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 > 温柔谢幕,不过泪一场 美文标题

温柔谢幕,不过泪一场

时间:2015-04-18 10:17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土豆 阅读:

  温柔谢幕,不过泪一场

  【一】

  秦风在QQ上问朵以以新小说写得怎么样,说前面和中间写得很不错,他很喜欢。朵以以告诉他,她的这部小说,可能成太监了。

  不如我给你点灵感?你把男主角改成我的名字,女主角改成你,身份证上的。我不介意和你这样的美女作家在未来的畅销书里来一场YY。秦风发了一组小痞子似的汉字符号和一个奸笑的表情。

  我不了解你。

  我来你的身边,或者,你住进我的心里。

  滚!朵以以用她那清瘦修长的手指,毫不留情地将这个字敲给了秦风。然后“啪”地一声盖上了笔记本电脑,极力抹去那句话带来的冲击,走向了桌前的窗。窗上有个地方,破了一个大洞,大洞外是灰蒙蒙的天空,灰蒙蒙的城。

  朵以以所在的城市,叫成都,是座温暖的小城。可今年的成都很奇怪,日历明明已早早地翻进了春天,冬天却像热恋中的小情人一样,迟迟不肯离去。走在大街上,有穿透骨髓的风和残破的枯叶猝不及防地扑来,有些凉薄,有些疼。

  【二】

  不在状态大约是在一年前。

  那时的朵以以大三,还是个迷恋网络的女生。喜欢在空间写些关于某个人的小文字,然后一个人,静静地站在一旁,看那些陌生的网友,在空间里,来来回回。她看每一条留言,每一条评论,但从来不回,因为她知道,爱的灰烬,只会是、只能是,一个人的伤悲。

  有网友给她留言,叫她要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按时起床,不要躲在屋里老颓废,要多出去走走,外出的时候,记得要和朋友一起。秦风以前也老说这些话,彼时是温暖,只是,此时,朵以以听了,却是心乱。脑子里突然冒出句话。

  这句话是这样的:有的人,注定闯进你的生活给你上一课,然后,转身离开,再也不属于你。朵以以就是那个被上的人,上课的老师叫秦风。被上的人注定会很惨。尤其是像朵以以这样老是慢半拍的人。上课的人早已走远,而她,还在原地。

  她把这些话写进博客里。好多人评论。她才发现,原来,同她一样敏感的人,有很多很多。同她一样,常常在深夜里想一个人想到泪流满面的人,也有很多很多。有条评论吸引了她的注意:丫头,我真想掰开你的小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让你老这么伤感。

  丫头。朵以以看到那两个字的时候,突然就哭了起来。秦风那坏坏的痞子模样,就随着朵以以颤动的睫毛和双肩,晃啊晃……

  【三】

  朵以以加了那个除秦风外,第二个叫她丫头的人。

  他说他叫魏华,他懂她,想代替她文字里的那个他,好好呵护她。可我是一个花心又爱哭的坏小孩。朵以以恢复了一贯的冷漠表情。我也是,很花心,但是,我是真的心疼你。魏华很快地回复。

  好。朵以以拿着秦风给的沙漏轻轻地点了点头。灯光下的沙漏被朵以以上下玩弄着,里面的漏沙身不由己地来来回回,仿佛在说:这样也好。都是花心的人,需要时相互给予,不需要要时相互远离。不会心动,也不会心痛。秦风,你看,没有你,我也可以很好。

  魏华给了朵以以一个手机号码,并告诉她,这个手机,为她24小时开机。朵以以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记下了电话号码。

  那一晚,朵以以失眠了。想起以前和秦风的那些缠绵和誓言,眼泪就一直流一直流。她拿出手机按下了那个闭上眼都能按出来的号码,打过去,已停机。打了13次,次次如此。心,再一次一点点沉到谷底。

  快触到谷底的时候,被一串陌生又熟悉的数字撞了一下,一丝温暖回流到心房,弹奏出花开时,花瓣绽放般的动听。

  【四】

  丫头怎么了?又想他了吗?别怕,有我在呢。在电话接通的铃声响了一声后,那头响起了焦急的声音。朵以以在这头,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正在床上的黑暗里摸索,试图找到一些漏网的纸巾。哭到深处,鼻子不禁吸了吸,顺手抓起被子使劲抹了下。

  丫头,你还在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一个牙签在街上走,突然看到一只刺猬。牙签对着刺猬说了三个字,周围的人当时就惊呆了。丫头你猜,牙签说了什么?……牙签说,哇!公车!哈哈。魏华说完自己笑了起来,朵以以这头除了偶尔的啜泣声,再没其他。

  丫头,我再给你讲个吧。一个人有把枪,枪里有2发子弹,但是对面有三颗豆子(2绿1黄)要攻击他,每一颗都能致他于死地,他又不能打死黄的,那他该怎么办呢?……朵以以始终没有说话,魏华就一个笑话接一个笑话的讲啊讲。

  朵以以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对方却突然没了声音。一看手机,已是深夜3:30。打过去,传来一阵优美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一阵失落突然涌了上来。电话里的声音渐渐飘散,飘散成魏华和秦风重叠的脸。

  寂静的小城,已化上了浓浓的妆,孤单的路灯下面偶尔有行人经过,发出暖暖的光。那一晚,朵以以一觉觉到了天亮。

  【五】

  爱情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不管你是圣人还是凡人,爱上了,就会变笨。笨久了,会越来越沉沦,然后,满身伤痕。有时候,明明知道对方爱的是别人,但是自己还是希望彼此有那么点可能。朵以以就是那样的人,魏华也是。

  所以,当朵以以第14次在深夜打电话给魏华的时候,魏华对朵以以说,你在寝室,等我。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整个成都还处于酣睡中,一个背影单薄的男生正拿着手机,看着成都某大学的女生宿舍。他在那里已经站了6个小时,已下雨了都不知道。雨水很快湿透了他的白色棉布T恤。经过他身旁的清洁工阿姨看了看他,眼里露出了些好奇和心疼。

  喂。丫头。在寝室没?/嗯。/我在你们学校。/真的?/嗯。/出来见我吧。/不。有电话挂断的声音,和心破碎的声音在雨里回荡。

  丫头。你真的不出来见我吗?我已经在这里等了6个小时了。/嗯。/……那你到你们窗口下行不行?就看一眼我也满足了。/不。

  魏华仍然没有放弃。不停地按着重拨。朵以以的电话在桌上不停地跳动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朵以以的电话停止了跳动。“噗噗”,电话突然又抖动了两下。朵以以拿起手机,是魏华的短信:丫头,既然你不见我,那我也不勉强,我走了。#p#分页标题#e#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打在窗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对于朵以以来说,那雨,更像冰块,一块一块地砸在心上,漫出阵阵痉挛和无边无际的忧伤。“轰隆”,一声响雷闪过了朵以以身旁的窗,也闪过了朵以以的心。朵以以突然很后悔,后悔没去见魏华。

  突然很想看一眼魏华,哪怕一个背影也好。手忙脚乱中,连拖鞋都没穿,跳下床,打开窗户。可是,茫茫的雨声里,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朵以以那正无比疼痛的心情。以及,不知道从哪里飘出来的一首很应景的歌——《如果爱能早些说出来》。

  【六】

  经过一晚的挣扎,朵以以在第二天早上向魏华伸出了橄榄枝。

  他们约在魏华宾馆附近的一个咖啡厅见面,魏华说那里方便,他晚上还有事。朵以以很好奇,他不是专门来看我的么?我不就是他所有的事?……也许是自己想多了。朵以以在去咖啡馆的路上,迎着风,使劲摇了摇头。

  果真是自己想多了。朵以以到的时候,魏华已经在座。点了她最爱的香蕉船和卡布奇诺,他自己是摩卡。朵以以很自然地落在了魏华对面,扬起的裙角,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露出的脚踝,纤细洁白,魏华一时间竟看出了神。

  嗨。朵以以落落大方地给魏华打招呼。嗨……魏华很不自然地回了句,低头,发现裤子已被自己搅拌洒的咖啡湿了大片,那位置,竟像梦里行了男女之事出现梦遗般。抬头发现朵以以正望着自己,这才意识到自己失了态,一抹滚烫一下子从脸燃到了耳根。

  你……良久之后,两个人同时发出这个字符。随后,指着对方,同时笑了起来。那笑声,美好得令咖啡馆里的紫罗兰都淡了颜色。整个时光,似乎都慢了下来,整个世界,仿若也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魏华是一个很健谈的男生,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聊网络,聊现实,聊他征服学校监考最严的有“三大杀手”之称的女老师、光明正大作弊的趣事,他还聊他未来的打算,那未来里的女主角,叫朵以以。说的时候,盯着朵以以的目光,深情款款。

  在魏华深情款款的目光下,朵以以低着头,右手食指在有着精美木雕的咖啡桌上若有所思地画着圈。天不知不觉黑了。魏华开始不停地看表,不停地望向窗外。朵以以是个懂事的女孩,从小如此。她说她该走了,魏华仿佛如释重负般“嗯”了一声,没说送朵以以回学校。回学校的公交车上,又开始下雨。雨滴敲打着车窗,发出纠结的声音。那天晚上,朵以以又失眠了。没人讲笑话的失眠夜。

  【七】

  凌晨一点的时候,爬起来上网。登录QQ。一条消息让朵以以傻了:我是魏华网络上的妹妹,你以后别去找魏华了,他今天因为你和他女朋友吵架了,而且我现在找不到他。听说他坐飞机回去了。朵以以没有回答。拿起手机紧张地拨那个给了她无尽温暖的电话号码。

  一定要找到他。因为朵以以发现自己已陷入了爱情的泥淖里。朵以以像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拿着手机拼命地按着,可是按着按着朵以以就哭了,因为电话那头要么不通,要么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和秦风离开的那一段时间一模一样。

  朵以以怕了,身体随着滑落的手机一起滑到了阳台冰冷的地板上。在哭泣中,她睡着了。窗外的月光零零散散地洒进来,在朵以以眼角的泪珠里折射出一星没有温度的光。一阵微风吹来,朵以以打了个寒战,睁开眼睛一看,又是凌晨3:30。

  拿起手机,做最后一次挣扎。“嘟……嘟……”没想到通了。

  朵:是魏华吗?

  华:嗯。

  朵:在女朋友家里?

  华:嗯。

  朵:为什么?

  华:丫头,对不起……

  朵:不想解释什么吗?

  华:丫头……你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

  朵:……

  如果说前一秒打通电话让她有快被淹死之人突然获救的感觉,那么此刻,她宁愿自己溺死在水里。

  【八】

  朵以以坐在电脑面前,给QQ里的那个活死人“秦风”发信息:为什么我遇到的男人都是在我最爱之时,突然离开我?比如他,比如你。

  是的。二年前,朵以以大二,和秦风也有过一段交集。他们通过QQ空间相识。那时的秦风刚刚失恋,常在空间里写他分手后的生活。朵以以素来喜欢逛空间,看到秦风那些伤感的话时,被轻而易举地带了进去,不禁有些心疼。悄悄靠近,感情,也悄悄地疯长。

  大二的寒假,朵以以拖着行李,偷偷地跑去秦风那里,给他做饭,给他洗衣服。家里人打电话催她回家过年,她说她在成都做家教赚钱呢。她知道自己家境不太好,这样说,父母肯定是高兴的。果真,父母一听到这话,便再也没有催过她,只是叫她好好照顾自己。

  那个寒假,朵以以觉得是她二十几年来最美好的时光,因为,有他。虽然在他家的时候,她过得并不是想象中的快乐。他很大男子主义,并且情绪极不稳定。顺心时会叫朵以以丫头,不顺心就打朵以以、骂朵以以,但一平静下来,就会抱着朵以以坐在地板上哭。他给她的伤口上药,问她为什么不躲。因为这样的话,我会感受到你的心疼。朵以以说完这话的时候,眉头一皱,“嘶”了一声。疼。

  秦风一直颓废,不上班,呆在家里上网、赌博,作息时间和正常人完全相反。朵以以在他那儿,除了要照顾秦风的饮食起居,还得出去一天做好几份兼职,以维持他们的日常开支和还秦风欠下的赌债。那段日子很累,但却痛并快乐着,照朵以以的话来说。朵以以这些不计回报的付出,换来秦风一句很温暖的话:丫头,你真是一个好老婆。朵以以笑了,那笑,像冬日里的暖阳,夹杂一丝寒。

  所有的朋友都劝她离开,因为,秦风就是个一无所有的烂人,给不起她未来。这些话,听起来,似乎没错,朵以以也不是没想过。但一想起没有秦风的日子,她就不知道该怎么过。也许这就是爱吧。朵以以曾经看到微薄上有句话说:如果你想和一个人在一起,说明你喜欢他;如果你不想和他在一起还在一起,那就是爱了。可是后来,朵以以还是和秦风分开了。情节如黄金档穿越剧般,很狗血。#p#分页标题#e#

  有一天,朵以以爸爸离开了,她给秦风打电话,是一个女人接的,那女人说,我是他女朋友,秦风正在浴室,你等下再打过来。说完就挂了电话。挂电话时,朵以以听见了秦风的口哨声。口哨声里穿透的是朵以以从未见过的喜悦。那次通话后,秦风人间蒸发了。

  因为有的人,注定闯进你的生活给你上一课,然后,转身离开,再也不属于你。“死”了一年的“秦风”突然回话。

  【九】

  朵以以看到那句话的时候,平静已久的心,忽的被牵扯了一下。随即“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像个小孩。

  风:最近可好?

  朵:不怎么好。你?

  风:就那样呗。有男朋友没?

  朵:有。有女朋友没?

  风:祝福。还没有。最近在忙什么?

  朵:写长篇。

  风:主角是谁?

  朵:女主角是我,男主角是你和另一个男人。差结尾。

  风:给我看看?

  朵以以把小说发给了秦风。秦风一口气读完小说后,给朵以以发了七个字:不错,给个好结局。然后就下了线。

  【十】

  半个月之前,秦风突然又冒出来,发消息来问朵以以小说写得怎么样,结果就出现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朵以以永远不会知道,上次秦风突然下线,是因为秦风的老婆在叫他,好像快临盆了。朵以以也永远不知道,秦风的老婆就是接朵以以电话,也就是秦风甘愿为之颓废的那个女生。秦风也永远不会看到,朵以以在上次秦风下线那一刻,未发出的那三个字:你追我。

  温柔谢幕,不过泪一场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唯美伤感的句子 下一篇:也该醒了
分享到: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