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每逢佳节忆恩师 美文标题

每逢佳节忆恩师

时间:2018-09-08 17:25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龚如军 阅读: 发表评论

  一年级留给我的记忆真的不多了,唯一的片段,是那个笑容可掬的老师在班上挑选音乐班的种子,我虽然不懂,但看老师的表情知道是件好事,兴趣盎然起来,打座位上跃起,双臂撑在两张桌子间,荡起了秋千……哈哈,老师终于看向了我,说,这孩子有灵气!
每逢佳节忆恩师
  回想起来,那时候居然没有被责骂,完全是我的福气啊,因为我的露露老师就是这么地爱孩子!所以,我也爱你――王新露老师!
 
  二年级的回忆是灰色的,也是影响很大的一年。这一年,让我有了做老师的愿望,那时候很天真,认为自己如果能成为一名老师,一定不会打孩子,一定不会布置作业,事实上,二年级确实是我性格形成的关键期――心太软!不过还是要感谢二年级的老师,我喜欢自己的心软。
 
  三年级是不堪回首的,可是我一定要说。我的语文老师――一名刚刚毕业的小伙子。你能想象一个年轻的俊小伙儿,第一次面对一个拉便便在身上的孩子的尴尬吗?好吧,这个孩子是我,吴学军老师课堂内行间巡视时,走到我身边,他觉察到了我的异样,当时他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我是有多难为情,头都不敢抬了。老师不动声色把我拉出去,送回了家,其他小朋友浑然不知……
 
  先生常说,我对孩子们太松了,孩子们都不怕我。可是,为什么孩子一定要怕老师呢?那些凶巴巴的老师是自己太可怜了吧,因为他们没有我幸福,遇到像许海华这样的老师――我四年级的语文老师――一位性情温和、态度可亲的老师。那天下午,我最爱的两位老师要去家访了,大家特别特别兴奋,特别特别骄傲。我们同路的几个孩子真的像小鸟一样,围着许海华和王吉群老师的车子蹦蹦跳跳地往回走,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好不激动!许老师见我个子小,走不快,便提出用他的新自行车载我,80年代的孩子,连坐自行车回家都是件奢侈的事,更何况是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呢!我按捺住快要跳出来的心,抓住车后座,想一跃而上。谁料,因为过度激动而紧张的我,没有控制好距离,从车子上掉下来,同时掉下来的还有老师新自行车上那漂亮的尾灯……是我刮掉的!我一下子懵了,坐在地上,脑中一片空白,根本不敢抬头看老师……许老师看都没看滚到一边去的尾灯一眼,赶紧把我扶了起来,坐在后座上……一路把我载回了家。也是从四年级开始,我能每学期站在台上领取“三好学生”的奖状了。这一年,是学生生涯的转折点。还有我一直爱戴的王吉群老师,他带我走进了学校的奥数班,学习“统筹方法”“抽屉原理”……
 
  一开始的时候觉得五年级的老师好凶,她对我们的要求近乎苛刻!记得那时候她对我说,数学必须每次一百分!于是有一次错了道应用题,考了95分,老师太失望了,狠狠揍了我一顿,从那以后,数学一直很棒!
 
  孙开兰老师年纪稍大,但丝毫不影响我们对她的喜爱,她像妈妈一样关心、照顾我们,常常利用午饭时间,给我们在黑板上抄写练习题,等孩子们吃过午饭来,她还在教室里忙着。为了给我们节约时间,老师居然连午饭都没吃!每当我们有所懈怠,老师焦急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孩子们便再也不敢马虎了。我真的是个幸运儿,遇见的几乎都是新教师。初一的三位老师姜传永、尤兴宝、唐彧,都是刚毕业的帅哥。姜老师优美隽秀的板书,温文儒雅的讲说,很舒服。
每逢佳节忆恩师
  尤老师是全体同学的偶像,他的课堂,你一刻也不能疏忽,因为他会冷不丁一个转身,目光似剑,秒杀一切走神儿。讲解精炼,全不沉重。更让我们爱不释手的,是他刻写的试卷。如果你来我们班,会看到我们的每一张数学试卷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哈哈,那不是重复的订正,也不是被罚抄题目,而是孩子们在描摹尤老师的字,我的试卷上,经常是能写的地方都写满了,一遍又一遍,从不厌烦。一个孩子要有多喜欢多崇拜自己的老师,才会这样日复一日地仰望着!
 
  说到唐老师,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从小怕写作业,最爱数学作业。但每次都欺负英语老师,周一检查,每每拿不出英语作业!唐老师气极了:我的英语课代表,带头不写作业!于是喊到办公室,一顿“胖”揍――也就是拿根棒子敲敲手心罢了。哎,老师心还是不够狠,后来到初二的时候,我还是经常会“忘记”英语作业!老师也拿我没办法:考起来就行吧。
 
  瞧,初三不敢不写作业了吧。数学老师在我眼里是很冷血的,冷到我从来不敢不写作业,冷到我课堂上都是正襟危坐,冷到我数学从来高分……我以为老师脸上的笑容已经灭绝了,却在一次数学考试取得最高分时,看到了嘴角的那一丝转瞬即逝的笑容,还记得后来被我写到作文里了。中考那一天,为了保证我的考试状态,周向阳老师还特地安排了我去他姐姐宿舍午休,完全受宠若惊啊!
 
  离开雅中后,听说我们初三的语文老师曹植喜和化学老师高秀兰喜结连理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语文老师腼腆,课堂上却是抑扬顿挫的,尤其黑板上一手恣意潇洒的大字,慨叹老师们如此才情,我们只晓得玩得忘乎所以。高老师蕙心兰质,还有点小孩子脾气的,对我们不满的时候,会时常嘟着嘴巴,我那时总会想起语文老师教的“挂油瓶”三个字,哈哈!
 
  80年代的学生,满满的都是幸福的回忆。
 
  师恩难忘,难忘师恩!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永恒的记忆 下一篇:醉江南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