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老汉 美文标题

老汉

时间:2018-05-09 15:57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姜蕊琼 阅读: 发表评论

  佝偻的身子,细如筷,直如尺的腿。弯了一辈子的腰但依旧笔直,粗筋爆出掌心布满老茧的稍稍变形了的手。古铜色的、瘦削的脸,宽大而又扁平的额头,明亮而深邃的眼睛,发笑时挤出几条线。鼻子呆板,隆起,干裂带点血色的嘴唇,一排整齐而发黑的牙齿,稀疏花白的头发。
 
  一身穿着以旧式蓝色中山装为主,虽无妻无儿无女,但依旧很干净,干净中透出朴素,显得精神矍铄。
 
  他懂些药理,隔三差五的总有人来找他,他也算是“悬壶济世”了吧,看病之人总是分文不收,邻里右舍很感激他,总是会偷偷放东西给他,但每次他都如数奉还。老汉还是一把木匠好手,最擅长做扁担。清晨天边才翻出一点鱼肚白,老汉就出发了,去找一种结红果子的树。往东边走走,朝西边瞧瞧,晨露染湿大半的裤腿,早霞早已红透,在不远处发现了一棵,老汉卯足劲,在左一刀,右一刀,树倒了,砍到之后就要选一段木材,一到两米长。第二步就是晾晒木材,一般晒两到三天。晒好以后老汉找来斧子、锯子、磨绳、墨盒、量尺和刨子刨刃等等一些工具。老汉熟练的用锯子锯出扁担的大概长度,再用斧子把表皮去掉,修出雏形。有了雏形以后再用磨绳和量尺测量,使做出来的扁担更精确。再用刨子刨刃刨,来来回回,“咔擦,咔擦……”在老汉的巧手下扁担的制作就快接近尾声了。最后一步,老汉找来一张磨砂纸来来回回的磨,扁担就彻底做好了。老汉制作的扁担不但好看还耐用,远近的农户都是它的忠实粉丝。
 
  岁月终是不饶人,年近古稀的老汉在一个安静得没风的傍晚安详的离开了人世。没有征兆,没有准备,人们稀里哗啦的哭声,哔哔波波的鞭炮声和格外刺耳的唢呐声中,老汉去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一路远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失怙的银杏 下一篇:夏日温情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