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一树腊梅万世情 美文标题

一树腊梅万世情

时间:2018-08-15 22:41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此刻,我正躺在省城医院的病床上。看着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我又想念起了家中的腊梅树。
 
  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教我背古诗“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那时候觉得这两句诗特别美,就记住了,但至于美在哪里,却不知道,也不愿知道。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刚上高一,一天放学,见父亲正在金鱼池旁挖坑,准备栽一棵满是花蕾的小树,小树树冠直径不到一米,但枝条虬劲婆娑,感觉飘逸极了,我问父亲,这么美的一棵树,叫什么名字?你是从哪弄的?父亲头也不抬,说是腊梅,你的一位叔叔送的,我说人家舍得把这么美的东西白白送给你吗?在一旁做帮手的母亲搭话说,好花赠与爱花人嘛。
 
  于是,我天天盼着腊梅开花,一有空就站在光秃秃的腊梅树前,看着花苞从下往上依序呲开黄色的小嘴,一直到金色的花瓣全都张开。我惊呆了,原来,一树的金黄是那么灿烂,一点也不显单调,细碎的花朵点缀在干枯的枝桠上,浑身上下透着勃勃的生机。
 
  天气越来越冷,冬天的第一场大雪终于如期而至了。我伫立在腊梅树前,任雪花满身飘落,落在唇上,凉凉的,甜甜的,香香的,我似乎看到腊梅花也张开了小嘴,如我一般吮吸着大自然的甘霖,一时间分不清梅花是我,我是梅花。
 
  那一晚是奇异的。黄昏,雪停了,继而,一轮圆月又升上了天空,雪的光芒映着月的皎洁,小院竟如白昼一般。我蹲在两米见方的金鱼池前,看水中横横斜斜的枝影,嗅若有若无的花香,我忘记了寒冷,真正是陶醉了。好一个“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至此,我才真正领悟了这句千古绝唱的意境美。
 
  后来,桃花开了,灿烂了一个冬日的腊梅花渐渐地干枯了,凋谢了,但她的风骨依旧,暗香依旧,落在池中的花朵被鱼儿逐食着,依旧是金光灿灿,依旧是那么生动。在花儿盛开的时候,我曾想折一枝放在案头,想让那一种超凡脱俗的气息萦绕在我的左右。母亲说,爱花人是不折花的。是啊,没有哪一种生命,离开母体会永葆活力的。
 
  已经被风干了的花朵落了一地,母亲说捡起来吧,治咽炎,泡在杯子里,依然香如故。于是,我蹲在腊梅树下,认真地捡着,满怀敬意。
 
  春天来了,腊梅树的叶子迅速地蹿了出来,油亮油亮的,仿佛一夜之间绿满了枝头,更令我惊讶的是,在每一片叶子绽出的时候,腋下同时有一个小小的突起,我问父亲,难道,腊梅树的每片叶子下都发新枝吗?父亲说那是来年的花蕾。
 
  我明白了,那一种超凡脱俗的美来自毕生的追求。假若把腊梅花的一个周期比做她的一生的话,那么,她是在用她的一生积蓄着力量,积蓄着美,回报给所有关爱她的人。
 
  骄阳下,没有花的腊梅树依然是那么有情致,单是那一种绿就是别的植物无可比拟的。阳光越炙热,她的叶子越亮,亮得那绿色的汁液似乎要滴下来,彰显着生命的魅力。那一年的夏天,我特意让已患病的父亲站在腊梅树下,为他拍了一张照片,如今,绿叶丛中拄着拐杖笑呵呵的父亲成了我记忆中一道永远亮丽的风景。
 
  当腊梅树的叶子慢慢地变黄,慢慢地飘落,最后只剩下绿豆大的花苞时,我知道,腊梅树生命中最辉煌也是最艰难的季节来到了。
 
  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我特别关注腊梅树,只要一听说哪里有,我都要跑去看一看,看来看去,只有我家的腊梅树最美丽,不像别的,要么是一丛箭杆似的灌木丛,要么就是花盆里被铁丝竹片缠得夹得病恹恹的那一种,而我家的腊梅树自然弯曲,浑然天成,别有一番风致。
 
  后来,当第一场寒流袭来的时候,父亲去世了,紧接着,一场狂风把心爱的腊梅树给连根刮断了,我和母亲唏嘘不已,整理残枝时,竟意外地发现,在砧木接口上方大约一厘米处,竟还留有一个小拇指粗的枝条。母亲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在劫后余生的第一个冬天,腊梅树(此时已经不能称之为腊梅树了)唯一的枝条上开了六朵花,第二年发出了数枝新枝,如今,我家小院里又长出了一棵婀娜多姿风韵不减当年的腊梅树,前些日子回去看母亲,发现已是繁花满枝了。
 
  此时此刻,金灿灿的腊梅花定然是银装素裹,那淡淡的暗香已经穿越风雪浸润到了我的心脾深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丰饶的仲夏 下一篇:爱你就像爱生命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