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人生就是一场驴行 美文标题

人生就是一场驴行

时间:2019-04-03 10:52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我是一片云 阅读: 发表评论

  “春分雨脚落声微,柳岸斜风带客归。时令北方偏向晚,可知早有绿腰肥。”
 
  “天将小雨交春半,谁见枝头花历乱。纵目天涯,浅黛春山处处纱。焦人不过轻寒恼,问卜怕听情未了。许是今生,误把前生草踏青。”
 
  写《春分》的诗词我是最喜欢这两首了,而这两首竟是出自徐铉一人之手。
人生就是一场驴行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春分时节,花开依旧,而诗人早已淹没到了历史的海洋之中。试问,有几人能记得这五代的诗人徐铉哪?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想想这事上确实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如有,那也只是诉诸于文字的一点思想吧!而这一点点的思想,能浮在面上的恐怕更是少之又少了!
 
  满眼春光里,品茶读诗,不知怎么竟想到了驴,想到了那经常尥个蹶子的小毛驴。如此,实在有点大煞风景了。但仔细想想,也非完全的风马牛不相及。
 
  儿时的记忆里,春分过后,就进入了耕种的农忙时节,大人们一天到晚都忙在田野里。家乡是山区,耕种是离不开牲口的,此时,这小毛驴就派上了大用场。小毛驴一趟趟在山间小路上的来来回回,省去了大人们许多的力气,也让没有毛驴的人家心生了许多的羡慕和嫉妒。
 
  说来,这毛驴真是勤劳能干,有时白天在崎岖山路上辛苦奔波一天,傍晚还要在磨道里转圈。
 
  家乡的主食是煎饼,而这煎饼制作的一道主要工序就是磨煎饼糊。将用水泡好的玉米、高粱或小麦等,用石磨一点点磨成糊状,然后才能在柴草烧热的铁鏊子上摊出煎饼。磨煎饼糊的活,一般都是一早一晚,有毛驴的人家一般都是傍晚饭后。辛苦一天,这毛驴和主人都歇息了片刻,主人便将喂过的毛驴牵到石磨旁边,用布蒙上眼睛,然后套好,对着毛驴的屁股轻轻一掌,“嘚儿”,这毛驴就闷声开始了转圈。在一圈一圈的行走中,带动着石磨不停的转动,主人只是用瓢将泡好的粮食倒入石磨上面的孔洞,偶尔舀上一瓢或半瓢清水,然后一边督着就好,很快那不稠不稀的煎饼糊就注满了硕大的面盆。
 
  这毛驴大多都是十分的温顺,是极少有尥蹶子的,但若碰上那烈性的毛驴,抑或犯了脾气的毛驴,也是让人哭笑不得,无可奈何的。
 
  胡同里蒿爷家有一头小毛驴,蒿爷拿他当宝贝一样,平时除了喂他最鲜嫩的青草外,还经常买来豆饼喂他。这小毛驴也是争气,长的精壮、干净、漂亮,那长长的驴脸上,嵌着银边的一双黑眼,竟像会说话一般,偶尔与人对视,似乎有一份说不出的得意和狡诈。蒿爷与他几乎形影不离,这驴这人在山野中劳作的画面,深深地装满了儿时的记忆。小毛驴给蒿爷省去了许多的气力,也挣足了面子。驮水、驮粪、驮粮食、驮化肥、拉磨样样能干。但就是这样一头乖巧能干的毛驴,有一次,却让蒿爷丢尽了脸面。
 
  有一年也是春分前后的日子,胡同口家里没有劳力的红子奶奶,找蒿爷借毛驴磨煎饼糊。乡里乡亲的相互帮衬已是习俗,蒿爷爽快的答应,连忙将毛驴赶去,并帮着将毛驴套好。可谁知,任凭你如何的吆喝,甚至是柳条的抽打,这毛驴愣是不走一步,更别说是转圈了,到后来竟是尥起了蹶子,直气的蒿爷是七窍生烟。这最后,还是红子奶奶有办法。这红子奶奶不知从哪里弄来了几根红萝卜,先将一根放到了毛驴的嘴边,这毛驴竟一下安静了下来,然后急不可耐地咬住吃了下去。随后,红子奶奶就将其余几根红萝卜拴在一起,挂到了那蒙着布的驴脸前。这驴闻着这美味,想吃却又吃不到,又总感到近在眼前,在诱惑下竟卖力的开始了拉磨,直把一旁的蒿爷笑弯了腰。
 
  “这他娘的憨驴!”
 
  有驴拉磨总是幸福和让人妒忌的。小时候,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家里也能养一头蒿爷那样的小毛驴了。爷爷说,过去家里是养过毛驴的,当年小脚奶奶就是爷爷从十几里外的佛生村,唱着“二小赶脚”,用毛驴驮回村的。小时候,家里人多,母亲每隔几天都要摊上一摞的煎饼,这新鲜的煎饼摸上大酱卷上大葱真是百吃不厌,直到现在,这煎饼仍是我的最爱。吃煎饼容易,磨煎饼糊难。这磨煎饼糊的活自小就落在了我和姐姐妹妹的身上。下午放学以后,放下书包,首要的是要在北屋窗户边的石磨前推磨。没有毛驴,这人也就成了驴。当时年龄尚小,一人推磨是推不动的,加上还要随时往磨里添加粮食和水,因此,每次的推磨都要两人合作。
 
  与姐姐推磨,姐姐总是让着我,许多时候我是出工不出力的,只是两手扶着磨把跟着姐姐转圈。有时任性,我就没好气的猛推几下,有次差点把姐姐晃倒,气的姐姐跟我瞪眼,但姐姐心疼我小,从不说我,这种姐弟之情,现在想来好生的感慨。
 
  与妹妹推磨我是一点也不敢偷懒的,真是有多大的力气用多大。每回都是身子前倾,两手用力,撅着屁股的使劲。看到我满头大汗的样子,母亲和姐姐总是赞声不断,这顺毛驴的我由此更是用心用力。
 
  随着时代的发展,这摊煎饼,驴拉磨、人推磨早已成为了历史,过去农村家家户户的石磨大多不见了踪影,这毛驴因为派不上用场也几乎已经绝迹。但因了这驴皮阿胶、驴肉火烧、全驴宴的缘故,近年,这养驴似乎又兴盛了起来。天上龙肉,地上驴肉,小毛驴不知不觉已经变成了世间的美味了。
 
  人生是一场旅行,其实何尝又不是一场驴行啊!大多数人应该都是那蒙着眼睛转圈的驴吧!偶尔的尥蹶子改变不了转圈的命运,负重前行,不问前程,不理结果又有什么不好?也许这样的旅行是最幸福不过的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恩人桑树 下一篇:西山八景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