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最适合朗诵的经典散文 美文标题

最适合朗诵的经典散文

时间:2019-04-01 15:04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适合朗诵的散文篇一
 
  我知道——
 
  一切的快乐和忧伤都将随风而去,
 
  慕然回首——
 
  所有的辉煌与失落不过是一场旧梦而已。
 
  可我还是——
 
  要企盼自己的成功,
 
  尽心竭力地——
 
  付出所有的努力。
 
  就为着——
 
  那些美丽的经过磨砺的点点滴滴,
 
  有朝一日——
 
  能成为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什么时候----
 
  开始有种心情叫漂泊;
 
  什么时候----
 
  开始有种感觉叫失落;
 
  什么时候----
 
  开始有种情怀叫缺憾;
 
  什么时候----
 
  开始有种闲愁叫落寞。
 
  秋天----
 
  就让心情流浪,
 
  去追逐生命的颜色。
 
  我知道——
 
  一切的快乐和忧伤都将随风而去,
 
  慕然回首——
 
  所有的辉煌与失落不过是一场旧梦而已。
 
  可我还是——
 
  要企盼自己的成功,
 
  尽心竭力地——
 
  付出所有的努力。
 
  就为着——
 
  那些美丽的经过磨砺的点点滴滴,
 
  有朝一日——
 
  能成为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什么时候----
 
  开始有种心情叫漂泊;
 
  什么时候----
 
  开始有种感觉叫失落;
 
  什么时候----
 
  开始有种情怀叫缺憾;
 
  什么时候----
 
  开始有种闲愁叫落寞。
 
  秋天----
 
  就让心情流浪,
 
  去追逐生命的颜色。
 
  于是----
 
  我把心事放飞,
 
  飞到黄叶飘过的每一个角落。
 
  绝对原创于是----
 
  我把心事放飞,
 
  飞到黄叶飘过的每一个角落。
 
  适合朗诵的散文篇二
 
  《春》朱自清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悄悄的,草绵软软的。
 
  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儿;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花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跟轻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
 
  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儿却绿得发亮,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披着蓑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天上风筝渐渐多了,地上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儿事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
 
  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上前去。
 
  适合朗诵的散文篇三
 
  匆匆
 
  作者:朱自清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哪里呢?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
 
  适合朗诵的散文篇四
 
  一滴水
 
  如果我是一滴水,
 
  我不愿做天边浪际的白云。
 
  请让我做清新的雨丝,
 
  在仲春三月,
 
  悄悄地唤醒沉睡的大地……
 
  如果我是一滴水,
 
  我不愿做石板桥上冰冷的晨霜。
 
  请让我做晶莹的露珠,
 
  沐着明媚的朝晖,
 
  温柔地亲吻鲜花的脸庞。
 
  如果我是一滴水,
 
  我愿做母亲甘美的乳汁。
 
  用圣洁无私的爱,
 
  去安抚孩子无瑕的笑容。
 
  或者,
 
  做男儿胸堂上挥洒的汗水,
 
  随着那喷张的血脉和博发的激情,
 
  去创造一片壮美的天地!
 
  我是一滴水啊,
 
  一滴微不足道的水。
 
  可我要投入江河奔涌的波涛,
 
  飞溅起雪白的浪花,
 
  推动着远航的风帆!
 
  我是一滴水,
 
  我要投入大坝飞泻的闸口,
 
  去化作电流,
 
  带来那驱逐黑暗的光明!
 
  我是一滴水,
 
  我要投入宽广丰饶的大地,
 
  去滋养了嫩绿的秧苗,
 
  在金风如醉的季节里洒播着丰收的希望!
 
  我是一滴水,
 
  我要投入滚烫芬芳的清茶,
 
  去滋润了老师干渴焦灼的喉咙,
 
  把知识和信心传递给年轻而渴求的心灵!
 
  我虽然只是一滴水,
 
  一滴微不足道的水。
 
  可要是我能熄灭山林中一星肆虐的火苗,
 
  我便是一滴骄傲的水!
 
  要是我能合成一滴特效的药剂,
 
  我便是一滴珍贵的水!
 
  或者,或者,
 
  只要我能浇灌一株枯萎的幼苗;
 
  能鼓起一串小鱼戏嬉的气泡;
 
  能滋润小云雀快乐的歌喉;
 
  能洗净姑娘心爱的丝带;
 
  能成为家人团聚晚餐里一勺浓郁的汤汁……
 
  那么,我便是
 
  一滴满足的水!
 
  一滴幸福的水!
 
  一滴神圣的水!
 
  也许,
 
  烈火般的骄阳会带走我的温柔;
 
  极地般的严寒会凝固我的舞姿;
 
  铺天的风沙会困住我的脚步;
 
  沉重的泥尘会污染我的面容;
 
  可我从不退却!
 
  也从不后悔!
 
  我为自己是一滴水而欢欣,
 
  我为无数像我一样的一滴水而骄傲!
 
  因为再绚丽的彩虹,
 
  也只是华彩的一瞬间,
 
  而我们浩瀚清澈的水滴,
 
  却能亘古养育整个世界!
 
  适合朗诵的散文篇五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籍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父亲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父亲回家变卖典质,还了亏空,又借钱办了丧事。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惨淡,一半为了丧事,一半为了父亲的赋闲。丧事完毕,父亲要到南京谋事,我也要回北京念书,我们便同行。
 
  到南京时,有朋友约去游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车北去。父亲因为事忙,本已说定不送我,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嘱咐茶房,甚是仔细。但他还是(终于)不放心,怕茶房不妥帖,颇踌躇了一会。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他踌躇了一会,终于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我两三回劝他不必去,他只说:“不要紧,他们去不好!”
 
  我们过了江,进了车站,我买票,他忙着照顾(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车。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座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要警醒些,不要受凉。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我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只认得钱,托他们直(真)是白托!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
 
  我说道:“爸爸,你走吧。”他望车外看了看,说:“我买几个桔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走到那边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我看见他戴
 
  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太(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
 
  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桔子望回走了。过铁道时,他先将桔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桔子走。到这边时,我赶紧去搀他。他和我走到车上,将桔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扑
 
  扑衣上的泥土,心里很轻松似的。过一会儿说:“我走了,到那边来信!”我望着他走出去。他走了几步,回过头看见我,说:“进去吧,里边没人。”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
 
  近几年来,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谋生,独自支持,做了许多大事。哪知老境却如此颓唐!他触目伤怀,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郁于中,自然要发之于外;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但最近两年的不见,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只是惦记着我,惦记着我的儿子。我北来后,他写了一信给我,信中说道:“我身体平安,惟膀子疼痛厉害,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我读到此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清明祭 下一篇:诗歌朗诵稿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