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希拉克的两页家产 美文标题

希拉克的两页家产

时间:2019-09-17 09:37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可谓世界政坛上的风云人物。像任何一位总统一样,希拉克在任职期间,许多人都对他到底有多少财产猜测过,尤其是那些外国记者。有人说,希拉克的财产最少也应该在一千万欧元以上,但也许这还太少,那么应该有几千万欧元才对,或许是上亿。

希拉克的两页家产

  尽管这些都只是猜测,但猜测通常都是有一定根据的,就像无风不起浪一样。直到希拉克离任前的半月之久,法国有关部门才按照惯例,向公众公布了希拉克的所有家当,其中包括他与第一夫人共有的银行存款,共为130万欧元。

 

  数字出来后,法国人表现得平平淡淡,没有人感到意外。外国记者们却显得十分惊讶,130万欧元,这是许多法国人的家庭财产水平,而作为总统,怎么才有这么一点,事情令人难以相信。

 

  对了,希拉克的所有家产就是130万欧元。这在法国,实在算不上什么有钱。许多家庭的收入都能达到这个数字,不过事实就是这样。

 

  请看希拉克的这份家产清单:7万多元的存款;20万元的家具和艺术品;夫人股市资金42万元;乡村别墅50万元;继承其母6万元的房产及赠予次女居住一处100多平方米的房产,就是这些。

 

  一笔一笔都清楚明白,任何人都可以查询,可以提出疑问,甚至可以指出希拉克还有不明财产,只要你拿出证据。不错,希拉克是叱咤政坛的世界人物,他的财产似乎应该更多一些才符合人们的口味,或许他有一点“不明来源”人们才会感到在意料之中。可是除了这份清单,确实没有人能再拿出他还有其他财产的证据,这就是希拉克的全部家当。

 

  法国人都相信了这份清单的真实性。

 

  在总统离任之前,公布总统财产,只是法国的一个“人人平等”的惯例,谁也不能特殊。一切都是透明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说明的,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查清的。两页纸,一切都清清楚楚,一切都摆在了桌面上。

 

  不仅是希拉克,在世界许多国家,政府官员的收入情况、纳税情况、家庭来源等一系列关于财产的问题,都是要按时向民众公布的。而在我们看来,这却是有点不可思议。

 

  其实许多国家的元首,不仅是收入清楚,出门在外,更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享尽奢华。他们做什么都是要经过计算和报账的,甚至是精打细算的。记得一位美国总统上任前的一天,家人为了给他庆祝,一起去了一家中国餐馆吃饭,那顿饭全家六口人,花了不到400元钱,简简单单的一桌饭,没有任何的奢华。

 

  一位英国首相,出国访问期间要与几位商人安排半天在游轮上相互交流,商人在游轮上为他安排了一天三万美元的大套间,他却拒绝了豪华的住所,住进了一般的单间,说这已经不错了。

 

  像希拉克这样的财产清单,像美国总统全家在重大宴会上花费不到400元钱的庆贺,像英国首相出门在外只住一般的房间,这种事例并非是一种作秀,更不是为了要给谁看,他们平常就是这样。

 

  希拉克离任了,很多像他一样的元首都离任了,可贵的是,他们的清白、廉洁并没有让人去赞扬,因为这是起码应当做到的。就像希拉克的两页清单,什么都清清楚楚,没有必要因为清廉,让谁去特别地宣传或是赞颂。

 

  撒拉纳克湖是美国并不知名的一个地方,在这个静静的湖畔有一座坟墓。

 

  九十多年来,一拨又一拨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前来,为了拜谒一位长眠于此的“无名”医生特鲁多博士,也为重温那则墓志铭:“treete;treleveften;tfrtly”流传极广的中文翻译非常简洁而富有哲理:“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有时、常常、总是,像三个阶梯,一步步升华出三种为医的境界。

 

  1837年,年轻的特鲁多医生罹患结核病,只身来到人烟稀少的撒拉纳克湖畔等待死亡。远离城市喧嚣的他沉醉在对过去美好生活的回忆中,间或上山走走,打打猎,过着悠闲的日子。渐渐地,他惊奇地发现自己的体力在恢复,不久居然顺利地完成了未竟的学业,获得了博士学位。于是,特鲁多继续回到城市里行医。奇怪的是,每当他在城里住上一段时间,结核病就会复发,而一旦回到撒拉纳克湖地区,又会恢复体力和激情。1876年,特鲁多迁居到了荒野之地撒拉纳克湖畔。

 

  1884年,特鲁多用朋友捐赠的400多美元,创建了第一家专门的结核病疗养院“村舍疗养院”,在19世纪末期的美国,走在了结核病治疗和研究领域的前沿。特鲁多成了美国首位分离出结核杆菌的人。他创办了一所“结核病大学”,对病人生理和心理上的许多照料方法至今仍被沿用着。

 

  1915年,特鲁多死于结核病——毫无疑问,他比当时人们预计的要活得长得多。他被埋葬在撒拉纳克湖畔,墓碑上刻着的话,即是他一辈子行医生涯的座右铭。

 

  1965年,一个19岁的美籍犹太青年考入了加州大学长滩分校,攻读电影及电子艺术专业。大三时,这个狂热地做着导演梦的小伙子拍了一部24分钟的短片。讲的是一对在沙漠相遇的年轻恋人的故事。

 

  那时,环球公司是每一个想进入好莱坞的电影人梦中的圣地。1968年,该公司的行政长官西德尼•乔•辛伯格偶然看到了这个青年拍的爱情短片。影片刚一放完,辛伯格便激动地从椅子上弹起来,对他的助手说:“我认为它棒极了!我喜欢这个导演挑选的演员,以及影片通过演员所表现出来的风格,请你尽快安排这个导演来见我。”

 

  第二天,助手向他报告:查遍资料,原来这个青年并不是导演,只是个大三学生,但不知他是哪所大学的。辛伯格回答:我不管他是什么,也不管他在哪儿,我要见他!

 

  一个星期后,助手费尽周折终于在长滩找到了这个尚在读书的青年。

 

  “我喜欢你的电影。我们签个合同吧。”辛伯格见到这个青年时,开门见山地发出邀请。

 

  青年犹豫地说:“可我才读大三,还有一年才毕业呢。”不过,青年知道,以他这个年龄想当上大公司的电影导演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明白眼前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你是想上大学还是想当导演?”辛伯格问。

 

  一分钟,仅仅一分钟,青年头上开始冒汗了。他艰难但坚定地开口了:“我父亲永远不会原谅我现在离开大学的。”他停顿了一下,站起身,补充道:“我是犹太人!”

 

  辛伯格当然明白,犹太人是一个非常重视教育的民族,大学未毕业就出来工作,这是他们不可想象的事情。

 

  当天下午,青年便与辛伯格所在的环球公司签了一份标准的“自愿服务”7年的合同。在合同的限制下,青年等于是把自己的每一分钟都卖给了环球公司。好莱坞把这叫做“死亡条约”,只有精神不正常的人或者有着疯狂野心的人才会签这种合同。

 

  当然,这份合同对辛伯格来说也是一场豪赌: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甚至大学尚未毕业的人做导演,这可是公司从未有过的事,说其同样疯狂一点也不过分。

 

  事实上,不论是这个青年还是辛伯格,都是“精神不正常的人”或“有着疯狂野心的人”,因为这个青年陆续拍出了《大白鲨》、《外星人》、《侏罗纪公园》、《辛德勒名单》等传世杰作。

 

  青年名叫斯蒂芬•斯皮尔伯格,一个电影史因之而更加辉煌的名字。

 

  斯皮尔伯格选择当导演,他付出了辍学,来自父亲的怨恨以及长达7年的自由身。然而,没有这些代价,没有疯狂追逐梦想的勇气,他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功,因为成功总是青睐狂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交朋友 下一篇:牵挂也是一种幸福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