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 > 爱情美文:陪我一起去看海 美文标题

爱情美文:陪我一起去看海

时间:2015-09-20 15:09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小智 阅读: 发表评论

  有一种关系,叫模棱两可,或许我只是喜欢逗逗你,或许我觉得你刁钻不可爱,又或者我分明想要靠近你,但却始终没有勇气。有一种爱,叫“陪我一起去看海”,当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去接近你,我发现我对你又爱又喜欢,不管我们之间是不是所谓的爱情,我只想你在我的身边。

  放学后,朱峰一直在和同学踢球,别看他课堂上无精打采的,老师一提问,准是不知所以然,可是一到运动场上,马上换了个人似的,左冲右突,神采飞扬。

  唐棣站在边上看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快出学校大门的时候,那只足球像长了眼睛似的,从背后追来,由于脚力太大,唐棣“哎呀”一声,倒在地上。很多同学围拢过来,纷纷询问唐棣是否受伤了。朱峰也挤过来拿球,看见唐棣坐在地上,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朱峰嗤之以鼻,他很不屑唐棣这样的做法,被球打倒了就赖在地上不肯起来,简直太小儿科了。

  朱峰说:“怎么?等我送你去医院?”

爱情美文,看海,美文欣赏

  唐棣别过脸去不看他,嘴里嘟囔:“我的运动服是新买的,第一天穿就被你给弄成这样,太没有公德心了吧?”

  唐棣不说,朱峰还真没有注意,仔细一看,唐棣果然穿了一套白色运动服,人愈发显得亭亭玉立。只是此刻,白色运动服上沾满了足球上的泥痕,看上去有些狼狈,像一只泥猴。他忍不住笑了,说:“唐棣同学,不就是衣服脏了吗?回家让妈妈给洗洗就干净了,有什么好哭的啊?一点都不坚强。快点起来吧!别摆大小姐的范儿了,这里没人稀罕。”

  唐棣也恼了,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吗?做错了事儿还如此嚣张,于是冷着脸说:“我一直以为,咱们班倒属第一的位置非你莫属,现在看来,不讲理脸皮厚你也当仁不让啊!”

  朱峰抱着球转身,一边走一边扔下句话:“你这是人身攻击,我到法院去告你。”

  唐棣紧跟着也回了一句:“我要是考得像你那么烂,就不踢球了。”

  最后这一句话,朱峰当然听到了,像冷不防被蜜蜂的针扎了一下,不是很疼,但却感到痒痒的难受。他没有停下脚步,一直走,他知道唐棣肯定在身后恶狠狠地瞪着他。

  从那以后,朱峰有了明显的变化,上课时不再无精打采地发短信,看小说,骚扰别的同学,而是彻底沉静下来,像一片叶子,不再在空中飞舞旋转,而落于某一处不起眼的角落,认真地做着笔记,安静地听着课,偶尔他也会侧目看看唐棣,唐棣越来越苍白,越来越瘦弱,罩在宽大的校服里,像一根草。

  初三的第一个学期,朱峰的成绩已经从尾巴尖上跃到班级前几名,不但令老师和同学们刮目相看,也让唐棣感到意外。

  那天放学后,走到半路的朱峰,忽然想起课堂笔记没有带,他每天回家都有整理课堂笔记的习惯,于是又折回教室去取。那个时节,已然是深秋,校园周边的梧桐树叶子已然开始泛黄,大片、大片落下来,天空又高又远,蓝得没有一丝云彩,像油画上的风景,秋天仿佛迫不及待地拉开大幕。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朱峰轻手轻脚的,仿佛怕惊醒了秋天的梦。走到教室门口,忽然听到教室里传来钢琴声,是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和着秋天的风,让人觉得更加悲怆。他停下脚步,静静地听着,一直到音乐声戛然而止,仍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推开门,只有唐棣一个人,静静地趴在钢琴上,肩膀一耸一耸的,想来一定是哭了吧!她的背影是那么瘦削,朱峰的心疼了一下,那么悲怆的音乐,仿佛命的诉说,演奏者不首先感动自己,怎么会感动别人?朱峰只当她是被自己的音乐打动了,开玩笑说:“这次我可没有踢球,更没有踢中你,你怎么又哭了?”

  唐棣抬起头,看见朱峰,脸不由得红了,她说:“被我激了几句,就跃到班级前几名,我若再骂你几句,还不得把你骂到清华去啊?快说吧,怎样谢我?”

  朱峰笑,笑得喘不上气来,说:“唐棣,你会气功就好了,一抬手,内力非凡,就把我打到清华去了,省得我头悬梁、锥刺股那么恐怖。只是朱峰非珠峰,怎么会有那样的高度?”

  唐棣不笑,严肃认真地说:“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你别笑啊!有那么可笑吗?唐棣非棣棠,可是我还是想像棣棠花一样美丽。”

  看着唐棣认真的样子,朱峰忽然觉得她很可爱,这个女孩美丽聪慧顽皮,甚至有时会有点小小的恶作剧,可是最近这半年,不知怎么变得爱哭鼻子了。

  踩着梧桐翻飞的落叶,他们聊了很多,聊到小时候的淘气,恶作剧,长大后的小聪明,玩酷,聊到了喜欢的歌以及歌手,聊到了那本叫《狼图腾》的书,聊到了各自的理想,在地铁站分手的时候,朱峰说:“我以为,我们之间不会有友谊,我以为你是那种小心眼的记仇的女生。”棠棣一脸认真地说:“不好意思,我暂时还没有时间小心眼,我要抓紧时间好好享受生命。”那天,他们甚至说好了,等放假后一起去看大海,坐火车,换汽车,然后去海边,堆沙堡,捉小螃蟹,和海风一起唱歌。畅想过后,甚至还拉了钩。

  朱峰没有想到,从那天以后,唐棣再也没有来过学校,她的座位天天是空的,一看到那个空下来的座位,他的心就空了一块,不是说好了一起努力,一起考大学,一起去看海吗?她怎么能这样言而无信?决定去唐棣家找她的时候,朱峰踟蹰良久,他想找她,想问她,想骂她,为什么不来上课?不来上课怎么能考上大学?怎么能一起去看海?

  只是,最终,不是在她家里找到唐棣的,而是在医院里,唐棣得了一种怪病,挺严重。她穿着病号服,瘦弱、伶仃、苍白,像一朵褪了颜色的花,尽管笑容很灿烂,但掩饰不住她的病容。

  唐棣很乐观,顽皮地问他:“是不是没有勇气了?需要我再骂你几句,给你点动力?”

  朱峰想笑,但笑容里却有了湿湿的意味,他说:“唐棣,希望你像棣棠花一样,剪一根枝条,插进土里就能活下来,就能开出美丽的花朵。你说过,要陪我一起去看海,不准说话不算数啊!”

  乐观、坚强、开朗的唐棣终于泪流满面,她伸出小手指跟朱峰拉钩:“我一定陪你去看海,我说话算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