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关中古镇星罗布,唯有槐芽入梦中 美文标题

关中古镇星罗布,唯有槐芽入梦中

时间:2019-01-14 13:00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何彬 阅读: 发表评论

  古镇槐芽,自宋始建槐里驿以来,历尽沧桑,一路繁衍繁华,编制经典。至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达到极致,堪称太白山下第一镇。
 
  古镇,街道不算宽,逢年过节游演对马社火刚好通过;街道不算直,曲径蜿蜒,恰似游龙舞动的身姿;房子不算高,一律的木面二层小阁楼,顺着地势高低起伏,酷似协奏曲凝固的乐章;小溪不算长,从头到脚,五里许,碧水逶迤,勾勒出古镇迷人的腰身。水岸,小桥,杨柳依依,碧叶扶风,黄鹂鳴唱,高蝉相和,美妙,寂静,真乃谈情说爱散步聊天的好去处。
 
  古镇没有城墙,然而街坊林立,店铺栉比,形成天然的城池,在四通八达的街口,有几座形似城门的过街楼,东街口那座,拔地九米,上为飞檐兽脊,雕梁画栋的阁楼;下面是过街的门洞,砖砌的洞壁,宏伟大气,逆纳来自东方的宾客。南街口那座叫无量楼,三间两层,下面是城门洞,迎候来自太白山的山货,上面是气势不凡的神殿,供奉着无量寿佛。北街口那座是玉皇楼,四间两层,是几个城门中最大的一座,恭迎来自扶风兴平一带的商贾,这座玉皇楼是砖木结构的两层楼台,凌霄殿坐落在三米高的青砖平台上,殿内玉皇大帝高坐中央,老君诸仙两厢列坐,二十八宿张牙舞爪,几欲袭人,十分恐怖,小孩不敢擅入你的;下面是两间宽阔的门洞,古朴典雅,大气不凡。
 
  古镇有很多彰显个性的建筑。西街口建有一座欧式福音堂,坐南向北,九间大礼堂,虽然年久失修,但是风韵犹存。教堂的对面,矗立着一座饱经风霜的炮楼,墙壁上留有当年战争的印记。
 
  进西街口不远,路南有一座石牌坊,槐芽人称牌楼(lu),是由刻有浮雕的石条搭成,约五六米宽,三层楼高,气派堂皇,所有突出的棱角都系有铃铛和马蹄铁片,微风徐来,叮当作响,五里之外都能听到这风铃合奏的交响乐,尤其是月明星稀的夜晚,那情景,真像朱自清荷塘里飘来的阵阵清香。在往前走,右手边有一座庙宇,听老一辈人说叫三官庙,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在这里曾办过一个小学堂,解放后做了区政府,(后来又成了人民公社机关所在地),那建筑很有特色,门前有两尊大铁狮子,东西相向而卧,圆眼诡秘,大嘴微张,守卫古刹;大门右边矗立铁旗杆一柱,旗杆上有一铁方斗,跟孙悟空变化的旗杆上的铁方斗一般无二。这样的建筑,东街也有两具铁狮子,比西街的还要大,长约三米,高约两米,只是不知道这铁狮子守护的是什么神庙,庙宇已不复存在,只留下一座空旷的院落,不过,每当看热闹的时候,大人们总是把孩子们扶上狮子背,让他们也能尽享欢乐。
 
  古镇最繁华的地段是“肋子缝“,并不是说那里街道太窄,而是,那里是东西街道与南北街道交汇的地方,每到逢集日,人流如潮,特别拥挤故名,那里有槐芽人都知道的景观——“一柏一个洞”,“无影桥”,再往北走,举目一望,别有洞天,小桥临风,流水潺潺,时有碧泉喷涌,常闻小鸟鸣叫,是农副产品市场,拌笼簸箕杈把扫帚窗花对联……在往前,就是太白庙,是槐芽人每年去太白山拜神祁雨的出发地,人常说“庄稼汉要热闹,娶疚子乏马爵”,那真是人山人海,那个热闹劲不是一两句活可以说清的。那里也是眉县简师所在地,简师学堂出了不少中共地下党员,还闹过学潮,据说学生们还参加了渭华起义,再后来,在这里创立了眉县东半片唯一的完全小学学校,1956年在槐小又创建了槐芽中学付设班,就是现在的陕西省重点中学槐芽中学的前身。1959年前后,槐中迁往槐芽东街现址。
 
  说到槐芽东街,就不得不说说那里的龙吟泉(俗称凉水泉),一股清流,从引颈长啸的石龙嘴里喷涌而出,晶莹清亮,望而垂涎,是四乡八寨的乡亲们赶集解渴的天赐佳境。龙吟泉的对面有一座玲珑别致的小亭子,是两层砖木结构,上面是勾心斗角的飞檐,画栋雕梁的阁楼,下面是一间小屋,有一位道士开的骨科诊所,那道士虽然个头不高,骨瘦如柴,但精神矍铄,长须垂胸,疑似得道高人,因为他看病妙手回春,每治必愈,大家众口一词——哈啦硕。
 
  这座亭子的前面不远就到了肖里沟街口,那里有一座大的去处,那就是——烧房(酒厂)。
 
  槐芽肖里沟烧房的主人是当时槐芽镇最有钱有势的王疆城,王疆城是国民党县政府参议员,县政府财政局局长。酒厂挂的招牌是“仁和祥酒厂”,但是,槐芽人只叫它烧房。烧房,有五间街面房,往里是五进房屋(五排),另有一个很大的园子,是作为库房用的。掌柜的(经理)是渭北的王大(姓王的人)。这里要特别提出的是,这个肖里沟烧房,它并非是一般的酒厂,它是中共眉县县委地下秘密联络点,经常有中共地下党员在此交换情报,安排部署下一步工作,常来活动的有张鸿——中共眉县地下党县委书记、中共地下党员王子敬——公开身份是国民党党部干事、中共地下党员郭培孝……他们都为党的事业作出了不朽的业绩。
 
  古镇有戏楼三座,西戏楼在西街口,东戏楼在烧房旁,街中心那座叫中戏楼,是一座用石条搭成的高台,上面是砖木结构的气宇轩昂的舞台,是古镇的文化活动中心,一年四季演出不绝,除了槐芽当地的业余剧团演出外,还有县剧团演出,甚至西安的大剧团也会来古镇助兴演出,比如西安的三意社就来古镇演出过,每逢过年过节,或者庙会,三个戏楼轮番演出,还有耍狮子,划旱船,跑云朵,赶犟驴,白鹤钓鱼,小鬼摔跤,燃放烟花等演出,那可是热闹破了。
 
  记得那是1964年元宵节,那是刚刚度过三年自然灾害,获得了农业大丰收的激情燃烧着古镇槐芽,槐芽九沟十八堡,队队都拿出绝活,有东大堡的马社火、东大墙的高轴“芯子”社火、南堡子的龙灯、西新堡的天女散花“打花”(将烧红的铁水用木锨打向空中,观赏万紫千红*的缤纷世界),保安堡的锣鼓,我们范家沟大队当然不甘落后,拿出了竹马,旱船云朵小两口打架赶犟驴,尤其是那个赶犟驴,豫陕合璧,诙谐风趣,把人的眼泪都都笑出来了,一个个前仰后合,一阵阵?捶胸剁地,那种快乐至今仍历历在目。
 
  古镇的最东头是城隍庙,地盘很大,房屋很多,供奉的神像众多,槐芽人把这里叫作“东郎庙”,每年农历三月十五举行庙会,后来改成一年一度的槐芽物资交流大会,每一年除了秦腔大戏演出之外,还有马戏演出,我知道的就有王大变上高杆表演惊险动作,后来还有摆地摊的杨小变演的口吞宝剑、大卸胳臂……令人发怵的节目。这座东郎庙,后来成了槐芽粮站。
 
  古镇的东西两头相距五里,各有一座孤魂庙,庙前各有两排石碑,好像古镇的仪仗队,恭立官道两旁,喜迎八方贵客,又似古镇的卫队,守卫古镇的安宁。
 
  古镇如今大变了模样,道路平了直了,砖木结构的二层小楼换成水泥浇筑的高楼,古镇上的人文景观变成了林立的商铺,很繁荣,很兴旺,可是,人们还是怀念当年的古镇,民俗荟萃的古镇,热闹非凡的古镇。
 
  我的槐芽古镇。
 
  作者
 
  何彬 别号 太白仙翁 笔名 眉坞先生 眉县槐芽中学退休教师 自幼喜好文学 时不时执笔涂鸦。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转身即是春 下一篇:山·水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