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撵水头 美文标题

撵水头

时间:2018-07-14 18:31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王铁军 阅读: 发表评论

  我生于七十年代,那时候的物质生活没有像现在这么丰富。只模糊地记得那时候勉强能填饱肚子,到了上小学的候,我们村用上了电那时候老师们经常给我们说:“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电话听说过就是没见过,因为全大队唯一的一部在大队部。大队部是大人们警告不准去的地方。
 
  那时候,全大队唯一的娱乐就是听有线广播,可能那时候为了省电,挂在小队电杆上的喇叭一般是通知事情的时候响。除此外就是12点播评书的时候响。后来家里也拉了个木头匣子,上边有个五角星,人们再也不用去电杆下边去听广播了。
撵水头
  童年时光可供娱乐的设施非常少。虽然物质极度缺乏,但是我们从来不缺少快乐!
 
  我们自造了许多玩具:有纸模(烟盒或本子折成),弹球(用烂瓦片磨成球形),纸飞机,纸蛋枪,链环枪,水枪等。
 
  除了用玩具玩,没有玩具的时候也能玩得起劲。因为那时候能将一件“无聊”的事情做得津津有味,比如:撵水头。首先解释一下撵水头是干啥的。我们村跟前有一条大渠,是泾惠渠12支渠,大概有5米宽,每每到大渠放水的时候,我们这些小朋友就会跟着大渠水跑,这就叫撵水头,有时候会送出十几里路。
 
  我是如何将一件看似无聊的事情变成十分有玩趣的事情的呢?现在想想当初我依然觉得有意思:那卷着柴草垃圾的水头像一个巨大的牛舌头舔舐着干旱的渠心,所到之处,蛐蛐、蚂蚱四散逃窜,那些没有翅膀的蚂蚁一群群飘在水面上,燕子们掠着水面抓那些惊逃的蚊蝇……我们把燕子这样的绝技叫――燕子三抄水。我跟着水头,有时候嫌水跑得快了,就用石头、砖头砸水头,希望把水头砸个稀巴烂,可是任凭我扔多少,那水头分分合合,依然浩浩向东……
 
  从生物学角度来看,人类对水有天生的亲近感:当精子和卵子结合后着床在母亲的子宫内,子宫内是透明澄清的羊水。生命源自于大海,水的特性被深深地刻入了我们每一个的潜意识!因此,我们无论是看到任何物态的水都会感到异常清爽。
 
  今天渭河、泾河发洪水了。我闲来无事骑摩托遛到了河堤路,又撵了一回水头。刚到河堤路,好家伙!正如朋友圈所传――水非常大!浊浪滔天,裹挟着树枝、柴草、垃圾奔涌而来。泾河、渭河河堤上站满了了看热闹的人。据说:“这次洪峰是十五年来最大的!”有些人还拿着捞头或渔网,但都被巡河的干部拦了下来。
 
  为了撵水头,我骑着车转了南岸转北岸一直转到了新丰桥上终于追上了“水头”。这渭河水的水头可比我们那大渠的“水头”大多了。临潼段有大片的玉米和红薯现在都被泡了。一位老者打着电话,我停了一耳朵:“发水了……嗯……冲就冲了了呗……”北桥口上一位大姐说:“现在不让我下去,等水退了,我在我苞谷地里拾鱼七!”
 
  水火无情,在这场无法抗拒的洪峰面前,人们表现出了异常的冷静,也表现出了他们的可爱!
 
  愿洪峰今晚安全过境,顺利进入风陵渡,汇入黄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牛郎织女” 下一篇:看节目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