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 > 那些被风吹走的记忆 美文标题

那些被风吹走的记忆

时间:2014-11-12 09:37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小智 阅读: 发表评论

  伤感心情文章,那些被风吹走的记忆

  秋夜,月色如霜。轻轻地打开窗,一抹清凉拂过心际。静静地聆听一曲清音,慢慢地释放疲惫。看着窗外随风而落的片片枯叶在独舞,零落的心亦有了此刻的孤寂。想着那些远远近近的曾经,早已被岁月剪成了段段留影。流年,碎念。任风划过指尖,轻轻扬起了那已远走的记忆。

  [一]

  二十八年,一沐烟火已经从青春韶华走进流年暮色。叶子倚着窗,趁着月光望向床头,那里放着三张房产证,五个存折,还有几个首饰盒。想着婆婆最后说的话:"叶子,这些年,委屈你了"。泪水顺颊而落,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刚去世的婆婆。

  婆婆总是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妥当。一周前找来了律师,当着大家的面公布了遗嘱。莲(小姑子)虽然不服气,但白纸黑字,也没多说什么。最震惊的是叶子,没想到婆婆把家产和现金大部分都留给自己来管理。这是对我二十八年的补偿吗?叶子看着镜子里已是满头华发的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对自己当初选择的一种哀叹。五十四岁了,我还能干些什么?那被风吹远的记忆又慢慢地浮上心头。

  [二]

  八十年代初期,作为最初的几批中专毕业生,叶子是骄傲的。家已经平凡到不能再平凡了,还有一个妹妹要读书。"叶子,苦了你,这么早工作。还有,可惜了,这么好的成绩。"父亲隔几天就会对我说一遍这样的话。其实,我已经很感激父母,在那么困难的家境下,还让我学习琵琶和吉他,足已看出他们对长女的重视。

  十九岁就工作的我,从母亲的言语中早就感悟到了一种必须。因为从小在学校中,我就努力使自己优秀,想用学习去改变一种逆境。现在,工作了。因为父母的溺爱我不是一个动手能力很强的女孩子,这也就意味着在专业技能上,我不会有太大的突破。母亲去找姑姑(我们在一个单位工作),把我送到了单位团委工作。

  因为工作的便利,单位二十八岁以下的年轻人都记录在团支部的档案里,也都记在我的心里。转眼到了第四年,母亲开始着急我的婚事。其实,我早已有了心仪的人,但是他的家境比我家还差,默默地放弃了。总想着,不想让父母再过颠沛流离的生活(母亲下岗,父亲三个月才开一次工资)。一个憨厚的身影落在我的眼前,寡语少言,虽不是我喜欢的性格,但有着优越的家庭。曾喜欢别的科室的一个女孩,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幸好,我们有共同的爱好,音乐。

  单位年底的汇演,我即是组织者又是主持人,那是每年我最辉煌的时刻。我去他的科室找他,让他代表科室出节目。"我不行,会紧张,弹琴会划音。"新腼腆地说。"没事,我配合你,我也弹,还负责演唱。"我自信地说。演出很成功,我第一次登台唱歌,惊艳了众人的眼眸,也成功地走进了新的心里。

  [三]

  因为新的木纳,爱情略带乏味。但是,新,是一个心细,慢热的男孩子,因为家庭的呵护,单纯的可爱。我也就顺着他的性情开始了我们近三年的爱情长跑。他,早已走进了我的家。父母对他的关爱,让他尝到了他的家庭里早已荒漠了的关怀。

  也是这样的深秋,新终于鼓足勇气把我领进了家门。空气里凝结了一种尴尬的味道,我手里拎着礼品,接受着三双眼睛的洗礼。"爸爸,妈妈,这是叶子。"新静静地说道。"快进来,坐。"还是新的父亲率先打破了近5分钟的沉默。"叔叔,阿姨好,我是叶子。"我也鼓足了勇气给大家问好。莲的一句话,让我的心沉进了海底。"哥,你别把什么样的人都往家里领。"新的父母象征性地问我一些家里的状况,冷漠的语气里透着疏离。仅仅半个小时的时间,我手心里浸满了汗水。第一次,新的家人并未留我吃饭,而是草草地结束了见面。

  接下来的平静,就是暴风雨的前兆。新的父母利用工作的便利,经常出入我们单位的各个部门的领导家,调查,询问,对新也加大了看管力度。看着满嘴大泡的新,我只有安慰,只能默默地陪伴。我知道,三年的时间,我已经走进了他的内心深处,爱,早已生根发芽。

  [四]

  我们的婚礼很简单,直觉上就会让所有宾客感觉到公婆的不满意。我们也住进了一个40米的小屋,远离了他们的大宅门。因为我的家人,新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婚后的日子幸福而平静。第二年,女儿出生。婆婆退休后,自己开了医院,根本顾及不到我们。我和新住进了母亲家。

  我最害怕过周末,因为惦念孙女,我们每周末要回婆婆家。这是我最难过的一天,他们接过我手里的孩子,就拽着新去客厅聊天。我一个人就开始了繁重的家务。先是收拾房间,然后洗菜做饭,到饭后的洗碗擦地,每次都是累的精疲力尽。每每新要伸手帮忙,婆婆都会说:"年轻,多锻炼锻炼,没事。我这么忙,晚上还要给你爸爸打洗脚水呢。"新在父母面前是软弱的。现在想起来,幸好这种容忍才使得我们走到了今天。

  女儿,一天天长大。想着这些年,自己的放弃和容忍,我和新单独在一起时,总会默默地流泪。喜欢他轻拥着我,给我安慰,让我们的心贴的更近些。十年前,因为新,我又回到业务科室工作,彻底地放弃了我的意愿。在看到父母的生活也因为新的帮助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心稍有安慰。岁月悄然流去,不觉间,鬓丝上过早地有了几丝灰白。十年,我仍是他们不认可的媳妇。一次意外怀孕,莲的一句话彻底刺痛了我的心。"怎么,还想生个儿子翻身啊,想都别想。哥要二胎可以,换个人生。"我第一次在婆婆家发火,大声回应她,"我还真不想遭那罪,你有本事,让你哥去找别人生去。"公公婆婆也感觉到了莲的过分,大声地斥责了她,也是第一次安慰了我。隔了两天,我还是决定做了手术,我要为自己活,新的支持让我感到了更深的暖。(美文:www.zhihuibb.com)

  [五]

  五年前,公公病逝。婆婆伤心之余,在观点上也有了些许的改变。为我们购置了新宅,自己也搬到了我们的对面,说是方便我们照顾她。二十几年过去了,婆婆一直用她独特的眼光观察着我,看着我为了她的儿子和孙女,为了还个家的付出和包容。从未说过一句怨言,老话说,婆婆越过越小,媳妇越过越大。我知道婆婆一直骄傲自己一生的不平凡,不会承认自己的老。尽量地让她来决定家里的大事小情,我很少插言。即使有不对的地方,我也会告诉新,选一个好时机让他告诉婆婆。这也是婆婆为什么要主动放弃老宅里的莲,来我身边生活的主要原因。

  老了的婆婆,话少了。会每天给孙女打电话,让她把学业完成,赶快回国陪她。婆婆依旧干净利落,看不上我的拖拉。不过不会像以前那么尖锐,只会说句"叶子也老喽,干不动了。"我是嫁到婆婆家,照着菜谱学的做饭。二十几年,从未得到过新家人的认可。可老了的婆婆会挂在嘴边,"我又想吃叶子包的饺子啦。""我又想吃叶子烧的茄子啦。"没想到,说地最多的是婆婆。

  婆婆是名医,知道自己的心脏病到了不可逆转的境况。总是让我给女儿打电话,督促她回国。最后的一个月的时间里,总是寻着我的身影,寸步不离。静静的夜,我默默地坐在她的床前,听着她那早已熟悉的奋斗史,一遍又一遍。婆婆一辈子没和我说过"软话",对我习惯了命令,我亦习惯了"服从"。因为这,新总是夸赞我,说我是智慧的女人。或许,婆婆对我最满意的是:照顾好了她的儿子,教育好了她的孙女。看我的眼神也从一种怀疑中走到了一种认可的赏识。她虽然从不说起,但心情好时,也会夸赞下自己儿子找媳妇的眼光。

  深秋的夜,寂静里透着丝丝的寒。婆婆就这样拽着我和新的手走完了她84年的人生。看着这个影响了我二十八年的老人,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了往日的英姿和朝气,心里划过一丝丝的痛。泪水顺颊而落,二十几年的相处,岁月早已把我们间的隔阂填满了亲情。还想着让她命令我去做些什么,再去承受一些"委屈"去和她一起生活。

  岁月在指尖流淌,回忆就像一帧发黄的老照片,沾满了岁月的尘埃。泛黄的纹皱里,记录了人生的苍凉。往事如烟,虽散了,却伴着泪。越想去忘记,思念却汇成河流在内心奔涌流淌。流年,碎念。那些被风吹走了的记忆又再一次在十月的天空中,迷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