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美文摘抄 > 酒香情更浓 美文标题

酒香情更浓

时间:2017-06-05 20:35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胡付营 阅读: 发表评论

  我对家乡酒的最早记忆源于我的姥爷。

  记得小时候姥爷是村里的推拿手,经常帮助街坊乡亲,他还是人工铡草的续草高手,都说姥爷续草速度快,还均匀。临近村庄为了答谢姥爷的推拿和帮助,常常送给他两盒烟或是一瓶玻璃瓶装的家乡的老酒。卷烟当然是姥爷自己收着慢慢吸,但送的酒姥爷从来自己不喝,总是交给姥姥保存着,等来了亲戚朋友才舍得拿出来招待。那酒就是简简单单的玻璃瓶装,贴着简单的标签,没有如今样式的豪华包装,记得有范公酒、清照酒、乌河酒和洋河酒等。

  第一次对老酒极深的记忆是那年的冬天,姥爷帮同村光子家铡草续草,天擦黑时我便跑到光子家去叫姥爷回家吃晚饭,光子爸说啥也不让走,硬是将姥爷摁到椅子上。我和光子是发小,见我到了也把我留了下来。香喷喷的饭菜端上正屋的八仙桌,昏黄的灯光下冒着一股股热气,暖暖的屋子里飘着浓浓的菜香。光子爸自豪地从里屋取出一瓶白酒,小心恭敬地放在桌子上,姥爷的眼神似乎在灯光下一下子亮了,眉梢也翘了起来,似乎他浑身的劳累已经减去了一大半。随着瓶盖的开启,一股诱人的陈酒香气向我袭来,不一会儿,整个屋子便溢满一种难以言表的醇香。斟满一个白色小酒盅,划着一根火柴,轻轻地将火柴放在酒盅边沿,一股透着亮光的蓝色火苗欢快地燃烧起来,在那迷人的蓝光的映衬中,姥爷和光子爸的疲惫似乎已被驱赶到九霄云外,就连说话的嗓门也渐渐大了起来。光子爸一手招呼姥爷吃菜,一手将倒满酒的酒壶放在火焰上温酒,酒壶轻轻摇动,酒温渐渐升高,满屋的醇香越来越浓。

  我和光子好奇地看着那迷人的蓝色火焰,好奇那清纯的老酒怎会如此的醇香,好奇怎会冒出如此干净光亮的火焰,更好奇姥爷和光子爸对酒的那份浓浓情思。酒至半酣,光子爸可能是看出我俩的心思,就让我俩每人喝一小口,虽然光子妈在一旁笑着阻拦,但我俩还是禁不住诱惑凑了过去,还故意多喝一点。那口暖暖的范公酒似一条绵软的、暖暖的游丝从口腔到咽喉,至胸腔穿肺腑,绵延至肠胃,感觉浑身瞬间就飘逸起来,那种顺畅、绵软、兴奋的感觉深深印在了脑海。光子可能喝得有点急,被酒辣呛了,红着脸使劲地咳了起来。姥爷和光子爸笑得满脸灿烂,满脸的皱纹都乐开了花。光子妈一边笑一边轻轻地捶打着光子的脖颈,用似怒不怒眼色看着满脸红光的光子爸。

  记忆中更大的喝酒场面,就是小时家里盖房子的时候,那时各家盖房修屋需要的人手多,但都是街里街坊相互帮衬,每家也是拿出自家最高的档次来招待。当然酒是缺不了的,特别是晚饭时大伙可以敞开多喝一些,家里也早就准备了充足的老酒。干净宽敞的院子里躺几扇门当作饭桌,围几根檩条当座位,饭菜在门板上满满摆上两趟,几瓶老酒郑重地摆在上面。大家围坐一圈,每人一个小茶碗作酒杯,那阵阵酒香氤氲在院子里,那欢笑声也随着酒香扩散、飘荡。那醇香的酒中有打算、有期盼、有浓浓的温情,那酒一下子拉近了大家的距离,那酒香成为大伙心中难舍的情愫。一杯杯老酒在欢笑中撒发着浓香,一杯杯老酒在清爽的晚风中诉说着乡情,一杯杯老酒绵延着淳朴的情怀,一杯杯老酒中蕴含着生活的韵味。朦胧的夜色,温馨的农院,浓浓的酒香,似绘画的颜料慢慢浸入那幅乡愁之画

  滴滴家乡酒,浓浓故乡情。家乡的酒,家乡的情,那酒香是一段段难忘的乡情,是一段段美好的记忆,那情是那透明的蓝色火焰中泛出的迷人色彩,是那灯光下一张张憨厚朴实的笑脸,是那清风明月中围坐的街坊的欢笑,是那氤氲着酒香的往事,更是一种难舍的乡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