师,49岁。青岛居住,爱好文学,书法。1993年在地区报纸上发表第一篇散文《无怨的悔》,以后还在《知音》、《青年月刊》上发表过短篇。08年穿行在网络文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随笔:猫 下一篇:再听铁道兵的故事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