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尾行 美文标题

尾行

时间:2015-03-31 09:44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李荷西 阅读: 发表评论

  尾行

  1

  读高中的时候,我的朋友杨婷因为长相甜美总会收到男生的求爱。那是90年代末的县城,男孩子们的求爱方式通常就是写情书,下晚自习送女孩回家。猥琐胆小一点的,会选择尾行。

  我的朋友杨婷,她就被几个不那么讨喜的男生尾行过。她的妈妈每天晚上都在学校门口接她回家。偶尔几次,我还看到过几个小男生被她妈妈拦住骂得狗血临头。

  我作为一个平凡的少女,基本上没有发生过类似被尾行事件,就算是有,我那和我一样神经大条的妈妈也大概只会哈哈笑两声说:“想不到我闺女这么丑也会有人惦记。”类似这样的话。所以,我那一年很是羡慕我的朋友杨婷。一方面羡慕她有被尾行的魅力,一方面羡慕她有一个很紧张她的妈妈。

  杨婷的成绩很好,是文艺标兵、英语课代表,也是老师们的心头好。她声音温柔,笑容甜美,基本就是女高中生的典范。少女的天真,在她的眼睛里就像是火,烧得眼波闪耀。而爱情,似乎只是沐浴过她的金色阳光,她从未鞠一把收在手中。

尾行

  直到认识了袁同学。

  袁同学在学校足球队踢球。每个周五下午,都能看到他一边飞舞着球衣,一边满操场狂奔。对,学校里有每周他都能进球的传说。记不清多少次了,杨婷会拉着我一起看一会儿。我完全不懂踢球这件事,看也是白看。并且球队里也没有我心仪的男生。所以大多数时间,我都百无聊赖,只是一场青春爱情事件的旁观者。

  可后来,我变成了这场事件的关键词。

  杨婷写给袁同学的情书是我帮送的。那是在早上的课间操结束后,我敲开高三某班的门,喊一声:“袁鹏程在吗?”

  前排有一个皮肤黝黑的男生油嘴滑舌地问:“妹纸,你是袁鹏程什么人啊?”

  我白了那男生一眼,又重复地喊了一声。然后就看见那个杨婷心目中最帅的人从书堆后面抬起头,揉揉他刚被睡眠挤过的惺忪的眼睛,说:“在。”

  我把情书递给他,扭身就走。但他喊住了我,快步追上来把情书又还给我说:“我不要。”

  我说:“你怎么能不要呢。你不要我怎么办?”

  他笑了:“我怎么知道你怎么办。”

  “哎呀,”我大概明白了点什么,“你别误会,这不是我给你的。我只是送件人。那个给你写情书的女孩比我漂亮多啦。”

  “哦这样啊。”拿情书的手又收了回去。

  多年以后,我和袁同学坐在阳光下聊天,说起来这件事,竟然发现我们的记忆是有偏差的。在他的印象中,送情书的我,是个害羞得看起来含情脉脉的少女,根本没有我记忆中那么大大咧咧。

  害羞是表象,内在纯爷们。

  送情书事件之后的一个周末,杨婷来我家一起写作业。她告诉我说,袁同学回复她了,他们约在周日下午学校的足球场见面。他会教她踢球。

  “是吗?”我比她还兴奋,“我可以去吗?”没心没肺是病,得治。我几乎没意识到我是多么大一只灯泡,只想继续观察一段也许是爱情的东西的生长发育。

  “这个,”杨婷犹豫了下说,“也行。不过我妈妈也去,你不是有点怕我妈妈吗?”

  像是被什么在我脑门上敲了一棒,这什么逻辑,妈妈去陪同约会?我想象着严肃的眉间带个川字的杨婷妈妈站在一边看女儿被一个男生牵着手教踢球的画面,啊,太有违和感!并且我深深地对杨婷的青春爱情事件惋惜。这个爱情的种子已经转基因了,生出的果子应该不会太有机。

  2

  杨婷的妈妈,是一名中专院校的化学老师。偶尔我去她家的时候,她会当着我的面骂杨婷。是那种很严厉的骂。杨婷不想喝番茄蛋汤,小心翼翼地问她:“妈妈,我喝不下去了。”

  “喝掉。”杨婷妈妈头都没抬。

  然后我就看见这位男生们心目中的女神,灰溜溜地低着头,强忍着反胃,哧溜哧溜地喝汤,不敢吭一声。但这并不影响她对妈妈的依赖,并且她觉得妈妈说的一切都是对的。她与袁同学的第一次约会后,杨婷妈妈就把袁同学请回了家,在书房里聊了两个小时。具体说的什么,杨婷不知道。但之后,她再也没有获得过袁同学与她约会的邀请。

  半年后,袁同学考取了南京某军事学院,和杨婷偶尔写信联系。

  这里插播一下袁同学的同班黝黑男生小黑同学的事儿。这货在我送情书事件之后,就开始给我写情书。字又漂亮,辞藻又美,连维纳斯这样的比拟手段都用到了,很容易让看到的人飘飘然。情书我都看了,偶尔还会在女孩子群里炫耀一下。但仅此而已。小黑同学考了当时很热门的计算机专业。大学里就和人开了公司,虽然赔得大学学费都没了着落,但丰富的工作经验,让他还没毕业就被国内最大的IT公司签走了。现在年薪已经7位数。但是经常加班熬夜的他,最近一直在打听治疗不孕不育的医院。

  言归正传。袁同学大学走后,我和杨婷我们也进入了高三。那一年,用我妹妹的话说我,简直精分了。她睡觉前,我在书桌前坐着。她半夜醒来,我还在书桌前坐着。等她早上起床,我依然在书桌前坐着。但我基本没有在学习,我也在睡。但似乎那种睡,很容易造成努力的假象。

  杨婷的妈妈帮她请了学校最好的数学老师补习,每天早上送,晚上接。似乎已经做好了一起作战的准备。而杨婷在一次不那么如意的期中考后开始头痛。有一次在课堂上莫名奇妙的呕吐。送她回家的路上,她对我说,压力很大。

  我还记得我拍拍她的肩,用我妈安慰我的方式对她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平常心,最多就是考不上了。有什么的。”

  我确实是以这样一种心态参加高考的。当然,成绩打不了虚晃,我只考上了武汉的一所二本院校。即使如此,我妈也到处跟人宣扬我超常发挥了。汗,我似乎在我妈眼里一直就是个菜。

  但杨婷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考得没那么理想,只能读本省的一所医科学校。听说成绩下来那天,杨婷妈妈哭了一大场。而杨婷,倒头就睡了20个小时。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