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梦文学

母亲的经典散文

2022-03-27 11:53抒情散文
母亲的经典散文 关于母亲的经典散文:母亲 今天是五月十二号母亲节,是生我、养我的妈妈的节日。 自从小时候能开始记事起,妈妈就像是一轮太阳照耀着我。让我沐浴在母爱的光辉
  母亲的经典散文
 
  关于母亲的经典散文:母亲
 
  今天是五月十二号——母亲节,是生我、养我的妈妈的节日。
 
  自从小时候能开始记事起,妈妈就像是一轮太阳照耀着我。让我沐浴在母爱的光辉下。
 
  记得是四岁的时候,我正是最好动的时候,每天跟在一些大哥哥、大姐姐身后,跟他们一起闹、一起玩。但是当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不在家里,去上学的时候,妈妈就想了一些办法让我开心。例如:荡秋千。
 
  每逢荡秋千的时候,我就会特别的开心,我喜欢那种飘来飘去的感觉。那时候,我们住的还是平房,大门很高,而妈妈却找来一个跟大门一样高的木梯子,亲自爬到木梯子的适当高度将麻绳系在上面,系的很牢固。当把秋千弄好后,又找来一块木板,上面又垫了一些很软很厚的垫子,这才把我抱到上面,一下又一下的把我推上天去。偶尔回过头来看见妈妈,妈妈那布满薄薄的汗水的脸上有一种像是天使的笑容——耀眼、柔和、温暖。看到妈妈的笑脸我也就笑了起来。那清脆的笑声响彻天际。
 
  渐渐地,我长大要上幼儿园了。但在我的脑海里区只有温暖场景久久都没有消散而去。
 
  记得上幼儿园的第一个冬天,天气很冷,路也很滑,在我眼中的家也变得遥不可及了。那天,天色越来越暗,天气也越来越冷。我哭了,因为妈妈没有像往常一样来接我,我很害怕,以至于哭了出来。幼儿园的老师听见我的哭声都围过来安慰我,但我还是在哭,声音很大。好像是我的哭声引来了妈妈,妈妈拿着一件厚厚的小棉袄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顿时,我不哭了,我走出幼儿园老师的包围圈,用短小的两条腿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妈妈那时好像是用略带歉意的目光看着我挂着泪痕的小脸,说:“乖,满满不哭,咱们回家去。”我点了点小脑袋,就伸出小胳膊费力的握着妈妈的手,回家去。记得那时候好像下了很大很美的雪花,雪花很美但是很冰,而妈妈的额头上却有着一层汗水,裤腿也是湿的。年幼的我好想知道了什么,又用力的握紧了妈妈的手,踩着薄薄的雪花,一步一步的和妈妈牵着手走回了家。
 
  一直到现在,我的脑海中还一直记着那一幕,记着那年冬天下雪的晚上妈妈接我回家的那一幕。每每想起,总感觉到鼻子酸酸的,眼眶湿湿的,好像是泪水要溢出来了一样。
 
  妈妈,祝你节日快乐!
 
  关于母亲的经典散文:母亲
 
  前方宽阔的田野逐渐暴露在眼前,我一瞬间感到豁然开朗。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半路出现一个佝偻的身影。
 
  还好,司机的驾驶技术很是娴熟,刹车是踩住了。他正想开窗,责备她几句,可是映入眼帘的----
 
  这是一个清贫的老妇人。不!准确的说,她是贫困的,身上只穿了一件不合身的衣服,颜色花花绿绿,在阳光里与她的面庞对应下,显得极其刺眼。脸是红彤彤,但那由紫转乌的嘴唇让人十分揪心。
 
  “阿虎---阿虎……”老妇人似乎巡视着谁,还边走上大巴。一时间,人们没有上去阻拦,只是用手扇去眼前的臭气。
 
  “你……你个老婆子,怎么又来了?!”只见一个汉子跑了过来,挠挠头,对我们不好意思的并憨厚地笑一笑,“我是这老婆子儿子阿虎的朋友。”
 
  说到这里,他抽噎了一下,还是说了下去:“阿虎在去年回来的`时候,出车祸死了,老婆子接受不了,晕倒醒来后,每每有大巴经过,总要上去找阿虎,跟她说了很多遍,她不听,给大家添麻烦了。”
 
  说完后,汉子欲要拉老婆子下车,可老婆子紧拉着柱子不放,她哭哭啼啼地说:“不,我儿子昨天还在电话说他要回来的!”
 
  原本车上的人对这位老妇人感到诧异和恶心,但此时此刻变得鸦雀无声,或是被她的身世所可怜,也或是被她执着的母爱所感动,人们的眼眸都染上了薄薄的水蒸汽。
 
  司机也离开了位置,搀扶着老妇人下车,尽管她还喊着:“还我的儿子!”
 
  离这个村庄较远了,我还是模模糊糊听见了老太太的喊叫声,偶然的转头,隐隐约约能发现另一辆的大巴久久伫立着……
 
  渐渐,我有些累了,闭上双眼,脑海中霎时间出现了母亲的身影。她只能说比刚才的老妇人高一些吧。算是比较娇小的母亲。但这并不代表她的爱比其他母亲少:因为和母亲的小吵,有些气愤,便去了同学家,可正是这两个小时,让家中的母亲着急万分,走了几公里找到我,而我正在谈天说地。
 
  我的一个“离家出走”便让母亲走了一段漫长的路,何况是那位老妇人儿子的死亡?我感到高兴,因为我还有一个健康的母亲。
 
  再次想起那个老妇人,她的面孔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我仍能感受她那颗等待奇迹出现的心。
 
  关于母亲的经典散文:母亲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伴着朝阳,一缕斜光透过窗子,照在床上,下岗在家的母亲,早已忙活了起来。
 
  一根跟的面条散进滚烫的沸水中,热气泡不断的往上冒,母亲一天的忙碌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我自幼身体不好,妈妈再喊我起床时,手里端着一碗中药,浓浓的,气味刺鼻。“快起来喝中药,早晨吸收好。”妈妈温柔的拍着熟睡的我。不耐烦的我,只是“哦”了一声,便极不情愿的从梦香中出来,从一碗补身体的中药开始一天紧张忙碌的学习。
 
  吃完早餐,妈妈把书包送到我的肩上,怕我迟到,为了节省时间,甚至事先到楼下帮我把停在车库里的自行车推出来,临行前,妈妈的目光,柔情而温馨,伴着周围清晰的风,我便在目送之下踏上了求学之路。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学校的生活,紧张而热烈,与同学关系不是甚好的我,心里有不少的压力无法排遣。自然,家,便成了我唯一的牵挂与寄托。所有关于题目的困惑与对于竞争的压抑,回到家中,便如热烈的气泡融入水中,瞬即烟消云散,只剩得一片平静而安详的水面。
 
  翘首以盼的母亲不断地往楼下张望着,寻找着归来的儿子的身影,似乎怕早已长大的我突然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住在学校边,看着不断消逝的学生人流,母亲的期盼愈发的浓重,目光更加的焦急,似乎那每一个从目光中远离的学子们都是自己含辛茹苦养育了十几年的乖娃子。
 
  千盼万盼,终于盼到了我叮咚的敲门声,我像自由的小鸟一样,一句高声“我回来啦!”把母亲脸上的忧愁一扫而光,换来的是满脸的笑容,“回来啦!今天老师表扬了没?”随着母亲的问候,我便来到了厨房的餐桌上,满眼的美味佳肴,不胜喜欢。
 
  谁眼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有时候,觉得母亲就像门前的那条河,安详而温暖,时而波涛不惊,时而暗潮涌动,似乎她什么都不在乎,只在乎河里的鱼儿是否吃得饱,游的畅快。经常,小鱼会幻想着外面的世界,而小河也会义不容辞地成为他的起跳板,随着鱼儿的一跃,似乎一切幻想都在此刻都成真了,外面自由的空气立即灌满整个身体,看着这个美丽的世界,小鱼似乎又想做些什么,去报答小河的恩情。比如老人常说的鲤鱼跳龙门,即便自己不是鲤鱼,小河也会全力支持,即便飞得不够高,掉了下来,小河仍然不会有些许责怪,依然用自己宽大的臂膀将鱼儿接住,并鼓励他下一次的飞跃。就这样,小河日复一日地向前奔流着,遮挡着外面的风霜雨雪。而我,就是河里的那条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