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美文摘抄 > 美文标题

时间:2018-03-26 20:08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姚瑞林 阅读:

  按理说,我应该非常感激这座城市才对。
 
  毕竟,是她,安放了我那几年的青春。
 
  要么回忆,要么缅怀,要么歌颂。
 
  泪流满面的回忆。
 
  深情款款的缅怀。
 
  慷慨激昂的歌颂。
 
  如果非要找一种载体,那只能是酒。
 
  即便沉醉不知归路,也都不为过。
 
  狼藉满地,东倒西歪的酒瓶。
 
  以及东倒西歪的人。
 
  泪流满面的人。
 
  无话不说的人。
 
  或者,相对无言紧紧拥抱的人。
 
  这样才是祭奠青春,以及盛放青春的城市最为理想而又当然的方式。
 
  最不该的就是忘记。
 
  可是我总是偏偏想要奋力忘记她。
 
  背信弃义吗?
 
  数典忘祖吗?
 
  或者更为直接一点说,白眼狼吗?
 
  其实想要忘却的,不是一座城。
 
  城市是最无辜的。
 
  她就在那里,灯火通明。
 
  一个人来,或者一个人走。
 
  就如浩瀚的海洋,落了一滴雨水。
 
  就如浩瀚的沙漠,丢了一粒细沙。
 
  沙漠和海洋,都不会在乎。
 
  城市其实是水泥钢筋构建的。
 
  水泥与钢筋经过淬炼,已经凉了。
 
  城市没有温度。
 
  有温度的是灯火。
 
  还有人心。
 
  一个人的心。
 
  一个人不顾旅途劳顿,到一座城。
 
  要么是有一处心仪已久的风景在那里诱惑。
 
  要么有一个人在站台的出口处徘徊等待。
 
  要么有一盏灯在为那个旅人温润的点亮。
 
  要么有一碗热气腾腾的开水在杯里。
 
  恰好的凉着。
 
  刚好入口。
 
  我不想到这座城。
 
  从来都不想。
 
  因为这座城空了。
 
  我走了。
 
  还有一个人也走了。
 
  把芳华带走了。
 
  把青春带走了。
 
  把记忆带走了。
 
  就连以后的回忆都带走了。
 
  打那以后。
 
  那座城,便彻底的空了。
 
  空的干干净净,空的安安静静。
 
  望断天涯,望不到那个人。
 
  还会有什么意思呢?
 
  那座城,即便繁华三千里,与我何干?
 
  我只是个过客而已。
 
 
  其实,我最应该感激的就是那座城。
 
  从那座城离开。
 
  我什么都没有带走。
 
  正如我当初两手空空的走进那座城。
 
  了无牵挂,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甚至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已经不需要说再见。
 
  再见,有时候就是再也不见。
 
  再也不能见。
 
  再也不想见。
 
  永远。
 
  永远永远。
 
  于是,便可安心地走进另外一座城。
 
  安放的不只是脚步。
 
  还有一颗心。
 
  城市没有好坏之分。
 
  只有大小区别。
 
  这座城,不大不小,刚刚正好。
 
  没有那么寂寥,也没有那么喧闹。
 
  春有风,冬有雪。夏有雨,秋有月。
 
  一年,一月,一天。
 
  哪一刻不是人间好时节?
 
  有山,不是那么高远。
 
  有水,也不是那么浩淼。
 
  关键是,在合适的时间。
 
  遇到一个合适的人。
 
  于是开始生活。
 
  生活有很多种模式。
 
  最好的,就是把柴米油盐酱醋茶过成诗歌。
 
  我一直喜欢诗歌。
 
  那种带有烟火色的诗歌。
 
  高深莫测的,诘屈聱牙的诗歌我不喜欢。
 
  我也写不出来。
 
  在这里,我写我的故乡。
 
  故乡的河流。
 
  故乡的人。
 
  故乡的土地。
 
  故乡的云和月。
 
  我写青春。
 
  干净的青春。
 
  素雅的青春。
 
  无悔的青春。
 
  我写爱情。
 
  自己的爱情。
 
  别人的爱情。
 
  听来的爱情。
 
  看到的爱情。
 
  我写我职业的故事。
 
  温暖的故事。
 
  悲悯的故事。
 
  人文的故事。
 
  我开始学会与文字说话。
 
  我不想成为作家。
 
  我不想靠文字吃饭。
 
  因为文学这条路,太苦,太凄凉。
 
  文字,只是生活的点缀。
 
  正如火锅里的花椒。
 
  那种味道只能锦上添花。
 
  一旦细嚼慢咽就会辣的泪流满面。
 
  我有很严重的空间密集恐惧症。
 
  我平时宁愿走路都不愿意坐公交车。
 
  可是我又耐不住一个人的孤独。
 
  孤独的时候我就会放歌。
 
  歌里是别人的心情,也是我的段落。
 
  这就是我的城。
 
  我的山河。
 
  我的日不落帝国。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春天,我更愿意…… 下一篇:清明祭祖
分享到: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