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打水漂 美文标题

打水漂

时间:2018-05-07 18:23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朱坤 阅读: 发表评论

  那一日,在疏勒河,来到少儿時期经常玩耍的二苇塘,望着清沏到底的湖水,忽然就想起了少儿時候遇见水就要玩的一个把戏,打水漂。
 
  这游戏很简单,几个玩伴吵闹着,随意抓起地面上的石头,向水中奋力抛去,石头借着惯性和水面的浮力,不会立刻沉入水中,就好像有了生命的活力,和轻功的练家似的,在水面上燕子抄水般跳跃许久,才一个猛子扎中水中。我们的比赛就是看谁让石头生命活力长久,谁让石头在水面上跳跃的次数多。
 
  石头在落点和旋飞的一个个瞬间,会在水面上划出一连串的涟漪,就象我们手拉手的玩伴一样,紧密地相伴。
 
  扔着扔着,我们也获得了许多打水漂的技巧和经验。比如石头最好是要选扁一些,园润一些的,扔的時候要让石头旋转的快一些,飞行的直一些。当然,谁打出的水漂多,就会引来赞叹,也会引来更多的不服。一直到用尽了力气,大家才会望着不远处的兰新铁路,看着那一节节的火车车厢手拉手的向前进,我们才会唱着,闹着手拉手的回家。打水漂使我们在快乐的时光里成长,手拉手的玩伴越来越多,手拉手的火车车厢却在我们即将长大成人的时候,将我们拉向了四面八方。
 
  我参加铁路工作,是在新疆没有水,不能打水漂的戈璧滩上做养路工,但也像少儿時期一样,有了许多手拉手的新朋友。在工余闲的发慌百无聊赖的時候,我会抓起一块石头扔向戈壁,石头不会旋出漂亮的水漂,却在戈壁上扑出一片迷茫的沙尘。
 
  戈壁滩上的青春也是青春,有的朋友就像打水漂打出的两个相近的涟渏一样,谈起了恋爱。
 
  有的朋友力气大,打水漂的石头扔的远了一些,那恋爱的回应就会远在万水千山。王哓安的涟渏回应在湖北宜昌,那里有长江,不知道这对恋人在浩瀚的江水中打没打过水漂,也不知道在长江上打水漂是什么滋味。史绍天的石头扔上了青藏高原,应起的涟渏在雅鲁藏布江边的拉萨,我百思不得其解,又不是抛绣球,他怎么会把石头扔的那么高?
 
  也有的朋友是福将,根本不用使出那么大的力气,摆摆样子,或者是有意出工不出力,打水漂的石头落在在身边也激起了热烈的涟渏。在南疆修筑铁路转来的陈兆南,自然而然地和温顺的女工张铁荣牵了手。在石河子兵团的农工改行的武请明,平平常常地和袁來娣成了家。一开始大家还感觉到惊奇,仔细想来却也顺理成章。
 
  不管用足了力气和没用力气的,只要抛出打水漂的石头引起了涟漪,无论远近,我们都一律夸赞,投的好,投的妙。
 
  也有人没有好运气,无论怎么抛石头,石头都会飞快地沉没,水面上也不会回应起涟漪。长生喜欢小曼,住在一个院子里,就是不知道如何表白,空度了许多好时光。最终小曼上了开往别人那里的火车,任凭长生在戈壁滩收集了许多好看的石头,却找不到能够溅起水花的池塘。
 
  后来,我进了大城市乌鲁木齐,讲究环境保护,就是有水也不能随便乱扔石头打水漂。有一日,约了水,峰,苏去米泉的三道坝,因为那里有一处大水塘,可以打打水漂的。但是城市的近处也改变的太快,无论如何我也没有找到去那里的路。打水漂的游戏没有玩成,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友情。或许是人大了,少儿的把戏只能用作回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春暖花开了,我想去找一处大水塘,周边还应该有许多称心如意的好石头,尽情的去打水漂,这该不是返老还童了吧。
 
  作者朱坤电话13319887220
 
  地址乌鲁木齐江苏西路118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