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故里秋月静 美文标题

故里秋月静

时间:2018-08-22 12:59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我的故乡黄羊川地处中国丝绸古道河西走廊东端,沟壑纵横,群山环峙,南山是一望无际的云杉林,川里有一条清澈的河流,发源于祁连山脉,养育了祖祖辈辈淳朴勤劳耕作的故土人,在那片生我养我热忱的土地上,给了我太多心酸与感动的记忆,故乡秋的萧条赋予了我灵魂的安静……
故里秋月静
  故乡的秋天,是一个让我无限怀想的季节,往往美的让人心醉。几场秋雨过后,乡村的山谷里总是回荡着薄雾,如浣纱的少女,轻盈而缥缈;听那篱笆门前潺潺的溪流,正与秋风演奏着意蕴深邃的古曲,诉说着历代文墨客对秋的悲怀;庭院里的杨树叶子开始打着卷儿,一片片地凋零在猎猎的西风中,谱写着一段段生命的赞歌……
 
  秋雨连绵,秋雾把整个村庄都笼罩了进来,间或有一两个行人佝偻地背着竹篓彳亍在湿漉漉的石子路上,背影逐渐在雾里消散,模糊在我的视线里。祖父家的屋檐下有一块青石板,我每天总喜欢坐在石板上,呆呆地守望者远方,守候漂泊在外的父母亲,希望他们归来。祖父年轻的时候是教书先生,如今也算是桃李满天下了,家里自然也就有许多沾满蜘蛛网和落了一层灰尘的旧书,这些书里面都泛黄,闻起来还真有时间久远的味道呢。我第一次拿起书兴冲冲地跑到厨房里面,祖父正在帮着奶奶拉风箱烧火做饭,我蹲在炉火旁,倒拿着书嚷嚷着让他教我识字,祖父拗不过我,只好步履蹒跚的走出去拿了一根树枝进来,和蔼可亲地对我说:“我先教你的名字怎么写吧。”他手颤颤巍巍地在地上写了“学高”两个字,盹了片刻,望着橱窗外意味深长地对我说:“高高,你的名字是取自中国着名学者陶知行的名句‘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我一知半解地点了点头,地上的字在炉火的闪耀下显得分外显眼,我在地上用手指扭扭曲曲地划了许多遍,那是我没上学前最初认识的两个字,后来跟着祖父学习的汉字就越来越多了,泛黄的书本都被我囫囵吞枣地翻了个遍。
 
  庭院的四周都是挺拔而高大的杨树,我的世界也就被隔离开来了,秋天能陪伴我的也就只有纷飞的落叶和门前的那条小溪了,深秋后在晚风的撼动下,庭院里会铺上一层金灿灿的落叶,犹如一个梦幻般的世界,搬来一把木椅,放在阳光透过树梢的地方,在斑驳的树影里,我静静地坐着,从早上到中午,再从午饭到黄昏,享受着秋日里阳光给我的沐浴,溪水映着灿烂的晚霞像浮动的彩色缎带,淙淙流水声一次次的淌过我的心间,不时会有大雁在天空中向南方飞去,带上离人的思念,裁剪出秋的意境。夜幕降临了,夜空中点缀满了繁星,凉风习习,可我还是不肯离去,没有世俗的喧嚣,这样的时光再静好不过了。
 
  中秋佳节到了,月儿很圆,故乡都有一种习俗,就是拜月,把瓜果和月饼都陈列在饭桌上,摆在庭院中供月,然后传杯洗盏,儿女喧哗,放灯赏月,以祈求圆满幸福人长久,奶奶笑盈盈地端着刚出蒸笼的千层变月饼,望着圆月嘴里念叨着:“天爷天爷大大下,月饼蒸上车轮子大……”,希望来年瑞雪兆丰年,风调雨顺,我也会很虔诚地学着大人的模样跪在明月下,希望看到嫦娥奔月,想象着回到那个亘古的神话时代,去感受‘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的情愫。
 
  秋天,每年都会落叶风飞,往事依旧,物是人非,时光在飞快地前行,长大后的我跟小时候一样,喜欢独来独往,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着,时常看着景色胡乱的去冥想一些哲理,黄昏时分,我坐在教室里自习,抬头望了望窗外,看到了你如烟柳般的身影,或许在某一个瞬间你如微风一样拂过我的心间,以后每一次远远地看见你都会触动我的心灵,桂花香,秋叶黄,你是否也在看着秋的凄凉而兀自忧伤呢?我知道,少女的心是不能说的,可你也是跟我一样孤单,你的心清澈透明,我怎能不明白你结在眉宇间的忧伤呢?我喜欢你的五年中我约过你,黄昏时分的空气里弥漫着清秋的味道,我在人流最多的地方等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夜幕吞噬了最后一道晚霞,我还在等你,可你失约了,我独自徘徊在月色下,望着残月潸然流泪。你可能不知道,我只是想得到你的一个微笑,就这么简单,可你总是在躲我,每一天我都无限伤感与失落。
 
  我不知道每一个寂寞的黄昏我是怎样度过的,心绪在纷乱的交织里不知所措,当暮色如渔夫手中那撒开的网,从远处的山头慢慢地合拢过来,村里又恢复了夜的宁静,晚风吹动着秋叶飒飒作响,偶尔传来那谁家的母亲呼唤那贪玩孩子的乳名,责怨中却充满了亲切与温暖。那声音在村落里面回荡,从山的这一头划过山的那一头,袅袅的余音在悠远……黄昏的秋灯在陆续地点亮,黄昏的光晕透过门窗,暖暖的色调使山村沉浸在一种安详而温馨的永恒之中。亲爱的你,我不知道你是否也在夜阑珊处,等待那个为伊憔悴的人呢?
 
  我知道,我只是人间惆怅客,在你生命中也是过客。
 
  故乡的石门峡也是万木凋零时我最爱去的地方,它历来为扼守关卡的古战场,石壁突兀,丽水滔滔,湮灭了多少一将成名万骨枯的动人传奇,往事沧桑,峡顶的古代马场已经被开垦为万亩良田,唯有寺庙和庭院深藏于参天云杉之中,香烟缭绕,磬音悠扬。我在外漂泊一年后回家,想求一段尘缘,沿着石板路走到了石门峡,穿过激流上方的独木桥,顺着曲径小路爬上陡峭的山崖,来到一个修行人的住处,进去后,心被朴素到极致的美彻底洗礼了,禅房里青灯古佛,木鱼总是飘着淡淡地檀香味,让人的心慢慢地沉浸在幽静的时光中,忘记尘世的一切纷扰。修行师父只是安静地坐着,流露出来的是常人无法做到的平淡。后来我知道了,他一辈子都在一种简单中循环,黎明念佛诵经,白天吃斋打坐,种菜担水……,我静静地跪在菩提下,许下愿望,正如落花一样,化作春泥更护花,不执着与世间的什么,所以获得了真正的宁静。
 
  佛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是的,也许你的前世是一片落叶,在逢秋夜半,被卷入了姑苏城外的客船。远帆灭了沾霜的渔火,却吹不尽丝管的忧伤。也许我的前世就是忘忧河上撑篙的船头,孤舟,蓑衣,斗笠,在红尘里摆渡,我捡起零落的你,从此潇湘谢却,钟声不继……
 
  蓦然间,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顿时飘落每一片树叶让我驻足凝视,这就是缘,许多时候刹那就是亘古不变的永恒,今生的遇见都是前世的宿命,缘起缘灭,缘聚缘散……我终于释怀了,释怀于未了的情缘,珍惜大自然的每一份馈赠,品味一片花瓣的芬芳美丽,留恋一滴晨露的晶莹剔透,邂逅一场烟雨的朦胧温婉……
 
  身在他乡,心在故里,想回到秋天的故里,彷徨在林荫道上,邂逅一片落叶,弯腰轻轻地捡起她,夹在唐诗宋词里,梦回流落的光阴。如今又是一个中秋佳节,故乡月儿明,千里寄相思。古寺的钟声,依旧回荡在耳畔,余音袅袅;黄昏永恒的一个个温馨瞬间在心间萦绕不去。如果有来生,希望能在来遇见美丽的你,在花前月下相会,让你走进我的水墨画,在烟雨中携手流芳百世。
 
  是啊!生命和生活何尝不跟落叶一样呢?我们时时刻刻地在寻求生命的归宿,生命亦是一种经历,无所谓得到和失去,等繁华落幕后,一切都会归于平淡,然后消亡,湮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