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芜湖赭山游记 美文标题

芜湖赭山游记

时间:2019-03-02 09:49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尹蔚兵 阅读: 发表评论

  如果在芜湖市区选择一登高望远的地方,那非赭山莫属了。
 
  赭山位于芜湖市区中心,土石殷红。相传战国时代,楚国铸剑师干将曾在东南面一里许的的赤铸山锻制宝剑,那锻剑的熊熊炉火竟把赭山的山石都烤红了,成了赭色,故名赭山。
芜湖赭山游记
  由于时间有限,加上我不喜欢热闹,一览亭也要到两点半才开放,所以那些大爷大妈们或载歌载舞,或吹拉弹唱,或斗唇合舌的“凝芳园”、“海棠园”、“杜鹃园”等山下的景点我不再去想。在大门入口处,我看了一下景区导游图,最终选择了“戴安澜烈士墓”、“广济寺”、“舒天阁”、“刘希平烈士墓”及“一览亭”等景点。
 
  戴安澜将军墓在小赭山南坡半山腰,墓地正面对着大赭山。墓地依山而建,呈半圆形,四周苍松翠柏环绕,墓地前有宽敞的神台,墓前竖立着一块一人多高的墓碑,碑上镌刻着“戴安澜烈士”五个大字。关于戴安澜将军的事迹,笔者不再多述。
 
  我在无为洪巷镇工作过很多年,有一段时间就分工在“戴氏宗祠”所在的排形行政村(现合并到陡岗村),由于该村地处深圩区,从镇政府去排形村还要渡过一条河,所以经常留宿在该村,当时排形村村部就设在戴氏宗祠。词堂三进五开间,配有附属房。宗祠的前半部分及天井两边的厢房保存得还算完好,油漆斑驳,彩绘陈旧的粱柱,仍能显示出昔日的华贵和曾有过的辉煌。后半部分早年被政府征用当过粮库,由于年久失修,风雨侵蚀,加之粮库弃用后又少有人管护,已是残破不堪。倒塌的地方草木葳蕤,遍地瓦砾,小树有一人多高,尽显凄凉。门楣上横悬一块“濡南望族”匾额,由癸亥年时任无为县县长的戴端甫所书,两边的对联早已忘记了。据悉,洪巷镇党委政府对戴安澜故居的保护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还在镇政府对面建立了绿树成荫、阡陌纵横的戴安澜广场,这对安澜将军的在天之灵也是一种慰藉吧。
 
  瞻仰完戴安澜将军墓,其他景点均在赭山的南山头,中间有一段比较长的山路要走。
 
  静听山下隐隐约约的歌声、琴声、人声,我犹如行走在云端,有一种天上人间的感觉。山路两边尽是些或能叫出名字或不能叫出名字的树和灌木,而那些没有凋落完的红叶和四季常青的浓翠,色泽斑斓鲜明,富有诗情画意。而我独喜欢那一片片枝干虬曲苍劲,黑黑的如缠满了岁月皱纹的苦楝树林。那些苦楝树早脱尽了叶子,褐色的枝条赤裸地在寒风中哆嗦,有序伸展的各种造型看上去也是悲怆的。稀有的几颗干黄的苦楝子不舍得跳下树来。我在疑惑,冬天都已经来了,你还在等待什么呢,凡事都有自己的归宿,现在落下来,明春你又将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走着想着叹着,这时,撞钟伐鼓声起,梵音袅袅而来,远远望去,杏黄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背便撞入我的眼眸,这就是广济寺了。著名的“芜湖十景”之首“赭塔晴岚”便在其中。
 
  据传唐开元年间,韩国王子金乔觉渡海来大唐,沿江而上,在芜湖弃船登岸,在赭山南麓结茅建庐,修行数年,后去九华山。寺院背北朝南,依山而建,殿堂相接,层层高叠;尤其是出大雄宝殿登八十八级古台阶,高耸陡峭,级级攀升,给人以登天的感觉。而赭塔依山拥寺,气势雄伟,四周茂林修竹,芳草萋萋,每当雨后,岚光飘渺,景色倚丽。古往今来,无数文人雅士为之倾倒,留下很多脍炙人口的诗篇。特别是雨后斜阳,登临远眺,便能领略“大江烟外动,春鸟渚边鸣”的诗情画意,这或许就是“赭塔晴岚”的来历。赭塔为砖石结构,五层六角,每层外墙均嵌有砖雕佛像。传说大风曾将塔顶吹落,雨漏不止,一日突然飞来一口大锅扣在塔顶,从此便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清代诗人黄钺的“飞来覆塔尖穿,风铎无声不计年”写的就是这个传说。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我问清了去主峰的路径。在树林中一路逶迤前行,此时正值两点左右,阳光透过树叶或枝丫间照射下来,有时像繁星在空中闪烁,有时像一片飞瀑直泻而下,那些光影若隐若现的左右悠扬地婆娑着,透着不可捉摸的静谧。这时便见一座高大的牌坊式的大门立于前方,上书“江城入画”四字,入门后有“古藤缠双龟”景点,这座雕塑给人以过多的排斥、束缚和被摧残的感觉,总觉得那双龟有着冲破羁绊追求自由的冲动。
 
  一路向上,走过约五十米,便见一座古色古香砖木结构的二层楼建筑,匾额上书写“吴楚天舒”四字,这就是“舒天阁”了。舒天阁属于典型的江南园林风格,飞檐斗角,雕梁画栋,古朴典雅,气势宏伟,取“极目楚天舒”之意。
 
  步入大厅,迎面悬挂着一块匾额,上面镌刻着“江天一览”四字,落款是乾隆岁在辛末仲春,据说是清乾隆皇帝御笔,字体浑厚苍劲。登上二楼,只见正面廊檐下悬挂的匾额上书写着“舒天阁”三个大字,为著名书法家尹瘦石所书。
 
  舒天阁的左前角是“刘希平墓”。刘希平,原名蜿蘅,字兰香,安徽六安人,在芜湖首先倡导“学校社会化”,提出“学生要到社会上去”、“学生要和平民交朋友”等主张。在笔者看来,这观点放在今天仍然是正确的。
 
  1929年,刘希平灵柩被安葬在赭山之巅,1932年人们又在山顶上为先生建筑了一座石亭,名“爱晚亭”,取“哀挽”之意。亭两旁柱子上有一副对联,上联是:“朝霞菲微枯草泣”,下联是“秋风摇落故人稀”。
 
  山顶最高处是“一览亭”,取名于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著名诗句。远远望去,该亭六面三层,飞檐围廊,登上顶层极目远眺,可见大江东去,弋水回环,芜湖长江一桥和二桥如飞虹一般连接着大江南北。
 
  清朝胡应翰在《一览亭记》中写道:“邑北诸山,莫如赭阜为雄。山迤北益高,陡其癫则大江在襟带,而遥睇诸山,皆罗列如儿孙”。赭山虽然没有杜甫诗中“一览众山小”的气魄,但在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闹市区,有这么一块远离尘嚣,让人们看透浮云开阔眼界松驰心境的地方,真的要感谢大自然的恩赐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扬沙 下一篇:感叹岁月无情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