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 > 伤感文章 > 心中永远的痛 美文标题

心中永远的痛

时间:2019-02-19 12:27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2011年,我和先生在台退休后,为了希望能与已在美成家立业的儿女们有多一点相处的机会,便决定带着心爱的狗儿Candy移居美国,快乐的一起在美养老。我还为如何带她这只14岁原为台湾流浪狗出身,有着两支漂亮长毛耳朵,酷似蝴蝶犬的老狗,在《世界日报》写了一篇《好命狗移民记》,就此展开她在新大陆为期四年的快乐生活
 
  Candy很小就学会好多逗趣的把戏娱人,常腻在人身边撒娇,得人宠爱。她也常爱跳上我脚边,陪伴我睡午觉,这是先生所不允许的。先生对她太严厉,她不乖时,会用棍子管教。有一次,我无意中踩到她的尾巴,她立刻自卫的反身咬到我的手指头。先生心疼我,马上拿家法伺候,她被打后躲在浴室的墙角,我难过的心如刀割,又不敢阻止正在气头上的先生,我忍不住在旁不停的流泪。从此她只要听到先生讲话大声一点,立刻钻进浴室里躲起来,身子还频频颤抖。可是说也奇怪,她却非常了解,家中掌大权的人是谁。每次当傍晚时分,约在6:50左右,她会忽然灵活的站起身来,竖起漂亮的双耳,睁亮眼睛,聚精会神好像听到什么似的。可是我家距离巷口马路,还隔着一排房子,会是什么呢?过了一会儿,大门传来开门声,Candy立刻从她的沙发座上奔去门口,扑向先生直抓他的腰头,欢迎主人回家,使我不得不佩服她,封她是一个“马屁精”。
 
  Candy是只算是漂亮可爱的狗,我带她出去溜狗,时常听到人们夸她像主人一样的美,没想到我还沾了她的光。来美后在路上常会遇到美国小孩,走到我们跟前问:“我可以摸摸她吗?她叫什麽名字?”。她实在是应为卑微命的流浪狗,但是她好命遇到一个特爱她的女主人。她小时候皮肤过敏,要吃昂贵有特别处方的狗食,有时候还要坐计程车,去近在咫尺的动物医院,看过敏性皮肤炎。因为她认识那条要去医院的路,有一次我带着她,当快走到医院时,她好像知道要到医院了,她挣脱了项圈,往回头路跑去。我立刻机警的飞奔过去,向她的身上扑了下去,紧紧抱住她,可是这才发现我是趴在大马路的中间。这时候一辆计程车从身旁飞驰过去,还看到司机把头伸出窗外大声地对我叫骂:“你找死呀!”。我抱紧Candy,慢慢的从马路中络绎不绝的车阵中走到路边,三步并作二步的抱着38磅重的她,吃力地走进了医院,这时我才发现膝盖处的疼痛,腑身一看,发现牛仔裤都磨破了一个洞,从此我不敢再步行带她去医院。
 
  Candy不适合吃人类的食物,可是每次她总躲在婆婆椅后的角落,等着疼爱她的婆婆给她吃排骨。有一次吃饭时,她跑来蹲到我脚边,举头摇尾乞怜地看着我,我不解的看她一直哈气,仔细看了一下她的嘴,啊呀!原来是一块排骨碎片卡在犬齿缝。我扳开她的嘴,用手伸进去,费了好一番功夫才顺利地把那块不算小的碎骨给拔了出来,我揉了揉她的牙龈,Candy不住的摇尾巴,还歪着头看着我,好像在表达谢意似的,我拍拍她的头,她才又回到窝里去待着。
 
  由于Candy原是儿子在台养的宠物,所以来美后也就“物归原主”成了儿孙一家的最爱。每天儿孙让Candy练习把球抛出去,让她来回检球,没半年的功夫,减肥了8磅,不但行动敏捷,也年軽了许多,一点也不像15岁高龄的狗!先生的舅舅来家做客,舅妈竟说:“Candy已像是一只美国样子的狗,没有台湾狗的土气了。”
 
  儿孙不管走到哪儿,总喜欢带她同行。Candy跟着我们一家坐RV休闲车,快乐的到处游山玩水,她真的是一只好命狗。当我们要出国时,儿子有许多爱狗狗的好友,都很乐意帮他照顾Candy,就这样,她从一个原本胆小、固执的狗儿,变得健康、活泼又友善的“公关狗”,而且也可以到处“四海为家”了。
 
  Candy来美后的最大问题是与老外“语言不通”,所以带她去宠物店整理毛发与牙齿,就变成她最不喜欢的事。几年下来,因她不听使唤已被好多狗美容院列为“拒绝往来户”。这可苦了儿子,经常要去向店家说好话,才有办法给Candy整理,而且尽量剪得光光的回来,可以维持得久一点再去想这个让人感到头痛的问题。但是却把她那一对最美的长毛耳朵都牺牲掉了,令我婉惜不已!
 
  2016年夏季,儿子发现她的頚子下,长了一颗如小乒乓球般的肿瘤,儿子带去看医生,当检验后知道那是恶性瘤,医生说要开刀割除。可是先生跟儿子都不赞成,认为狗狗年事已高,只要她仍能吃能喝,能跑能跳,让她顺其自然快乐得安享天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2015年夏末,狗狗的肿瘤已大如葡萄柚,底部的皮肤泛青紫色,好像随时都可能爆开来似的令人担心。但见到我时,还是高兴的跳起来跟我玩耍,只是动作笨重些。
 
  9月我和先生有事返台,临走前去儿子家,看着Candy乖乖的躺在她的沙发上,颈下的瘤,好像更大了,我难过的在她身旁不停的轻轻抚摸着她,跟她说:“我很快就会回来陪你噢!”,她也不停地摇着尾巴好像听懂了似的。噢!可怜的Candy,此时我觉得我们可能随时会要分离了!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般,一颗颗滴到她的头上,我紧紧的拥她入怀,请媳妇为我们拍照留念,内心深处真怕这会不会是诀别吧?
 
  没想到真是一语成谶,我回台后不久,有一天整夜浑身疼痛难耐,不知为何一直无法成眠。隔天中午接到儿子自美打来问安的电话,我顺口问了一声:“Candy好吗?”儿子未答,只说有事要找爸爸讲话。一直到了好几天后,先生趁我心情好时才说,“Candy走了,她的瘤破裂,紧急开刀,结果麻醉药退了没有醒过来,就这样走了!”。
 
  噢!Candy!我的Candy!没有想到我连你的最后一面也没法见到,你我之间的欢乐只有永铭心中深处,我没有勇气想起与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因为那会让我想起你已不在人间,我们也永远无法见面。噢!Candy,我已泪盈满眶,没有人要告诉我你的后事,你在哪里啊!今后我再也不能拥你入怀,向你诉说心中的话,当我有委曲暗自流泪时,再也看不到你那一双乌溜的大眼,满含深情地看着我,并体贴的帮我舔干眼泪。
 
  今年(2016年)六月中,儿子因工作关系也搬离圣迭戈,我连想去那个拥有共同美好回忆,可以悼念你的地方都无法去了,你留给我的思念,都将成为我心中永远的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