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记忆小城 美文标题

记忆小城

时间:2018-09-06 12:28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丛一 阅读: 发表评论

  人都说回忆过去就意味着走向衰老。在小城哈密,触目眼前的街景、人群,那些老房子、老院子,被记忆淡去的如北沙窝、大十字、东河坝、西河坝,还有那老早以前在人们印象中的老头铺之类的老招牌,不禁感慨万端。尤其是老朋友,也是老哈密、老兰新铁路的传人朱坤老兄给我翻出1981年印刷的几本文艺刊物《铁流》,让我更是激动不已。因为这几本铅印的、油印的刊物里面。有我最初写的几篇散文“作品”。今天看来,怎能不“心潮澎湃”呢?
记忆小城
  那个年代,我们都还是喜欢激扬文字的热血青年,加之时代正处改革开放、思想解放、文艺思潮风起云涌的时刻,人们思想活跃,许多青年涌向文学小道,一心想要闯过这座“独木桥”,形成了文学刊物如雨后春笋,文学青年如万马奔腾,霎时一片文学的春天,抒发情感的春天。可不,现在再看那时的“作品”,虽然不失幼稚、娇嫩,但激情满怀、情感四溢,那股子朝气,那股子热情,似乎永远也不会再有。
 
  而眼下,在我曾工作、生活过的地方,由于企业几次改制、变迁,一边是高铁、普铁迅猛发展的欣欣向荣的景象,一边则是生活区域暗淡没落已经失去原先光彩的惨状。就像同行的人所说,如同城乡结合部似的。可在市里,晚饭后当我们散步来到东西河坝时,我们还真被已建成健康主题公园的巨大变化所震撼,城乡的反差似乎真的呈现在我们面前。怎么说呢,那硕大的左公柳似乎又粗壮了许多。据说是当年左宗棠平定阿古柏叛乱时摔大军在进疆第一站安营扎寨时种植的。那时的东西河坝泉水叮咚,植物茂密,左宗棠沿河沟种柳数里,没想百年过后已成参天大树,成为人们纳凉健身、休闲娱乐的好地方。
 
  我在一处被移至于此的本是哈密地标性建筑的维吾尔族姑娘一手举着一个哈密瓜,一手梳摸着脑后长辫的雕像前久久伫立。这尊雕像本应在市中心位置,因为扩展道路被移至到了这里。此时,夜晚的灯光照射在姑娘身上,照射在那纤细的右手托举的哈密瓜上,明暗分明,突兀挺立,那裙摆也像是在飘动一样,在婀娜多姿的体形的衬托下,在夜幕里闪烁着的电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更为妖娆,更为风姿秀逸。建设者在不远处立了一块大石头,上面刻着“全民健身文化公园”一行红字。看着灯光下一块块场地上伴着音乐翩翩起舞的舞者那优美的动作,什么水兵舞、拉丁舞、国标舞、交谊舞、健身操、街舞等让人在感到目不暇接的同时,也深深感到这小城的歌舞、这小城的文化、这小城人们的业余生活丝毫不亚于大城市的新潮。就连那沉闷的《一壶老酒》也能跳得有滋有味,整齐划一的舞队一招一式都给人美的享受。旁边不远,几处场地有打羽毛球的,有打排球的,有打网球的,还有踢毽球的。那毽球踢的,不论男女都出脚不凡,带着羽毛的毽子从空中画出一条弧线,像是一只小鸟从空中落下。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曲径通幽,小桥流水,听着音乐,看着歌舞,让人感觉到现代生活浓浓的气息,而身边粗大的左公柳身上那爆裂的树皮,弯曲的树干,高大的树冠,则让人倾听到远古的呼唤……
 
  朱老兄说,今年哈密雨水多。虽然在夜晚,我看不到这公园茂密的水草,但我能感觉到丝丝凉意下,有老天作美,那汩汩流淌的泉水会更加起劲地往外突突……歌舞、老树、泉水、健身……不论男女老幼,从一个个人的脸上,似乎都能看出满满的幸福指数。
 
  可不,哈密是产生哈密精神的地方。去年7月,哈密市举办哈密精神三十周年纪念活动,又找到我,收集当初对哈密精神的报道,一起回忆那难忘的岁月,那难忘的情景,仿佛那一幕幕感人的画面就呈现在昨天……时间虽然已经过去很久,时代已发生很大变迁,但在这地处新疆东大门的地方,哈密人的朴实,哈密人乐于助人的精神,哈密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一直在延续着。仅此,哈密人对幸福的追求也显得那样简单,那样容易知足……这里的人们懂得,知足才可能感到幸福。
 
  作者:丛一(王波)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河南西路2号3号楼114室
 
  邮编:830011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平衡的重要性 下一篇:永恒的记忆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