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写景散文3篇 美文标题

写景散文3篇

时间:2019-02-20 10:45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故乡的麦田》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车窗外的麦田漫无边际,犹如浩瀚无涯的海洋在阳光下翻滚着绿色的波浪。这让我想起了故乡的麦田。
 
  深秋的时候,一辆辆拖拉机拉着锃亮锋锐的犁铧划破故乡的大地。大地露出一道道新鲜湿润的土壤,弥散出泥土浑厚清纯的气息。人们拿着铁耙忙着整地作畦,然后用木质耧车将一粒粒麦种播洒在土地里。麦种播进大地,仿佛融入了母亲的怀抱。它们在泥土里悄悄地生根发芽,使劲儿穿透泥土钻出地面,露出浅绿色的身躯。人们站在田垄上望着绿茸茸的麦苗,像是望着一群娇小可爱孩子,希望它们茁壮成长,盼着它们早点儿抽穗灌浆,长出丰盈健硕的麦穗。
 
  麦苗在二十四节气昼夜不息的运转中一寸一寸地成长着。大自然的一双巧手用时光的线条将它们纺织成了绿毯,覆盖着辽远圹埌的平原,装饰着萧瑟、寒冷的村庄。白天淡淡的阳光像雨露似的沐浴着它们。它们在寒风中欢快地舞动着纤细的腰肢。到了夜间,大自然的一双巧手又用厚厚的寒霜织成棉被,盖在麦苗身上,让它们安睡。对它们而言,凌厉的寒冷是大自然赐予的福祉,练就了它们坚强刚烈的风骨,也催生了它们成熟的梦想。
 
  时间蹑手蹑脚地跨过小寒与大寒,走到了立春时节。春天给麦田灌输了力量与希望。这个时候的麦田像个翩翩少年,在春光的照耀下洋溢着盎然的生机。春风吹来,麦浪在平原上翻涌,像一群少年在大地上奔跑着呼唤。人们辛勤地劳作,用血汗浇灌着麦田。麦田默默地酝酿着果实,充实着人们心中的希望。
 
  小满转身远去之后,芒种急急匆匆地到来了。大自然的一双巧手用太阳的七彩之光给麦田镀上一层金色。这个时候的麦田丰硕而美丽,像是一位年富力强的青年人。人们望着饱满沉实的麦穗笑容满面。人们收获麦子之后,将一粒粒麦子装进粮仓,作为养家糊口的粮食。
 
  麦田,是我们的母亲。它在二十四节气的流转中生死更迭,用健康、丰赡的粮食默默地养育了我们。
 
  《惠特曼——海边幻想》
 
  我小时候就有过幻想,有过希望,想写点什么,也许是一首歌吧,写海岸那使人产生联想和起划分作用的一条线,那接合点,那汇合处,固态与液态紧紧相连之处那奇妙而潜伏的某种东西(每一客观形态最后无疑都要适合主观精神的)。虽然浩瀚,却比第一眼看他时更加意味深长,将真实与理想合二为一,真实里有理想,理想里有真实。我年轻时和刚成年时在长岛,常常去罗卡威的海边和康尼岛的海边,或是往东远至汉普顿和蒙托克,一去就是几个钟头,几天。有一次,去了汉普顿和蒙托克(是在一座灯塔旁边,就目所能及,一眼望去,四周一无所有,只有大海的动荡)。我记得很清楚,有朝一日一定要写一本描绘这关于液态的、奥妙的主题。
 
  结果呢?我记得不是什么特别的抒情诗、史诗、文学方面的愿望,而竟是这海岸成了我写作的一种看不见的影响,一种作用广泛的尺度和符契。(我在这里向年轻的作家们提供一点线索。我也说不准,不过,除了海和岸之外,我也不知不觉地按这同样的标准对待其他的自然的力量——如果我能间接地表现我同它们相遇而且相融了,即便只有一次也已足够,我就非常心满意足了——我和它们是真正的互相吸收了,互相了解了。)
 
  多年来,一种梦想,也可以说是一种图景时时(有时是间或,不过到时候总会再来)悄悄地出现在我眼前。尽管这是想象,但我确实相信这梦想一大部分进入了我的实际生活——当然也进入了我的作品,使我的作品成形,给了我的作品以色彩。那不是别的,正是这一片无垠的白黄白黄的沙地;它坚硬,平坦,宽阔;气势雄伟的大海永远不停地向它滚滚打来,缓缓冲激,哗啦作响,溅起泡沫,像低音鼓吟声阵阵。这情景,这画面,多年来一直在我眼前浮现。我有时在夜晚醒来,也能清楚地听见它,看见它。海明威——真实的高贵
 
  风平浪静的大海上,每个人都是领航员。
 
  但是,只有阳光而无阴影,只有欢乐而无痛苦,那就不是人生。以最幸福的人的人生为例——它是一团纠缠在一起的麻线。丧亲之痛和幸福祝福彼此相接,使我们一会儿伤心,一会儿高兴,甚至死亡本身也会使生命更加可亲。在人生的清醒时刻,在哀痛和伤心的阴影之下,人们与真实的自我最接近。
 
  在人生或者职业的各种事务中性格的作用比智力大得多,头脑的作用不如心情,天资不如由判断力所节制者的自制、耐心和规律。
 
  我始终相信,开始在内心生活得更严肃的人,人类真正需要的东西是非常之微小的。
 
  悔恨自己的错误,而且力求不再重蹈覆辙,这才是真正的悔悟。优于别人,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应该是优于过去的自己。
 
  《空蒙亦奇雨》
 
  雨,滴答下个不停,落平地,溅起,落水央,漾起,胜美。枝头,片片叶,经雨的洗涤,更绿了。天,经雨的冲刷,更蓝了。边儿,花儿贪婪地吮吸着雨水。聆听之,亦感受大自然的芬芳。草刷刷竖起,仿佛在眺望它们梦中的那个世界,那个它们望尘莫及的自然天。
 
  亭,静立!它的镂花纹在雨中朦朦见,似乎更加清晰了,石椅的纹案依稀可见,似乎岁月的沧桑并未改变它一分一毫,那石很缤纷,很美。
 
  那绿绿的垂柳折下自己的小柳腰,将发丝垂下,点在湖面,其涟漪圈圈,令人遐想无限。
 
  爬山虎格外耀眼,叠叠在那墙面,增了几分柔情,有了雨又平添了几分似水,幽幽景,很引人眼去望那抹绿。
 
  雨,又撒,愈小,愈小,凝视那天空,会出现何景?何踪迹。。。。。。
 
  雨漓漓撒在水面上,低吟:“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意境好美,犹如泛舟湖上,去抚那静湖水,去眺望远处山景,朦朦胧,究竟是因朦胧而美,还是因美才朦胧?隐现在鸟踪,鸟鸣那样清脆,那样悦耳,让人来不及追溯,便从耳畔轻俏地滑过。可雨总是会停,这一切多像一场梦,何时会醒,何时又能梦到那雨?
 
  天空,蔚蔚的,引思索无限,,天外是何景,又是何年?雨落啊落,滴在树儿,芳草上,滴在鲜花石桥,滴在我心,滴在我的童年。云丝丝,好悠,好柔,雨水将你染得更白,将我心染得更净了。
 
  树梢,画眉在枝头舞蹈,嘴里还哼着交响曲,让人见了就有一身的舒畅与满腹的好心情。
 
  旁儿,矮树丛丛,枝儿好嫩,浅浅的绿,配上大树深深的绿,让人见了便不舍离去,那种绿在画家的调色盘上是看不到的。小虫小蚁也出来,欣赏欣赏这幅美很绝伦的好风景。
 
  很舒服,再眺望眼前的雨,眼前这流动的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高中写景的散文 下一篇:散文随笔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