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打鸡血 美文标题

打鸡血

时间:2017-06-22 20:59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朱 坤 阅读: 发表评论

打鸡血 

 

  现在还有人用一个词,形容情绪的兴奋,叫“打了鸡血似的”。打鸡血可是真实的事情,盛行于1970左右的年代。我认识敢于给自己打鸡血的人物,是在1975年了。他叫闫新华,当时是兰新铁路柳园工务段一个叫峡西的一个养路工区。

  闫新华是一个人物,是十分乐观的老家伙,那时还没有给他平反摘帽,他是“历史反革命”。他曾经是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的高材生,后来到甘肃的陇西任国民党青年军的教官,有上校军衔。他说是受共产党地下工作者的委派,在国民党队伍里做策反工作。可是他的上线找不到了,这就成了悬案。文化大革命他就成了“历史反革命”,在峡西劳动改造,每月只给大概六十元左右的生活费。他的妻子有病,常年卧床不起,还有两个孩子要吃饭,家中一贫如洗,他又不能乱说乱动,只能每个星期回远在玉门镇的家中看看,通勤的小慢车晚上一点左右到家,第二天一大早八点多钟就得跟小慢车回来。他对这些不公正满不在乎,终日批斗写检查,还有说有笑,特别还爱和我们这些年轻人讲话。要不是对生活充满了乐观,说不定早就死了。

  他那时候快要六十岁了,身体也不是很好。每天繁重的体力劳动他几乎快要吃不消了。但是他有“历史反革命的帽子”不能退休,只能继续接受群众监督,劳动改造。他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打鸡血针”可以强身健体的“鸡血疗法“,就在工区喂了几只小公鸡。

  “鸡血疗法“是文化大革命中流行的一种保健术,同时流行的还有甩手疗法。各地流行(从大都市到穷乡僻壤)的起讫和流行的具体时间、长度略有不同。方法是抽取小公鸡(也有说4斤以上重的纯种白色“来航鸡”最好)的鸡血几十到100毫升,注射进人体,每周一次。据说可以医治百病,健体强身。

  陪伴着“鸡血疗法”还有像《梅花党案件》一样的神秘传奇故事。说是建国初期某国民党中将军医被我公安机关抓获判了死刑,行刑前献出这个“秘方”以求自保,称其疗效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治愈百病;还说“在台湾的蒋介石就靠打鸡血活着”。不但当地军政首长深信不疑,还有一帮下属效仿。文革中这些“走资派”被批斗,在逼问下坦白了打鸡血的事情。于是这个“延年益寿”的秘方才被印成传单流传于世。

  铁路职工走南闯北的人很多,很快就有了准确的消息。社会上传说“打鸡血”可以治病的事情是真真人真事。这个“鸡血疗法”是上海有个医生叫俞昌时发明的。俞昌时在1960年代初期为了医治自己的顽疾,不知道怎么突发奇想,试验从一只公鸡的身上抽了1.5cc血,注射进左臂三角肌,其后一两天内,他觉得精神亢奋、食欲增加,三四天后“发现奇迹”,脚癣和皮屑病等痼疾同时痊愈了。

  俞昌时兴奋了,开始在其他病人身上治疗。认为这是医疗技术的突破。就印制《鸡血疗法》一书,辑录了一百多个病例,宣传方式与现今充斥电视和报刊的各类神奇“秘方”如出一辙。可是就是有人相信,在全国各地流传很广,影响很大。但是这种方法没有科学的论证,有些不靠谱。为此国家卫生部还专门下发了《关于“鸡血疗法”的通知》:“禁止用鲜鸡血给病人治病,以免发生过敏等危险。群众要求医务人员用鲜鸡血给予治疗者,应加以劝阻。对于群众中流行的各种传说,应进行必要的澄清和解释。” 不久,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爆发了,“造反有理”的口号响彻云霄,。俞昌时又开始宣传他的“鸡血疗法”,认为反动学术权威对他的新生事物进行了压制,这是一个打倒当权派的重磅炸弹,立刻得到了造反派的支持,包括医疗卫生系统,还有其它部门的造反派成立了“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彻底批判卫生部在鸡血疗法上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会筹备办公室”,在1966年12月发表《彻底为医药科研中的新生事物——鸡血疗法翻案告全国革命人民的公开信》,大力支持“鸡血疗法”。12月28日,卫生部被迫下发通知,撤销1965年7月23日的《关于“鸡血疗法”的通知》。《鸡血疗法》小册子迅速翻印,流传到了全国各地。 打鸡血可以健壮身体,可以治病,可以解决缺医少药的问题,多好啊,许多人纷纷效仿,竟造成好多地方小公鸡因紧俏而涨价缺货。后来有不少的年老体弱者,抱着自家的大公鸡,让大夫把鸡血抽出来,注射在自己胳膊上。管不管用不知道,反正打鸡血后的人浑身会发热,会有精神。铁路上的人们也就那么一说,身体不舒服了,有卫生所,有医院,真正打鸡血的人我没有见过。我那时候二十刚出头,一群朋友身强力壮的,没有必要去尝试打鸡血,也就是把这个鸡血疗法当做新鲜事谈论一下而已。

  闫新华认为自己的一条老命不怎么值钱,有很多的疾病缠身,大把大把吃药也不管用,打了鸡血没准管用,多活几年算是幸运,有什么事情挂了也是一个解脱,至少不能算做自杀自绝于人民,有病乱投医么。工区里每天就有老闫跑动抓小鸡和小公鸡惨叫的动静。我的同学于和说这是工区里的“半夜鸡叫”。

  闫新华抓住了鸡,用注射器抽了鸡血,但是他自己给自己注射很困难,就叫别人帮忙。尽管他是“历史反革命”,但是那也是一条命,大家害怕出事,没有人恳给他帮忙。老闫打不成鸡血,既有些无可奈何,又有些不甘心,就干脆改成直接喝鸡血。他抖的手握不好注射器,鸡血喷进他的嘴里,也有的喷在脸上,但是他自己没有发现,把刚刚巡道回来的潘国忠吓了一跳。潘国忠后来回忆说:“老闫穿着羊皮大衣,哎呀妈呀,真吓人,就像一只偷鸡的老狐狸。”

  1980年, 闫新华的问题得以初步解决,全段召开大会,当场烧毁他的档案材料,有一尺多高,还给他补发了工资。老闫哭了,他说:“我终于可以退休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 下一篇:带着光阴去旅行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