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微笑向暖安之若素 美文标题

微笑向暖安之若素

时间:2015-04-03 19:38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向暖 阅读:

  微笑向暖安之若素

  1

  我和雯子来到西西家的时候,她正吃一盘凉拌菠菜吃得热泪盈眶。

  “西西你哭了?”雯子担心地看着西西。

  “谁哭了。”西西含着泪指着面前的菜,“芥末呛的。”

  我拿了双筷子,从盘子里夹了点菠菜放进嘴里,一股强烈的刺激性气味立刻直钻鼻腔,我瞬间眼泪汪汪。西西大笑起来,“哈,你看,你还没我挺得住呢,我是吃了半盘才这样的。”

  我扔下筷子,擦干眼泪道:“你洒了有半瓶芥末吧。”又看看那绿油油的半盘菠菜,“你好歹也放点粉丝呀,就干吃菠菜呀。”

  西西抹抹嘴,“你以为我不想,我伤心欲绝地回到家,本来打算大吃一顿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可是家里就剩下半把菠菜了,要是还有别的,你以为我愿意当大力水手呀!”

微笑向暖安之若素

  见西西还能说能笑的,我和雯子放下心来。西西在电话里跟我们说她被人黑的时候,声音里是充满了怨愤和悲伤的,我们担心她想不通,才匆忙赶过来,没想到她已经被一盘凉拌菠菜治愈得差不错了。

  西西是我们这帮朋友里出了名的吃货,遇上开心的事,要吃东西庆祝;遇上不开心的事,要吃东西发泄;没遇上什么事儿,要吃东西找乐趣。大家聚餐的时候,一开饭她就话很少了,因为忙着埋头苦吃。不过西西有个好处,就是怎么吃都不胖,只有一张肉嘟嘟的娃娃脸,看上去还算是没浪费那么多的食物。

  西西此刻已经厌倦了芥末菠菜,对我俩说:“你们是来安慰我的,拿出点诚意来嘛。请我吃火锅吧,我想吃火锅了。”

  “那什么,你还没说说老女人是怎么黑你的呢。”我说。老女人是西西的顶头上司,三十好几了,未婚,高冷,对下属从来没有好脸色,西西说起她,总是咬牙切齿的。

  “先去火锅店,吃火锅的时候详谈。”西西已经麻利地穿好了外套,率先往外走了。

  2

  吃掉两盘小肥牛,一盘嫩羊肉,一盘肉丸子之后,西西终于抬起头来叹了一声:“有肉吃真好,吃了肉心情好多了,服务员,再来两盘羊肉!”

  我和雯子拨拉着碗里的青菜,再次问起西西受了什么委屈。西西这才开始控诉老女人的罪恶行径,“我一直跟的客户,我死皮赖脸地跟着人家,我辛辛苦苦一遍遍改方案,我陪人家喝酒喝得狂吐了大半夜,我他妈的小命没了半条才做成的单子,最后全成了老女人的功劳,业绩、奖金,全都没我什么事儿。挨千刀的老女人,往死里欺负我……”

  西西是一家大公司的小业务员,她到这家公司工作了快两年了,两年间受尽了老女人的挤兑,我们听她控诉老女人,也听得耳朵起茧了。

  “实在不行就换工作吧。”我说。

  “我也想呀。”西西说,“跳槽我也不是没跳过,可谁能保证从虎穴出来不会掉进狼窝呢。我现在在公司好不容易快混成老人了,换一个地方,我又成新人了,万一再遇上一个比老女人更变态的上司,我的小命就真没了。”

  西西这几年是换过几个工作,虽然她人能干,工作热情也高,但是因为性格粗粗咧咧的,也不晓得为自己争取利益,所以至今仍在最底层打拼着。

  “老女人总抢你们这些新人的业绩,你们应该向高层反映一下呀。”雯子慢吞吞地说道。

  西西扁扁嘴,露出八卦的神情,“反映也没用的。哎,你们知道吗,我也是最近才听说,老女人跟我们总监有一腿。就因为总监照着她,她才敢这么为所欲为的。”

  “这样的话反映是没什么用。西西,那你就打算继续在公司卖苦力,继续被老女人这么欺负下去?”我说。

  此刻锅子又沸腾了,西西捞出一碗肉,吃了几口,才说道:“先这么干着吧,大不了我以后多长点心眼。嗯,吃了肉我又有力气了,我准备继续在那儿干,继续跟老女人斗智斗勇,哪天我做了她的上司,哼哼……”

  西西阿Q了一下,就又开始吃东西了,她就是这样,遇上再生气再难过的事儿,猛吃一顿就能让她忘记伤心,恢复斗志。

  微笑向暖安之若素

  3

  大晚上的我刚要睡觉手机铃就响个不停,是雯子打过来的,她平时说话语速很慢,这次说话却快速而急切,“南南你赶紧到医院来,西西出事了!”

  我赶到医院,发现雯子、小可、扣子她们都在,还有俩男的,我们的老同学程冰和大川。见大家都等在急诊室外面,我急问:“西西怎么样了?”

  小可说:“西西被撞了,昏倒了,这会儿还没醒呢,医生刚才嫌我们都在急诊室里围着太乱,就把我们赶到外面来了。”

  他们几个又你一言我一语的解释了一番,我才听明白,是今晚上程冰路过西西住的地方,在距离西西家不远的一条荒僻的路上看到了她,当时西西昏倒在路边,看样子像是被什么车子撞倒了,程冰就赶紧把她送医院来了。

  西西其实挺不容易的,她父母不在这个城市,她一个人在这里打拼,在偏僻的旧城区租房子住,从单位回住处,要经过几条人烟稀少的荒僻的路,如果今晚上程冰没有路过那条路,没有看到她,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我们正担心着,医生出来告诉我们西西醒了,说我们可以进去了。

  我们一伙人挤进小小的急诊室,见西西躺在窄窄的小床上,正忽闪着眼睛四下张望。

  “西西你怎么样了?”大家围了过去。没想到西西张口说的第一句话是:“好饿。”

  我们的心都放下来,这会儿还想着吃,说明她的脑子没撞坏。

  “西西你胳膊和手有擦伤,疼吗?”“西西你还记得是被什么车撞的吗?”“你能回忆起那个无良肇事者的模样吗?”我们七嘴八舌询问她的时候,西西又开口说了第二句,“我破相了没?”#p#分页标题#e#

  我们看着她完好无损的脸摇摇头。她松了口气,露出万事大吉的神情,“没破相就好。”

  后来西西跟我们说,她最近工作特忙,一连几天加班加点睡不好觉,今晚上又加班到很晚,又累又饿,人有些虚空,走路都迷迷糊糊的,后来走着走着,就被后面过来的一辆车撞倒了,她凭着最后的记忆判断那可能是辆机动三轮,别的就什么印象也没有了。

  “机动三轮可能性很大,那条路那个点很少有汽车经过。”程冰说。

  “西西你租房子的地方太偏僻了。”小可说。

  “晚上一个女孩子自己走夜路真是不安全。”大川说。

  我们发表感慨的时候,西西已经从床上一骨碌坐起来,“我没事了,咱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我真的饿坏了。”

  4

  深更半夜的,我们一行人从医院出来,直奔大川家的土菜馆。菜馆已经打烊了,大川把厨师喊起来,让他给我们做几道菜。

  大川问西西想吃什么,西西说:“捡着荤腥的上呗。”

  深夜,看着大口吃肉的西西,我们都觉得有食欲了,也陪着吃了不少。大家边吃边聊些上学那会儿的事儿。程冰说,他有一次心情不好,放学后待在校园里不想回家,西西从他身边过去,发现他心事重重,就又折回来,塞给他俩肉烧饼,说:“吃点东西吧,吃点东西心情就好了。”

  “嗯,这就是西西的思维方式。”小可说。

  大川问程冰:“这法子管用吗?”

  程冰一脸认真地点头,“管用。”

  埋头苦吃的西西抬起头来,“程冰一说我想起来,那俩肉烧饼是我那天的晚饭,我拿它们助人为乐之后,害自己饿了一夜。”大家都哈哈笑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为防止西西一个人路上再生危险,程冰负责开车护送她回家。

  我回到家准备睡觉,手机铃又响了起来,是西西,她说:“南南,我想了想还是得找个人说说,你比较冷静,我就跟你说了。那什么,今晚上程冰送我回家,路上我开玩笑说多亏他今晚搭救我,不然我死了残了也没准。你猜程冰说什么?他说我要是残了,他就负责照顾我一辈子。我说别开玩笑了,他说他说的是真的。他还说其实他今晚上不是路过,他经常特意从我家附近的这条路经过。南南,那什么,这也太突然了,我有点反应不过来,他这是在像我表白吗?”

  我说:“好像是。”

  “都这么多年的老同学了,他忽然这么说,我觉得……南南我心里特别乱……不行,我得去找点东西吃压压惊。”西西那头把电话挂了。

  我也觉得程冰的表白有些突兀,大家都是老同学,上学那会儿没什么表示,这时候忽然表白,这是哪跟哪呀。程冰从上学那会儿就是出了名的暖男,无论对男生还是女生,都不错,也没看出他对扣子有什么特别的。我忽然想起同样是我们老同学的扣子曾经对程冰表白过,程冰当时被吓了一跳,落荒而逃,怎么这会儿他又用同样的方式来吓唬西西了呢?

  过了几天我遇到大川,大川是程冰最好的朋友,他跟我说程冰这几天很烦恼很忐忑。大川说别看程冰是典型的暖男形象,但其实他的生活并没有那么暖。程冰的父母一直在新疆那边工作,他从小在我们这座城市读书,是住在舅舅家里。程冰的舅妈是个刻薄的人,对程冰又冷淡又挑剔。程冰从小就学会了看别人脸色,他总是担心别人不喜欢他。在学校里,程冰学习很拼,什么事儿都积极,因为他特别怕别人看不起他。他对谁都很热情很关心,这也源于他内心惧怕被冷淡,担心跟别人在一起时冷场。

  大川是说程冰上学那会儿是喜欢过西西的,同样是离开父母异地求学,西西却总是很快乐,程冰羡慕西西的简单和开心。只是那时候年纪小,未来还是未知的,那种感情只是朦朦胧胧的,所以程冰当年没有表达出来。后来年龄渐长,大家都从校园转战社会,感情上也都有些经历和挫折,程冰和西西还在一个城市,还有一些交集,程冰说这一两年,他的内心渐渐清晰,他越来越觉得西西很吸引他,他是喜欢西西的。

  “那我们平时也常聚聚的,他也从来没对西西表示过。”我说。

  “其实程冰在感情上是被动的,他特别害怕被拒绝,所以一直不敢说。”大川说,“最近这段时间程冰几次鼓起勇气想表白的,他几乎每晚都刻意经过西西住处附近的那条路,要不然也不会意外遇到西西,把她送去医院。”

  大川问我:“你和西西经常在一块儿,你应该知道她的感情动向,你觉得她跟程冰有戏吗?”

  我摇摇头,西西没有男朋友我可以肯定,但是她能不能接受程冰我却不知道,这丫头这些年,她的世界里的关键词就是吃,再就是工作打拼,有没有为程冰预留一个位置,谁也说不准。

  5

  隔天和西西一起吃饭,我等西西吃完一份盖浇饭之后才问她对程冰表白的事儿是怎么想的。

  西西说:“他那天晚上莫名其妙地说了一通之后就没再找我。只是在微信上给我留过一句话,说他其实经历了很多冷,问我愿不愿意借他点光和热,还说他愿意努力学厨艺,给我做各种好吃的。后来我想了想,他那些年心里那么苦,对人还那么热情,不知道怎么的,我心里就有点难过。”

  吃货西西脸上露出极少露出的温柔。

  “那你打算给他机会吗?”我问。

  西西想了想,说:“其实上学那会儿,大家都有点情窦初开的小心思嘛,我也对程冰有过那么一点幻想。不过只是幻想而已,我觉得他挺优秀的,我呢,就是个傻乎乎的吃货,我们俩没戏。那天晚上他跟我表白的时候,我的心跳有些不正常,一方面是吓的,还有,我想我也是有点动心的。所以这几天我想了想这事儿,决定给自己也给他一个机会,反正现在我们都老大不小了,他没女朋友,我待字闺中,处处试试呗。处好了呢,大家就在一起,不合适呢,大家还是朋友。”

  “我估计这阵子他鼓不起勇气再找你了。”我说。

  “没事。”西西笑道,“明天我请他吃饭。”

  西西真是个敞亮的女孩。#p#分页标题#e#

  6

  有几个月没跟西西一起吃饭了。我对雯子说:“西西最近好像很忙呀。”

  雯子说:“她工作本来就拼,现在还要忙着恋爱,当然忙啦。现在程冰每天都接送她上下班,这俩人家都是外地的,在一起日子就不孤单了。”

  雯子的话音刚落手机就响起来,她看看手机屏,笑道:“是西西,肯定抽出空来了,约我们吃饭呢。”

  我、雯子,还有西西在大川家的店里吃饭。

  西西的吃相一点没变,丝毫没有因为恋爱了就显出那么点文雅和矜持,我说:“程冰不嫌弃你的吃相呀?”西西边吃边说:“大家都是多年的老相识了,谁不知道谁呀。程冰说很喜欢我吃东西的样子,我俩一起吃饭,他总是不停给我舔饭夹菜。”

  “我记得你当初说过想嫁个厨师的,没想到现在跟程冰好了。”雯子对西西说道。

  西西笑道:“嗯,程冰正在学厨艺,没准过不久就能考个厨师证呢。”

  想着程冰带上厨师帽颠大勺的样子,我禁不住笑起来。

  过了一阵子,西西说:“告诉你们一个消息,老女人辞职了。”

  “为什么?”连一向淡定的雯子都有些惊讶。

  西西说:“我们总监的老婆到公司来闹了,骂老女人是小三,还当众把她给打了,她住了几天院,总监都没敢去医院看她。她一出院就辞职了,大约觉得没脸在公司呆了。”

  想到老女人对西西长久以来的迫害,我们觉得这对西西来说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可是西西却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开心。她甚至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想想,老女人也挺不容易的。听说她也是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打拼,从小业务员做起,一步步做到主管。她当初一定也是受了不少欺负,吃了不少苦,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她也是被生活逼的。”

  我问西西:“那你现在受了很多欺负,吃了很多苦,你愿意变成老女人那个样子吗?”

  西西想了想,摇了摇头,“还是别吧,我想我不会。我不愿意变成她那个样子。”

  “老女人攀附上司,出卖自己,也得到了一些利益。”我对西西说,“如果你一直很努力,从不走捷径,然后一辈子就这么辛苦的做小业务员,你会甘心吗?”

  “做业务员也很好呀,虽然苦一点,可是……”西西看看盘里的糖醋里脊,“只要有肉吃,生活还是很美好啊。”

  是呀,这世上有肉吃,有西西这样的女孩,生活还是很美好啊。微笑向暖安之若素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