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话说“当年” 美文标题

话说“当年”

时间:2019-01-28 12:38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祝宇 阅读: 发表评论

  “当年”本意为以前的某一时期,而我在这里写当年却是当下这一时期的过年。
 
  过年即是春节,这是中国传统节日中最为重大的节日,据说古时候为了纪念神仙年赶走猛兽夕的功绩把初一定为过年。而近代的新年则是指农历正月初一至正月十五这一节期,节日名为春节。春节时期在外游子、背井离乡的人们都会赶回家中与家人团聚一起过年。
 
  在每个地方都有关于过年的童谣,而我记忆最深的就是这首童谣了。
 
  小孩小孩你别馋,
 
  过了腊八就是年。
 
  哩哩啦啦二十三,
 
  二十三糖瓜粘,
 
  二十四扫房日,
 
  二十五买豆腐,
 
  二十六买斤肉,
 
  二十七宰只鸡,
 
  二十八把面发,
 
  二十九蒸馒头,
 
  三十晚上熬一宿
 
  ……
 
  一首童谣正是反映一个时代最真实的民间心声和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可是在当下的这个过年里,我总感觉缺少点什么,可能不止我这一个人有这种感觉吧!经济快速发展农民的腰包鼓起来了,衣食住行都不在是老百姓为之犯愁的对象,可以说是丰衣足食了。馒头都不用自家蒸了,在市场上随时都能买到新鲜肉,衣服无论网购还是在商场里应有尽有并且款式多样。那么到底现在缺少的是什么呢?我想缺少的正是传统年的意义和氛围。
 
  小时候每到过年我们这些小孩子都非常地兴奋,因为好吃的东西非常地多,而且有新衣服穿。令我记忆犹新地是:母亲买回来过年用的糖果放在柜子里面,我和弟弟找到后偷偷地吃了不少,母亲看到后大发雷霆。如果放在当下这根本不是什么事情也并没有什么,可是在那个时候如果还没有到过年就把糖果吃完了,等到亲戚朋友来串门时盘子里没有什么糖果爸妈就会很尴尬。不是父母不疼爱我们,也不是父母不舍得给我们吃,只是当时的条件不允许我们没有过年就把这些东西吃完。
 
  我想当下的春节缺少的可能就是这种对所有好吃的,好玩儿的还有以前最喜欢的新衣服的期望或者说是渴望。当下每家每户在平日里都能满足这些渴望的东西,可能正是这种愿望得以满足所以才使过年再也没有了年的味道。
 
  以前大年三十晚上一大家人齐坐在炕头看春晚、拉家常,分享着这一年来自己的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中的心得和感悟,可现在的春晚还有多少人会看完呢?大年三十晚上不是在低头玩游戏就是在抢红包,回到家中和父母的言语交流少之又少,仿佛手机就是整个世界,虽然快速发展的通讯和交通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可是心与心的距离却似乎日行渐远。
 
  过年还是过年,可过年又不像是过年,当下的“过年”真的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天中男女 下一篇:新春随笔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