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罪恶与救赎 美文标题

罪恶与救赎

时间:2018-10-13 17:33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陆继山 阅读: 发表评论

  我曾一向以为,世界是美妙的,因为我们都有一腔热忱的爱恋,爱恋的生出,因为阳光,因为春草,也因为南漂的微风。
 
  然而,后来我却后悔这样坚定的信念了。因为千疮百孔的社会百态以及病痛交织的芸芸众生,时刻在向我们的内心呻吟和呼喊。最大的悲痛是,我们大都选择了冷漠的视而不见,假装自己被蒙在鼓里。因为私欲的恶鬼早早就将我们的灵魂撕得支离破碎。
罪恶与救赎
  关于万疮的百态,我不愿意用如此简短的篇幅去辨析或者是论述。我却希望谈一点关于病痛的罪恶与救赎。
 
  我不是医者,每一刻钟究竟有多少民众挣扎于病痛和垂死的边界,也不甚明了。唯一辨得真切的是,病痛者和无辜身死者数目庞巨,触目惊心。作为一个感性的理想主义者,我能感觉到,为苦痛和病死者扼腕悲痛的眼泪如秋冬交际的冷雨,狠狠地泼在我的背上,那股寒意,戳破骨髓又刺痛心扉。
 
  我在心生怜悯的同时对罪恶的病魔深感痛觉。
 
  在许多人看来,只有医者能够完成对于这些病痛的救赎,除掉病魔就是对生灵的救赎。但遗憾的是,医者束手无策的病痛万万,要完成这一使命对于他们来说,是万难的。唯一能够实现救赎的只有病痛者本身。
 
  科学深入挖掘病痛的根源并定义各类罪恶的病魔,最后由人类认知,于是发展成为今天的医学。然而,在医学这片海洋里,依然有太多我们至今无法摸索到的暗礁和奥秘,假如你不幸走进这里,想要救命,只能靠自己。
 
  我目睹过为数不多的生死,大部分是在病魔的纠缠下,被医生判了死缓。有的性格坚韧,意志坚强,躲过了几年。有的内心脆弱,焦虑迷茫,早早离开了世间。至于死者去了哪里,我至今依然没有探究清楚。不过也有人说,早去晚去,终归一抹尘土,都是一样的。因为学识不够,我不敢对这种说法妄加评论。不过我深切地知道,无论是各种状态的与世诀别,都是对生命的一场救赎。
 
  我很赞同一位哲学家对于死亡的看法。他认为,死亡是一场安静的睡眠,我死了,就是说我与这片世界无关了,我要去黑夜里实现我的理想了,一直做一个美丽的梦,一千年,一万年……
 
  或许在威胁和俘虏了生命的罪恶面前,我们该忘却悲痛,有为抑或无为,都是一束留给尘世最美的焰火。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